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众议员敦促政府支持沙特政治改革 - 2002-09-05


美国国会众议院无党籍议员山德斯刚刚访问了沙特阿拉伯。返回美国后,他敦促美国修改对沙特的政策,支持利雅德政府内外开明进步的力量,推动沙特走向政治民主,为铲除恐怖主义土壤创造条件。

山德斯来自美国北部的佛蒙特州,他既不是民主党,也不是共和党,而是国会中极少数的无党籍人士。他警告说,如果美国不制定更为明确有效的沙特政策,未来沙特的改革派力量将难以孤立激进派伊斯兰势力。由于沙特在阿拉伯世界影响很大,美国也将难以彻底赢得目前的反恐战争。

山德斯说,沙特有5千名美国驻军,美国还向沙特出售数十亿美元的武器。美国又是沙特石油最大的出口市场。由于美国的特殊地位,美国完全可以支持沙特政府内外反对保守势力的力量。保守力量目前控制着沙特领导权的很大一部份。压制性力量在沙特统治集团中也很有发言权。这些人在推行一种排他性的伊斯兰教。他们的宣传导致沙特一些人支持在国际上使用暴力达到目的。其中少数人甚至直接参与了对美国的恐怖活动。

山德斯议员在访问期间,会见了沙特王室成员、美国驻军将官、美国商人、沙特新闻记者、教育家,还有那里的著名持不同政见者。山德斯表示,有些在沙特的美国公民向他们报怨,沙特法律规定,沙特人的子女要离开沙特必须经过父母双亲的同意。这些美国公民和沙特人结了婚,由于他们的沙特籍配偶不同意孩子出国,他们的子女就不能出国。

*促进沙特走向民主化*

山德斯还谈到,沙特的极端派僧侣危险性极大,因为他们控制着最神圣的伊斯兰教圣地,他们利用这些圣地对来自世界各地的朝圣者施加不良影响。山德斯说,如果沙特真的能够实现民主化,那也会是一个漫长而缓慢的过程。虽然美国没有理由把一个西方式的政府强加给沙特,但是美国可以明确表示,我们在沙特支持那些开明进步的力量;我们反对那种建立在仇恨之上的宗教理念;我们希望在沙特推动人权。

山德斯说:有些人一直在给沙特阿拉伯涂脂抹粉,他们坚持说,沙特是美国的长期盟友,美国不应该管沙特国内的闲事。同时有另一批人一直在抨击沙特。我认为,沙特的情况很复杂。从国内政治层面看,沙特社会带有很强的压制性。那里没有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沙特妇女被当作二等公民对待。另外,沙特的腐败也很严重。虽然美国没有权利告诉沙特人应该怎样治理国家,但是美国对沙特的国家安全和经济发展都起举足轻重的作用。基于这种地位,美国有义务影响沙特走向自由与民主。在沙特阿拉伯国内,也的确有很强的开明进步的力量。帮助这种力量更快的改变沙特,也有利于美国更好的完成反恐怖主义战争。反过来,如果我们继续让沙特的反动力量打击进步势力,那么,今后将有更多的沙特年轻人投向恐怖主义势力。美国应该做的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铲除沙特社会中仇视西方和美国的思潮。

*沙特政府本身受到恐怖威胁*

山德斯说:“沙特阿拉伯有些学校能培养出在现代社会中发挥个人能力的人材。但是沙特也有不少中学和大学只教授僵化反动的宗教教条。美国要在伊斯兰世界遏制极端的反西方思想,必须跟沙特这种国家内部的开明派结盟。我们应该帮助开明派恢复伊斯兰教的本质。的确,沙特政府的合作对美国的反恐战争是很重要的。但是,帮助沙特社会走向开放与进步,并不会使美国失去这样一个盟友。我们不应该忘记,沙特政府本身,也受到恐怖主义的威胁,本拉登也是利雅德当局的敌人。沙特政府中有些人幻想,他们在暗中扶植的恐怖力量,只是针对美国和以色列的,但是到头来总有一天,他们会发现他们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山德斯随后谈到美国可能对伊拉克发动军事攻击的问题。他说:从宪法角度看,美国总统在对任何国家采取军事行动之前,必须获得国会的认可。总统不能单方面采取行动。因为那将严重违反宪法。反过来看,如果萨达姆政权明天垮台,很少有人会感到难过。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我感到关切的是,美国不能无视我们在伊斯兰世界盟友的立场,单方面在未受到挑衅的情况下攻击伊拉克,那将是非常不明智的。美国一定要获得联合国及国际大家庭的理解。我们决不能再为我们的敌人提供更多的反美、仇美土壤。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焦点对话(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