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1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反抗中共统治西藏的解放军营长 - 2002-08-19


在印度的流亡藏人社区中,有一个备受人们尊重的汉人罗桑札西。尽管这位前解放军炮兵营长已经去世十几年了,但是他当年反抗中共统治西藏的事迹仍然在藏人中传诵。

在流亡政府宣传部工作的次仁旺久说:“原来我在拉萨中学读书的时候就听说有这么个人,中共的一个解放军军官,不满中共的统治,投奔抗暴组织四水六岗,跟共产党打仗。我就听说有这么个传说,觉得这个人了不起。”

次仁旺久后来从西藏来到印度,加入流亡政府宣传部的工作,并在达兰萨拉见到了仰慕已久的汉人英雄罗桑札西,还把罗桑札西的事迹用中文写成书出版。

*1958年加入藏人军队*

罗桑札西原名姜华亭,山东莱阳人,早年参加抗日儿童团,后来加入共产党领导的地方游击队,1946年7月成为中共党员。他参加过国共内战、朝鲜战争、进军西藏等战役,从战士做起,逐级晋升,当到炮兵营营长。

但是,他的父亲由于在国共内战期间担任村粮站副站长时,因为曾把粮食卖给国民党军队而遭到中共批斗,最后竟被活活打死。这个消息令他震惊,再加上后来在驻藏部队中进行的无情的反右整肃运动,终于使他下决心在1958年脱离解放军,加入反抗中共统治的藏人军队“四水六岗卫教军”。

次仁旺久说,罗桑札西的反叛给中共带来很多麻烦:“他们就出告示说,谁要是抓住了姜华亭的话,给四万块大洋。”

*教藏人如何打仗*

罗桑札西策划和指挥了不少战斗,曾经亲手击毙一名解放军排长,还在呢木宗伏击战中出谋划策,协助反抗军取得了以500名游击队员击败解放军2000人的胜利。

冉秋阿旺是四水六岗卫教军的一个指挥官,曾经跟罗桑札西并肩作战。他回忆了当时的情况:“中共分三路攻击我们。我们在敌军赶到之前就得到消息。那时,士气非常高,装备非常好,子弹充裕,大家都跃跃欲试,想好好打一仗,然后就兵分三路去伏击敌军,仗打得非常凶,结果我们大获全胜。”

次仁旺久在他的书里引述罗桑札西的话说,那次战斗打死敌人270多人,打伤500多人。冉秋阿旺对罗桑札西丰富的军事知识和战斗经验十分钦佩。他说:“他是能打、能跑、能冲,什么都会。当时,他教给我们一个作战方式。他说,你们一听到枪声上马就冲,就玩命,结果大部份都死在路上,还不知道枪是从哪里打来的。你们打仗应该这样:一听到枪声马上下马,趴在地上,看清子弹是从哪儿打来的,敌人藏在什么地方,有多少人,然后再看应该抢占什么地形。这救了我们很多人的命。”

*彻底藏化娶藏人为妻*

1959年,罗桑札西跟随四水六岗卫教军撤退到印度。据说,当时来到印度的还有少数其他汉人,但是他们大都去了华侨比较集中的加尔各答,一直跟藏人生活在一起的只有罗桑札西和他的妻子刘淑花。多年来,他们居住在南方的白拉库比定居点,务农为生。刘淑花去世后,他又娶藏人拉姆次仁为妻。

次仁旺久说,罗桑札西已经完全藏化了:“他这个中国人已经变成彻头彻尾的西藏人了。他打的酥油茶味道相当不错。他跟西藏人一起混了30多年,西藏人的生活方式他是比较精通的。”

次仁旺久说,罗桑札西虽然晚年患了糖尿病,还信了佛教,但是他的战士作风仍然不改:“他说,我虽然是个70多岁的人了,只要西藏政府信得过我的话,只要给我枪的话,我带一部份人跟中共打仗,还可以带兵,冲锋陷阵。”

罗桑札西1987年5月2号病逝,享年76岁。达兰萨拉的大昭寺为他举行了追悼礼。西藏流亡政府写的悼词说,汉人罗桑札西生前给予西藏人民的深情厚谊,像千年前的唐蕃盟碑一样,永远记载在西藏的史册里。

藏人去世后都是实行天葬。但是,他们按照汉人的习俗,给罗桑札西做了一口木质棺材,埋葬在刘淑花墓旁,并给他们夫妻两立了墓碑。

最近,美国之音记者在印度南方藏区采访时,见到了罗桑札西的藏族遗孀拉姆次仁。

记者问:在你心目中,罗桑札西更像一个汉人呢,还是更像一个藏人?

拉姆次仁答:他应该更像西藏人,他本人就说过,我是西藏人。

记者问:你能告诉我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

拉姆次仁答:这个人的性格,怎么说呢,有时脾气比较暴,平时是非常好的一个人,很善良,喜欢跟人家玩,开玩笑,很开朗。

记者问:现在还经常想到他吗,怀念他吗?

拉姆次仁答:当然想,想了又怎么办呢?有时想起来,感到很痛苦。

记者问:他过世后,你们生活上有困难吗?

拉姆次仁答:生活没有遇到什么困难,流亡政府给了不少帮助,孩子都是免费上学。

罗桑札西跟拉姆次仁生了三个孩子。老大上了大学,老二在达兰萨拉当裁缝,老三还在读中学。拉姆次仁本人则在儿童村照顾和培养流亡藏人的下一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