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港府追查小型股价暴跌责任 - 2002-08-01


香港立法会财经委员会七月三十一号举行特别会议,就香港联合交易所七月二十五号提出的有关引进除牌机制的咨询文件而引起的小型股股价暴跌向有关官员追查责任。

香港联合交易公布的关于有关除牌机制的咨询文件建议[如果某种股票连续一个月低于港币五毛钱就考虑除牌]。消息公布之后,第二天就造成了股民疯狂抛售小型股、即香港通常说的[细价]股,造成股价大跌,股票蒸发了56亿港元,使得小型股股民和中小企业的股东损失惨重,怨声四起。

香港立法会的财经委员会随即在休会期间举行特别会议,要求香港股票市场三层监管机构港交所、证监会同特区政府的财政司和财经事务局的有关官员列席说明事件的始末和应负的责任。新任的财经事务局局长马时亨表示,他应该负一定的责任,但是他强调在三层的监管架构之下他的责任是制定正确的政策,对于港交所提出的咨询文件,该局没有参与制定。他表示,特区政府只会在非常情况并符合公众的利益前提之下,才会介入证监会的工作以维持港交所和证监会的独立和专业性。他重申特区政府支持设立完备的退市除牌机制以提升企业管理的水平,改善市场质量以保障投资者的利益。

* 低估市场反应 *

港交所总裁邝其志陈述了这个咨询文件制定的经过。他表示,从去年七月三十号开始,就同证监会讨论有关除牌机制的问题。邝其志说为了避免增加证监会和上市委员会的压力,磋商的过程当中一直没有同其他的专业团体磋商有关内容,而香港报章在七月十七号公布了有关消息也没有引起小型股股价的波动。邝其志认为咨询文件正式公布之后引起的股灾是港交所和证监会低估了市场可能的反应,他向股民致歉。

香港证监会主席沈联涛对于出现这次股灾表示惊奇,并且表示现在正在调查是否有人在背后操纵股市,等待调查完成之后,会向香港财政司长梁锦松提出报告。他说,五毛钱作为分界线并不是要上市的公司退市,而是要求有关的股份合并。他说,引入除牌机制就是要防止不当的股市操纵。他对整个事件表示遗憾,并且说,如果调查结果显示证监会失职,他会对事件负责。

香港城市大学金融学讲座教授张仁良在香港[明报]撰写的一篇文章中指出,这一次港交所咨询文件所引起的小型股股价暴跌反映了监管当局协调和咨询不足,整个事件会影响到监管当局的公信力, 并且对未来政策的出台造成障碍。

* 想当然做决策 *

香港中文大学金融学讲座教授郎咸平在接受记者访问的时候表示,从港交所和证监会就除牌机制价格的决策过程看得出来完全是拍脑袋做决策。他说:“这是非常、非常危险的。那么这一次做决策有没有说通过事先大量的调研,不管是咨询也好,或者是实证的研究也好,然后再订出一个比较合理的价位。那么就是双方拍脑袋把这个事情匆匆忙忙的做决定。”

郎咸平说,让股民伤害损害最大的就是证监会做这个决定完全是一意孤行的,决策的草率影响到香港股市的发展。他认为,香港上市公司的管治和质量还是比较差。郎咸平说:“在一个没有好的监管的市场,不能够创造出一个具有信用的市场,你无法成为一个国际金融中心。你想想看,这些基金经理怎么愿意来一个在他们认为没有信用的市场,一个没有好的监管的市场。”

* 阻碍国外基金流入 *

他说,这件事情发生之后给国外的基金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印象,因此香港应该有一批优良的专家来带领股票市场。香港富昌证券公司总经理蔺常念同意郎咸平的说法。蔺常念表示,港交所和证监会咨询文件所造成的小型股的股灾,完全是外行领导内行所形成的结果。他说:“因为你看得到,整个事件都是这些管理阶层都不清楚他们的措施会对这个市场造成什么影响。你随便问一个行内的人士,你把这个门槛定得太高,影响到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应该会造成大恐慌的。”

他说,小型股的股灾已经造成,无法挽回,而目前最重要的不是找哪个人的负责,而是股票市场的机制要充份同市场内的人士咨询,不能天马行空的闭门造车。蔺常念说:“交易所推出什么措施,应该跟董事会市场人士谈一谈到底影响会多大。如果市场人士也讨论过这个事情,那么发生这个股灾,责任就是大家负,就不是几个人来负责。”

针对这次事件,财政司长于七月三十一号宣布已经委任独立调查小组就事件的前因后果和责任做出调查,九月一号前提交报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