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5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人权观察报告指中国应允许成立自由工会 - 2002-08-02


总部设在纽约的人权组织“人权观察”星期五发表一份报告说,中国政府坚持不允许工人成立自由工会,迫使不断增多的失业工人走上街头、举行示威抗议活动。该组织警告说,随着中国经济改革不断深入、以及不断履行加入世贸组织所做出的承诺,更多失业并失去生活保障的工人会上街游行、争取自己的权益。

人权观察报告详细描述了今年春天发生在中国东北三个工业城市的大规模工人示威活动,以及政府对这些活动做出的反应。报告说,发生在辽阳、抚顺和大庆的工人运动是自从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以来,最大的群众示威抗议活动。参与这些抗议活动的几乎都是国营企业下岗工人。

*中华全国总工会不能帮助失业工人*

人权观察亚洲部华盛顿办公室主任简德里齐克说,这些工人不仅失去了工作、而且失去了自己和家庭成员今后的生活保障。他说:“我们所看到的是,过去铁饭碗里的那些社会福利不断转为私有制,这些福利包括医疗保健、住房、教育等等。这些工人失去工作之后,也同时失去了这些福利,他们不得不自己去支付这些费用。虽然这个私有化过程在中国已经开始好一段时间了,但是在过去两三年中失业的工人所遭受的打击尤其猛烈。”

简德里齐克说,在下岗工人处境艰难的时刻,唯一能合法代表工人利益的工会组织-中华全国总工会却不能向他们提供有效的帮助,而所谓工人阶级的政党-中国共产党同样不能解决他们的根本问题,于是下岗工人们不得不上街抗议:“工人们感到他们既不能依靠全国总工会也不能靠政府来保护他们的权益,因此才寻求一种和平方式去诉说他们的苦衷。”

人权观察报告说,随着中国市场经济机制的进一步深化、国内经济竞争不断强化,以及加入世贸组织将带来的国际竞争,更多的国营企业将被迫关闭或转为私有化,更多的工人将失业、并且丧失提供生活保障的社会福利。简德里齐克说,许多私营业主也借着工人无权成立工会的机会,大规模削减工人的福利。

人权观察报告向中国政府提出处理工人运动的具体建议。简德里齐克介绍说:“中国是国际劳工组织的成员国,应该承认工人有组织自由工会的权力,并且支持工人这样做。这一点十分重要。它能使工人的不满情绪受到重视、使他们不必上街举行这样大规模的示威抗议活动。”

中国去年有条件地签署了>。条件是,在实施公约中,在有关工人有权组织自由工会方面,中国的工会组织法必须得到维护,而中国的法律没有给予工人组织独立工会的权力。美国拉特格斯大学国际商业学院的桑托罗博士说,很难想象中国会修改这项法律:“比较难办的是,中国共产党总是说它是工人阶级的政党,代表了工人的利益。如果允许工人成立独立工会,言下之意就是说,共产党并没有能真正代表工人的利益。”

*共产党必须进行政治改革*

桑托罗认为,在推动市场经济的时候,如果中国政府不能向这些下岗工人提供足够的生活安全保障,那么执政的共产党必须要进行政治改革,宣布自己不再是代表工人阶级的政党,并且允许工人们成立独立工会。但是在短期内,共产党不太可能做出这样的决定,因此短期内政府必须设法向这些下岗工人提供社会保障。桑托罗说:“政府必须快速行动、建立一个社会安全网。政府其实十分清楚这个问题的存在,但是现在到了他们采取行动的时候了。”

人权观察报告还批评在中国经营的外国公司没有积极推动工人成立独立工会的努力。人权观察亚洲部华盛顿办公室主任简德里齐克认为,外国公司能够在这个方面发挥积极作用。他说:“我们所祈求的是,工人自由组织工会的权力能得到尊重。这种权力得到了国际劳工协定的保证,而中国也参与了这个协定。在中国的美国公司和其它外资企业,应该把工人的这项权力作为他们对待自己的员工和他们的供应商和合同商的重要考虑内容。如果西方国家的公司想要对中国经济发展和保护工人权益发挥积极作用的话,尊重工人组织独立工会的权力是至关重要的。”

拉特格斯大学国际商业学院的桑托罗博士则认为,要求外国公司这么做是不合适的。他说:“坚持要那些在中国经营的美国和其它国家的公司赞同在中国成立独立工会,是不现实的做法。个别外国公司无法在那个层次上、针对中国目前的法律与中国政府发生冲突和进行对话。这种事情应该由其它层次的人去处理。我认为叫个别公司去处理这种事情很不适当。”

桑托罗博士认为,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应该与中国进行政府一层的对话,但是改变这些中国工人的命运、赋予他们权力的任务最终还应当交给中国人自己去完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