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0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江泽民退与不退各方看法不一 - 2002-09-08


中国共产党决定在十一月初举行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比人们预计的要晚几个星期召开,引起外界猜测党内是否围绕江泽民的离任发生争执。不过,人们比较一致的看法是,不管江泽民是否完全隐退,他都会试图在中共史册上深深打上自己的烙印。

美国各大媒体一直在跟踪中共最高领导层的消息,不过在江泽民是否会留任党的总书记职务问题上,各家报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中共宣布十一月八号召开十六大之后,媒体的猜测更是有增无减,争论不休。

九月四号>刊登中国问题专家苏珊-劳伦斯女士的文章说,人们正在形成一种共识:目前独揽党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和国家主席的江泽民,因为担心胡锦涛等新一代领导人缺乏带领中国迎接各种巨大挑战的经验和威信,在十六大之后可能会继续留任权力最大的党主席职务。

紧接着,另一家权威性报纸>九月五号发表文章反对上述说法。文章说,哥伦比亚大学著名中国政治问题专家黎安友收到了熟悉中国高层运作的内部人士提供的最新资料,显示江泽民已经决定退出他所担任的全部三个最重要的职位。

*江泽民不表态有深意*

那么,在外界就中国领导层变化争论不休的时候,为什么江泽民自己不能出来澄清一下呢?香港城市大学当代中国研究中心主任郑宇硕说,江泽民不出来公开表态,本身就说明他本人还没有下决心要全面退出:“作为中国最高领导人,他当然可以向国民正式宣布是否全退,而不必引起这么多的猜测。正因为他没有公开的表明他的态度,就引起这么多的猜测。这当然反映出他个人一定对这个问题还没有下决心,反映出他期望保留一定的影响力。起码,他的亲信一定希望他留任,保持他们自己的高位和权力。”

郑宇硕教授说,在是否到期离任的问题上,国务院总理朱熔基相对来说就要乾净利落得多,表示到时候肯定要退下来,不再担任最高层领导。

不过,旅居美国波士顿地区的独立时事评论员高新认为,正是因为朱熔基这种乾净利落的作风被证明不符合共产党高层运作的规则,江泽民才不愿意站出来向大家解释他是否会留任:“我觉得,外界之所以这么吵,而江泽民不站出来说话,是因为首先朱熔基的做法不符合共产党的规则,朱熔基的做法让那些该退而不想退的人很难堪,因为这样等于逼着他们退。”

曾经在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中参加过绝食抗议的高新说,江泽民不肯出来避谣,并不说明他想要继续担任党的总书记职务,因为江泽民的退位是早就决定安排好的,而外界对他留任的猜测基本上是不真实的:“我认为,江泽民从党的十五大开始,或者说党的第三代领导人从十五大开始,就已经计划好了江泽民的退休和胡锦涛的接班,不然没有办法解释当年由邓小平选拔放在十四大常委的胡锦涛,怎么能在十五大之后被安排成在过去从来没有过的、没有穿军装的军委副主席,还有国家副主席。这样的接班安排已经很明显了, 外边一定要吵,说江泽民愿意留任,但是党内又有几分之几的人不同意,这样的小道消息,我认为十之八九都是不真实的。”

*北戴河会议为江泽民退出造势*

不少分析人士说,中共在今年的北戴河会议之后,决定把十六大推迟到十一月举行,并且在会议召开之前,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学习江泽民“三个代表”思想的活动,显示江泽民希望继续掌握党政大权。但是,时事评论员高新说,推迟十六大的召开,是为了配合江泽民等国家领导人国事访问的行程,而大张旗鼓的宣传江泽民的思想,恰恰是为了他的光荣退休而安排的,使他的三个代表理论成为下一代接班人的指导思想,也使江泽民本人作为一个历史伟人而载入史册。

高新说:“江泽民想要达到的目的,是要在党的十六大之后他人去音留,而不是自己屁股还坐在这些位子上。特别目前对江泽民的宣传,恰恰不是为了让江泽民留,而是让他退。往前看一看,当年怎么为邓小平造的势。邓小平去世之前就有了一种盖棺定论的说法,实际上就是为邓小平退做理论准备。同样的道理,现在就是为江泽民退做理论准备。今后领导人要以邓为理论武装,以江泽民思想为指导。达到这个宣传目的之后,他就堂而皇之的退下去了。我觉得党的十六大推迟召开,恰恰说明江泽民现在把共产党所有的最高层人事组织和思想理论的运做都已经驾轻就熟了。”

*先制度化再透明化*

当然,外界之所以对中国高层换班产生了如此多的猜测,是因为中国的政治制度缺乏透明度。郑宇硕说,外界产生种种猜测,对中国的领导层并没有什么好处。他说,世界已经进入了二十一世纪,中共将不得不面对党内民主化问题,提供党内生活的透明度:“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你不能不面对民主化问题。不然,当经济发展一缓下来,老百姓的不满,将对政权产生很大的挑战和压力。”

高新则认为,中共必须先完成高层领导换届的制度化和规范化,然后才能谈论透明化。而江泽民所希望写入共产党史册的,就是他作为党的领导人第一次实现了权力交接的规范化和制度化:“如果江泽民能在党的十六大上堂而皇之的把班交给胡锦涛,这才预示共产党最高领导层交接班的制度化和规范化。江泽民是要搞开创的,之后才能讨论共产党交接班之后能否在最高层上完成规范化和制度化, 在这个前提下才可以谈透明化。”

不过份析人士说,中共即使能谈透明化,也丝毫不会放弃一党统治。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普通老百姓面对着前所未有的经济致富机会而专心地为自己的生活而耕耘。在这种气候下,中共不仅能巩固自己的政权,而且使得许多老百姓承认中共继续一党专制的既定政治现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