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学者谈中国公司弄虚作假 - 2002-07-31


最近,美国工商界爆出一连串公司弄虚做假的财会丑闻,极大地影响了投资人对股市的信心,以至美国股市一度下跌到五年来的最低水平。那么中国是否也存在公司弄虚做假、欺骗投资人的问题呢?

*作假愚弄投资人*

香港中文大学的财务学讲座教授郎咸平先生长期以来十分关注中国的股票市场。郎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指出,中国股市上存在大量的公司弄虚做假、愚弄投资人的现像。郎教授说:“现在查到的公司违规造假的案例有银广夏。其他的是通过玩一些所谓的公司重组的游戏来虚报盈利和操纵市场,这是比较普遍的。比如,很多公司因为营运不好,利用买卖资产的方式(来虚报盈利)。因为资产一卖掉,就是营业额的收入,可以让公司的盈利增加,达到配股、发新股的资格。这种情况在国内可以说比较普遍。”

*银广夏丑闻*

去年夏天爆出的银广夏丑闻曾对中国股市造成巨大冲击。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的银广夏本来是典型的高成长绩优股,股价曾经在一年时间里上涨了440%。后来,据《财经杂志》披露,银广夏1999年度和2000年度的业绩绝大部份是虚报的;这个消息在市场上引起轩然大波。银广夏曾因此宣布停牌,引起很多蓝筹股随之下挫。郎咸平教授说,银广夏使用的是虚报出口凭单的手法。郎咸平说:“银广夏是虚报出口凭单,它事实上没有这笔出口,却说自己出口赚了两亿美金。这是直接了当的会计报表造假行为,把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外销记录说成是自己的营运收入。会计报表上陡然增加了两亿美金的收入,造成很大影响。被国内媒体披露后,国人非常愤慨。”

*掏空上市公司*

郎咸平教授说,还有一些公司的主管以各种方式把上市公司掏空,使上市公司最后只剩下一个空壳。郎咸平说:“国内很多公司,比如中科创、猴王、三九等等,去年发生的这几个案件都有一个特色,就是大股东或公司的经管人员违法地挪用公司的资产,简单地讲就是现金,把这些公司掏空。用什么方式掏空的呢?有几种方式,一个是直接把钱拿去花了;第二个是把一个很便宜的资产卖给上市公司,把它掏空了。像猴王就是用这种方式把一个上市公司掏得一干二净,因此投资人、小股民所有的就只是一个空壳了。”

*银行坏帐上升*

近年来,中国媒体也披露了银行系统中存在的大量诈骗犯罪活动。最近爆出的一个丑闻是中国银行的三名分行经理贪污了7亿2千5百万美元的款项,并把这些资金转移到海外。这么大的一笔资金是如何转移到海外的呢?报道说,嫌犯利用职权向一些国营企业发放了假贷款,然后让那些国营企业根据伪造的原材料订单向嫌犯所控制的海外公司汇款。而那些贷款最后被定为坏帐,不了了之。这是中国自1949年建国以来发生的最大一起诈骗案,前后长达10年之久。《华尔街日报》报道,这个案子提供了一个生动的例子,说明中国银行系统坏帐迅速上升在多大程度上是腐败造成的。

*伪造资信证明*

中国媒体最近还报道了一家证券公司伪造资信证明的案子。报道说,浙江省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的一名经理为了解决公司的资金困难,向公司领导提出书面请示并获得授权后,在1996年非法为一家国际贸易公司出具两份各为500万元人民币的国库券收款单及承诺书,作为另外两家公司向银行筹借抵押贷款的资信证明。那两家公司凭着这两份证明各从中国农业银行贷得500万元的款项。不久,两家公司把500万元中的350万元汇给那家国际贸易公司,再由贸易公司以融资形式借给浙江证券。两家借款单位最后都无力归还到期贷款,使农业银行的1000万元贷款付诸东流。

*美中作假层次不一*

中国国家审计署估计,中国每年有150亿美元的款项被贪污。这个数字相当于中国GDP的百分之一。甚至有人认为,中国被贪污的款项可能高达GPD的4%。中国当局目前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公布了一些以前保密的数字。比如,中国官方承认,去年有关当局对17万4千多个腐败案件进行了调查。如果说美国和中国的工商界都存在公司弄虚作假的现像,二者之间有没有区别呢?在美国通用电器公司的保险公司担任精算师的陆文禾指出,虽然美中两国都存在企业弄虚作假的现像,但二者的层次不一样。陆文禾说:“美国发生这些事情是在一个成熟的社会,是成熟的社会有一部份人的权力没有得到制约出的毛病。中国社会按现代社会的标准来说还完全不是一个成熟的社会,是一个初级阶段的社会。再加上国内的政治体制,国内出现冒假现像是完全不同层次的。”

*中国财产观念不清*

陆文禾说,在美国,公司做假帐是明显的错误行为,弄虚作假的公司主管是明知故犯。而在中国,财产权的观念不清楚。陆文禾说:“不是自己的东西,能不能拿?这一点在美国是清楚的。不是自己的东西是不应当拿的,谁拿谁明知故犯。中国在50年代有过打土豪、分田地,这就是拿别人的地,拿别人的东西。50年代公司合营,就是拿资本家的厂。这个国家在解放前,还有对私有财产保护的概念。解放以后,这个概念被粉碎了。别人的地可以拿,别人的厂可以拿,那么别人的东西也可以拿,国家的东西也都可以拿,什么事情都是可以做的。这个概念是大家行为方式的基础。不是自己的东西该不该拿?我相信这个概念在中国大多数人中,实际上是不清楚的。” 陆文禾说,中国虽然在法律上有很多规定,但是法律的执行往往跟党的领导联系在一起。因此,当官的如果贪污,就很难制止。这也是中国工商界弄虚作假的程度比美国严重得多的原因。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解密时刻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