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2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鲍彤吴国光谈中共十六大 - 2002-08-31


最近一些媒体以及互联网网站陆续报导或者引述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前中共中央委员鲍彤撰写的文章。中共内部的改革派人物鲍彤由于反对1989年天安门的镇压曾经受到7年监禁。 他目前在北京处于不公开受监视居住状态。

鲍彤表示,他最近撰写的文章既是评论“三个代表”理论,也是评论中共十六大。鲍彤说: “三个代表实际上等于是16大的灵魂,现在全世界都在猜测16大会往什么方向走,不把16大的灵魂看清,就不能破译16大。”

鲍彤认为,共产党讲“三个代表”,其中一条说的是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可是今天的中国共产党却忽视广大失业工人、广大农民的利益。 鲍彤说:“什么是中国最广大人民的利益呢?既然是共产党,首先想到的就是工人。我认为,共产党过去确实代表工人,向全世界揭露工人在旧社会所遭遇的痛苦,但是从解放以后,它变了。现在共产党根本不愿意在报纸上来讲中国的工人有什么痛苦,因为这牵扯到它作为工人代表的面子。过去揭露工人的痛苦,因为它可以说这是工人的敌人加给工人的痛苦。为什么现在不愿意说工人有痛苦,因为它自己当了代表。代表工人阶级的共产党不敢说中国有多少工人失业,不敢说中国工人现在的处境,不敢说工人劳动的后背军,也就是盲流、也就是童工。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能够说,共产党还代表工人呢?”

*理论没有进步意义*

西方媒体最近报导说,目前中国右翼知识分子及一些党内人士不愿意正面抨击江泽民的“三个代表”理论,因为他们认为有关允许私人企业者入党的说法还是有一定进步意义的。鲍彤认为没有进步意义。鲍彤说:“我认为没有进步意义。在这个问题上我的观点非常明确。我认为共产党是要吸收资本家入党。它要考虑是什么样的资本家。是赞成、支持它一党专制的资本家,也就是红色的资本家;反对一党专制的资本家,它一个也不会吸收,就象反对一党专制的工人,它一个也不会吸收,吸收了以后也要清洗出去。所以问题不在于是工人还是资本家,问题在于是不是反对一党专制,这是它真正吸收党员的根本标准。吸收红色资本家、吸收暴发户入党,能够对中国社会起推动作用吗?我认为相反,会使中国向更加独裁、更加专制的道路倒退。”这是前中共中央委员、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发表的看法。

*互联网批江匿名信*

据说最近批评江泽民的人士还包括中共高层强硬派人物,有一封在互联网上相当流行的匿名信,批评江泽民有意紧抓权力。有消息说,这封未署名的信函可能是中共元老、当年提拔胡锦涛的前政治局常委宋平所写。 不过,香港中文大学政治学教授吴国光认为,这不太可能。吴国光说:“我是不太相信,因为在网上写匿名信的人一般都是没有渠道介入高层决策。我觉得宋平是能够介入最高层决策的,目前能够决策的大约就是12个人左右。一个是现在的7个政治局常委,再有就是已经退休的5个前政治局常委,或者是常委级的人马。那么宋平是非常资深的领导人,应该说在已经退休的前领导人里,宋平是权力最大的。如果在政治局现任常委里还有第8个,那肯定就是宋平,所以我觉得宋平不会以匿名的方式发表意见。他会以共产党内部闭门的方式、底下沟通这样的方式来发挥他的影响力。我觉得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谣传呢,可能是因为有一些可能和宋平关系比较密切的人,像一些老干部,发表所谓的‘劝退信’,有些人就把它和宋平联系起来了。”

*中共派系复杂得多*

有西方外交分析人士认为,中共高层明显地可以划分为[上海派]和[共青团派]。“上海派”属于江泽民的支持者。这些人一直竭力劝说江泽民继续留任中共总书记。所谓“共青团派”以胡锦涛为首,他们希望江泽民能够遵守70岁以上退出政治局的规定,不再担任政治局常委;而那样一来,江泽民可能就无法继续担任党总书记一职。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学教授吴国光认为,中共高层的派系情况要比这种分析复杂得多。吴国光说:“我想要是用派系的方式分析,图像要比现在复杂得多,因为我们知道,军队也是拥护江留任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力量,但是我们不能用‘上海帮’来概括军队。可以看到在决策层、所谓第三代当中,江可能也不是太有多数的支持力量,无论是朱熔基也好,还是李鹏也好,他们可能都不太赞成江泽民留任党的职位,包括已经退休的老一代领导人,比如宋平和万里,他们恐怕也不倾向于江泽民留任。再往下一层,我想可能赞成江留任的力量反而比较强一点,就是说军队里实际管事务的人,地方上现在在第一线的领导人。所以说,如果完全从派系划分,很难说究竟谁的力量更大一些,因为背后的派系联系本来就不太清楚,他们的政治倾向现在也不是太清楚。”

这是香港中文大学政治学教授吴国光对中共高层未来的人事变更发表评论。正像某些评论家所说,在一党专政的中国,官方媒体对中国未来的最高权力分配缄口不言,中国十几亿普通老百姓似乎只有耐心等待,而外界所能做的,只能是无尽的猜谜游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