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5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海外夥伴侵人权美公司被起诉(1) - 2002-08-01


美国一家法院决定将审理对美国一家大石油公司的指控。人权人士指控,美国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开发公司之一加州联合石油公司的国外商业夥伴侵犯人权。这是美国公司首次因为其他国家工人的人权受到到当地政府的侵犯而可能在美国法庭出庭受审。

美国加州高级法院的法官裁定,加州联合石油公司在9月出庭,以确定该公司是否对他们与缅甸政府在缅甸铺设一条天然气管道的合作项目中出现侵犯劳工人权的指控负有法律责任。1996年,人权律师代表15名缅甸村民在美国根据《外国人民事侵权行为索赔法案》的规定起诉加州石油公司,指控缅甸官员强迫他们铺设管道,甚至对他们进行绑架和强奸。这条法律允许外国公民在美国的法院对美国公司提出起诉。

* 为商业夥伴行为负责 *

美国联邦法院的法官2000年9月就这个案子做出裁决说,加州联合石油公司了解缅甸存在的强迫劳动的情况,而且从中受益,但是驳回了这些缅甸村民的说法,认为这家公司并不能控制缅甸军政府,因此不能对缅甸政府的行为负责。这位法官将案子送回到州法院。加州法院根据加州的法律做出裁决,认为加州联合石油公司可以因为缅甸军政府的行为负有代理责任而出庭受审。

加州联合石油公司的公关经理雷恩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他们不能接受州法院的裁定。他说:“我们不同意这种说法。如果这个案子最终会提交到法院的话,我们相信会打赢这个官司。我们认为,加州高级法院有关继续受理这个案子的决定犯了严重的法律错误。”

* 10亿美元索赔 *

雷恩说,他们已经在向受理上诉的法院提出申诉,希望加州高级法院不要受理这个案子。雷恩说:“最令我们感到关切的是,加州高级法院说,加州的公司可能对一个外国主权国家、在外国发生的事情负有代理法律责任,而且外国公民对他们完全是在外国受到的伤害可以对加州的公司提出索赔。这是我们以及其它公司深感关切的地方。”

雷恩没有透露在加州法院向他们提出诉讼的两个人的名字,因为法院不许透露这些信息。[远东经济评论]报导,国际劳工权益基金会的负责人科林斯沃茨是提出诉讼的人之一。他向加州联合石油公司提出了10亿美元的索赔。

目前还不知道这个案子是否会最终在法院进行审理。香港的时事评论员何亮亮认为,不管审理的结果如何,这个案子都不会影响该公司在海外的商业经营。他说:“即使加州地方法院的判决可以生效,我想美国的跨国公司有很强大的财力,他们可以请很好的律师,可以在法律上维护自己的权益。另一方面,它也会根据生效的判决,会调整他们在,比方说在中国,或者在那些被西方认为人权记录不好的地方的商业经营,就是尽可能在一个合法,这个合法是指合美国的法律,这个范围。”

* 商业行为需符合人权标准 *

劳工组织和人权人士认为,让公司出庭受审本身就具有重要意义。曾经是美国服装零售商盖普公司高级主管、现在任教于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和法学院的施拉格教授说:“我认为,法院就有关加州联合石油公司的案子做出的决定显示,美国的法官将愿意更频繁的审查美国的跨国公司在美国境外的商业行为。不管是加州石油公司在缅甸、或者是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在印度尼西亚、还是辉瑞医药公司在非洲,美国的法官将对这些跨国公司的商业行为进行评估,看他们是否满足了得到全世界认可的最基本的人权标准。”

人权组织[中国人权]的执行主任萧强表示,加州联合石油公司一案的特殊性体现在跨国公司的合作夥伴是一个人权记录不好的军政府。他说:“象加州联合石油公司公司在缅甸的所为,我们现在在法庭上没有看到更多的证据说他们直接进行了任何人权的迫害,但是他们的合作夥伴在劳工方面确实是有奴役劳工的记录,而且加州联合石油公司在跟缅甸政府合作之前也清楚的知道这一点,但是显然是为了经济上的利益,他们无视这一点,还是进行了经济上的合作,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招来了法律诉讼的原因。”

萧强认为,法院的这个决定体现了人权法和国际法近年的发展。他说:“人权运动利用这些方式至少已经发出了强有力的信号。这个信号就是,并不是说这些跨国公司或是人权记录不好的政府,在任何地方都可以为所欲为。随着国际法和人权运动的发展,希望这个变成一个比较成熟的体系,到那时候,我相信就不需要这么多的法律诉讼来解决这个问题,公司和政府本身就会制订标准来注意这些事情。”

* 监督目标与合作对象 *

萧强说,在全球化的背景下,跨国公司是世界上越来越大的一股力量,它们的所作所为直接影响到当地的民众,也对所在国家的政治社会和经济产生重大的影响,所以这些公司也成为人权运动监督的目标和合作的对象。

哥伦比亚大学的施拉格教授不认为这个案子会引发新的起诉跨国公司的浪潮,因为在此之前已经有不少跨国公司因为类似的问题而受到起诉。他说:“这个决定可能起到的效果是,它可能改变律师和公司高级主管的看法,就是不再把这些案子看作是孤立的司法越权的例子,而是把它们看成是对跨国公司进行司法监督的新标准。” 施拉格说,在过去,大公司的某些商业行为可能只会给公司名声和形像带来不利影响,因此公司高层并没有太在意,但是现在这些商业行为可能会引起法律和经济上的后果,因此更多的公司将会更认真的对待这个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