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北京AIDS活动人士万延海仍无下落 - 2002-08-29


北京非政府组织“爱知行动”的负责人万延海8月24号在北京失踪,经过朋友和家属多方查找,目前仍然没有下落。他曾被公安拘捕,该团体也曾被国安局调查。

万延海是中国著名的艾滋病专家,毕业于上海医科大学。他发起成立的非政府组织“爱知行动”由于大胆向国际社会公布了河南省艾滋病死亡名单以及一系列普及爱兹病知识的活动而受到联合国以及国际社会的关注,同时也受到中国公安部门的注意。今年年初,这个组织的成员曾被公安拘捕,而该团体也被国安局调查。万延海经营的在海内外有很高知名度的“爱知行动网站”也被北京有关当局强行关闭。

万延海的朋友胡佳说,万延海8月24日在北京参加了“东京同性恋电影节”的播放活动后失踪。他说:“我们这个圈子里头是两个研究生和他在保利大厦门口和他分别。在那之后我们所有人都没有他的讯息了。那天下午和晚上的时候,有人两次警告万延海说有人在跟踪他。头一次是一个人带着步话机,另外一次是三个人,带着步话机和一辆桑塔纳2000型轿车。那万延海本人呢,有的时候警惕性很强,有的时候又大大咧咧,把这些事情不当回事。”

万延海失踪的消息引起海外媒体的关注。万延海的朋友胡佳谈到了他前往北京市公安部门报案的经过。他说:“前天我就决定去报案。昨天就到了万延海租房子的地方,是在北京的安贞派出所附近。但是地方派出所认为只能以走失的名义来报。走失是指年龄小,或者年龄老,或者有残障,或者有精神病等,才会有走失这种情况。万延海39岁,是一个学者,绝对不可能发生所谓走失。由于派出所解决不了,他们建议我以失踪或者绑架的名义到刑警队报案。下午我去了东城区的刑警队,在那里做了150分钟的笔录。他们当时态度还不错,很配合。他们当时就查了公安内部的网络,确认到当时为止,公安系统内部没有拘捕万延海的消息。他们也查了万延海有可能活动的几个区、县,如朝阳区,东城区,西城区等,这几个地区也没有拘捕万延海的命令。”

北京一位分析人士认为,如果万延海没有被北京公安部门拘捕,那么有两个可能。一个可能性是,中国共产党即将召开16大。每逢中国政府认为到了敏感时刻,如每逢六四、外国领导人来访或者召开重要的会议等,一些著名的持不同政见者就会被暂时送往外地,等事过之后再让他们回北京。以前的徐文立等异议人士就受过这种所谓“特殊保护”的待遇。这位北京分析人士认为,另一种可能是,由于万延海的爱知行动网站使河南省艾滋病泛滥的情况在国际社会上曝光,一些省、厅官员对万延海非常仇视,而目前这个省正好有卫生厅的人员在北京参加会议,因此不排除万延海被人买通黑社会而受到绑架的可能性。

美国之音记者洪理达从北京发来的报导说,中国艾滋病人的人数正在迅速增加,而中国政府反应迟缓。中国官方媒体报导说,目前中国已经有85万HIV病毒呈阳性者,其中有20万人已经发展成严重的艾滋病,艾滋病在中国正在以每年百分之五十的速度增长。有关艾滋病专家说,中国艾滋病人的实际人数远远比中国官方的数字要高。

近年来,中国政府越来越公开的承认艾滋病的威胁,同时也不断公布一些统计数字,允许国际组织前往中国从事艾滋病的研究。但是中国政府对万延海发起的普及艾滋病防治知识的民间团体和非政府组织一直采取不容忍的态度,并且通过警方和国家安全部门对他们进行骚扰。艾滋病活动人士胡佳说,他们是炎黄子孙,正是因为他们热爱自己的祖国,所以才从事这项利国利民的活动。他说:“我们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为了国家的长远利益和国家安全。也许我们对爱国这两个字和国家有些部门的领导人的理解不一致,但是我们真的是出自于良心,出自于对这个国家的热爱和对这个社会的责任感,是我们炎黄子孙的义务。如果我们对这个事情遮着盖着,总有一天会爆发。今年年初的时候,在北京和天津就出现所谓艾滋病人在街头用针头刺人的传闻,闹得人心惶惶。将来别说有几千、几万个,就是有几百个艾滋病人走上街头,用针头扎人,我们的国家就会陷入恐慌之中。所以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就是在为国家疏导。”

北京“爱知行动”组织活动人士胡佳呼吁中国政府有关部门调查万延海的失踪,并且尽快向万延海的家属和朋友公布真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