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3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遭人唾骂的皇帝(二) - 2002-08-09


目前,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们正在北戴河举行会议,为今年秋天将举行的中共16大作准备。国际媒体最近纷纷报导说,中国一些政治精英们正在通过公开的私下的方式,为最高领导人江泽民能够至少部份保留党政军的权力而进行努力。北京作家戴晴因此想到了八十多年前的一段往事,今天刊登戴晴这篇评论的下半部份。

�他害了我!�──这个�他�,无疑是力促袁世凯当皇帝的人。按蔡锷开列的十三名�帝制祸首�(即�十三太保�),一是提供理论依据并造声势的�筹安六君子�;二是实际操作�国民情愿�的�七凶�。这里其实漏掉了一个核心人物:�太子�袁克定。

这些人为什么要卖力推行帝制?而口口声声�天下最愚蠢的事情,莫过于做皇帝�,�万一有人要逼迫我,我就出国到伦敦,从此不问国事�的袁世凯,究竟在说真话还是像他历来最擅长的那样做假?

八十多年过去,后人翻检当年文献、记录已经知道,从美国顾问古德诺发出�推行帝制第一声(《共和与君主论》)�,到杨度网罗名流组织�国体研究学术团体�,到全国请愿联合会、20省区军事首长请�速正大位�,都出于袁世凯的直接授意。有论者认为袁世凯徒有�大奸�之名,其城府既比不上早他1800年的曹操和司马懿,也比不上晚他几十年的毛泽东邓小平──当一名实际独掌大权的皇帝化总统有什么不好?干吗非要那套形式──用当时人的话说,�嘿,北京耍起猴戏来了。�

不见有论述分析一个才智野心如袁世凯者,其幼年及成年,对加了辉煌包装之权势的渴望,会如何融入延髓血液,越过大脑思维而主使他的行动。再者,总统再煊赫,总有任期吧。任期之后,仪驾没了、待遇没了、拍马送礼的没了还在其次;最要命的,任内的糗事难保一定遮得住──这点子秘密,当时就已有人点透:�总统之任,必有满期,退位后无疑齐民。其时白龙鱼服,无以自卫,怨毒所蓄,得而甘心,不测之灾,必难获免。�(劳乃宣《共和续解》)再深一层,恐怕就是一姓而千秋万代的事了──但对这层,小袁想的,恐怕比老袁要多。

有了袁氏父子这层心思,周围揣摩上意、见风使舵的人还少得了么?�十三太保�里边最具理想色彩的杨度,不是也已经把自己想成新朝宰辅,赶着在巴黎定做大礼服吗?

有趣的是,当年那些劝进者最拿得出手(并且最能堵住他人之嘴)的理由,竟也是�安定�、�求治、拨乱�(所谓�筹安会�即是�筹一国之安�);对国民民主权利的限制是为了效率:�于行政上有绝大之关系�;而�在稳定中富国强国(实行经济军国主义),然后才有可能谈立宪�,正是其理论核心。至于招各省将军到京�述职�以试探;各地军政长官对调��从蒋介石到毛泽东到�改革开放�后的今天,不知已经搬演了多少。

最可笑的是那被劝进者。搔到痒处的阿谀奉承太难抵御,想清醒也清醒不了了。而除了这被捧得忽忽悠悠的大头,谁都知道,那些除了钻营不大有别的本事的家伙,本意实在是为了在新朝分点油水。为此,他们是什么话都说得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只看那份只供袁世凯一个人看的《顺天时报》,那则湖北军人上报的�宜昌现石龙、黄陂柳发青�;以及1969年林彪们攒出的�光焰无际��万年天才�等。最恳切的要算冯国璋那段词儿了:您老�功德巍巍,群情望治,到了天与人归的时候,只怕要推也推不掉的啊!�

以上是北京作家戴晴的一篇评论,这篇评论代表戴晴本人的看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