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5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海峡两岸政治研究有同有异 - 2002-08-08


台湾中央研究院决定成立一个政治学研究所,希望能把台湾的政治研究学术水平提到新的高度。台湾中央研究院长李远哲、院士胡佛和政治学所长吴玉山希望,这个研究政治的最高学术机构能尽快引进人才,拿出成果。

胡佛和吴玉山说,办这个研究所,申请到了经费,中央研究院各研究部门出人出力出物资,大力支援,现在几乎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即研究人员。吴玉山说,他们还处于筹备阶段,目前只有几名研究员。吴玉山表示,他们的筹办经费不多,只有一千万新台币(折合大约两百五十万元人民币)。大力推动研究所成立的胡佛教授认为,他们为这个研究所申请的经费应该远远高过这个数字。

* 北京政研所沉浮不定 *

那么北京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的情况如何呢?前政治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刘军宁说,两年前他还在政治研究所的时候,一年的研究经费也就是几十万人民币。刘军宁说,当时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和其他人员加起来也不过十几、二十人。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是改革开放后成立的,[文革十年史]的作者严家其担任第一任所长。严家其后来成了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改革智囊,1989年年六四后流亡海外。严家其当所长时期,相对来说是政治研究所的鼎盛阶段,有几十位研究人员,思想活跃,研究项目广泛。六四后,严家其、王润生和徐海宁等人流亡海外,研究所成了清查整顿的重点,不少人都离开了研究所。到九十年代初,政研所只剩下十几个人。

* 思想活跃导致清查 *

一九九六年,中国社科院是党委书记王忍之主政,政治学所又清理了四名研究员---杨百揆、陈小雅、陈兆刚和周宜山,请他们到外面�另谋高就�。2000年,政治学所跟法学所合并,法学所负责人信春鹰兼任政治学所长。在合并前后,研究员刘军宁被调出了研究所,之后副所长白刚也受到批评,行政和学术职务都被撤销。现在的政治学所长是王一程。一位熟悉情况的政治学者说,王一程曾经当过政治局委员、社科院长李铁映的秘书,在社科院政策研究室工作,研究专长是马列主义和国际共运。

台湾政治研究的资深学者胡佛教授一直关注大陆的政治学研究情况,非常了解北京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的研究动脉和人事变动情况。他说,台湾今天的政治研究环境如此自由宽松,得来不易,经过了很多的奋斗。他表示:�对这样的时机,我们的学者都要好好珍惜,来之不易啊!�

胡佛说,当年他们做政治研究,申请经费非常困难。他们曾经想研究权力在选举中的作用,结果负责拨经费的单位警告他们:�权力是不可以研究的!�后来好不容易开始工作,训练采访员如何进行社会调查,但很快情治部门就找上门来开始调查他们。胡佛说,他们要调查社会,结果却有人要调查他们。 胡佛认为,政治学就是研究权力以及各种关系,研究权力的本质作用以及各种关系之间的基本结构和文化。

* 只能研究非敏感课题 *

台湾中研院政治学所已经规划出一些重要的课题,比如政治基础理论、比较政治、台湾政治和两岸关系等要进行重点研究。那么北京的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都在研究什么呢?[八九民运历史]一书作者陈小雅因研究项目和内容不为当局所容,1996年被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分流下岗�。她回忆当时的情况说,研究政治的学者当时只能研究不那么敏感的行政方面改革课题。她说:�当时主张党政分开,朱熔基当总理,搞公务员制度,高薪养廉。后来我走后,这些也都出台了。这种改革,不是权力的改革,而就是一种职能的划分。�

陈小雅说,只要不是敏感的课题,这些方面的研究还是一直有人在搞的,但是研究人员从事的课题研究只能对现行的政策或对领导人的理论进行解释,并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政治研究。

在2000年被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另请高就�的北京大学政治学博士刘军宁说,即使到了现在,研究西方政治或其他敏感的课题基本上也是没有的,私下研究可以,但作为所里的研究课题不行。他说:�民间有一点,官方就难说了,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官方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理论成果拿出来,除了邓小平理论,邓小平思想,现在还有三个代表。�

* 搞笑研究脱颖而出 *

北京的政治学者陈小雅说,虽然最近也有一些海外的博士到政治学所工作,但并没看到他们有什么研究成果。陈小雅说,中国有个政治学会,里面许多重要人物都是各高等院校的学者,而各省的社科院政治学所的研究人员数量不多,力量也不大,这都是因为政治学本身就没有什么发展,使得这些人的发展受到限制,但是高等院校有一些人搞比较政治就崭露头角了。她说:�高校有一批搞比较政治学的,象王沪宁,这些人的知识面比原来从研究共运史而转过来的这批人要好一些。�

台湾中央研究院政治学研究所长吴玉山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政治学博士,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他所教授的课程包括政治社会学、社会主义经改比较研究以及两岸关系研究。他说,台湾过去的威权体制下在政治方面的管卡压比较多,但是即使这样,台湾的情况还是比大陆好。他说:�台湾管得再厉害,也没有大陆共产党管得那么彻底。�

吴玉山说,就拿胡佛来说,如果政府通通管住,那么,是容不得他存在的,而在大陆进行政治研究,就必须�政治正确�。他说:�如果不正确,跟当前政府看法不一致,他如果让你研究一些异端的东西,将来迟早会变成对这个权力的挑战。�他说,当年胡佛研究的一些课题,后来的确变成了对国民党的一种挑战,台湾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胡佛也应该有一定的功劳。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