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遇难者亲属挥之不去的回忆 - 2002-09-11


在纽约和华盛顿遭受恐怖袭击一周年之际,美国各地举行着各项纪念活动,电视台的特别报道反复播出911灾难和灾难过后的镜头。世贸中心两座大楼倒塌时近3千人遇难,三位纽约女性的亲人也在其中。

对于加布里埃尔女士来说,过去的好时光是在她丈夫里查德2001年9月11号遇难以前。里查德当时在世贸中心103层楼上班,人们最后一次看到他时,他在78层楼等候救援。

GABRIELLE: "THIS IS WHERE WE USED TO ... "

加布里埃尔女士说:“我们以前常在这儿共进午餐。我过去就在街那边工作,中午我们就来这儿吃午饭。那些好时光现在一去不复返了。”

加布里埃尔女士和她的新朋友莎利坐在一起。世贸中心两座大楼倒塌时,莎利失去了她28岁的儿子克里斯蒂安。克里斯蒂安当时是见习消防队员,工作才六个月。

分别失去儿子和丈夫的两个女子同命相怜,走到了一起。她们对劫持飞机冲撞世贸中心、造成大楼倒塌的恐怖分子充满愤恨。她们想知道怎样才能避免这个悲剧。

SALLY: 'WE ARE ANGRY AT ... "

莎利说:“我们对负责建造这两座蒙受灭顶之灾的大楼的人感到愤怒。我们对没有安全系统导致飞机被劫持的航空公司感到愤怒。航空公司的航班是悲剧的开始,这两座大楼则是悲剧的结束。”

莎利是“摩天大楼安全运动”的创建人。连续好几个星期以来,她接受了一个又一个采访,生怕恐怖袭击周年纪念之后,没有人再愿意倾听她的呼声。她反复解释了她为要求对倒塌事件展开公开调查,进行建筑规范改革,和改善消防人员的通讯技术问题所作的努力。

SALLY: "WE SOUND VERY ANGRY ..."

莎利说:“我们听起来满腹愤怒,象是一意孤行。但是我们昼夜哭泣,因为我们的心都碎了。我们都垮掉了。我们失去了美丽而可爱的亲人。我的儿子本来可以改变这个世界,帮助这个世界。现在他用自己的方式改变了世界。”

恐怖袭击一周年之际重新沟起了很多死难者亲属的伤心往事。记者、摄影师和政界人士都希望得到他们的注意力。这个重担落在了象加布里埃尔这样为数不多的人身上。这些人愿意鼓起勇气,走进公众的视线。

加布里埃尔女士说,公众没有能够看到9月11号真正的恐怖。很多死难者亲属不知道自己的亲人是否死的痛苦,也不知道痛苦持续了多长时间。他们只知道自己的妻子、丈夫、父母或孩子永远地消失了。虽然有三分之一死难者的遗体被找到,但是人们看到的只是些残缺不全的肢体。加布里埃尔女士的丈夫没有在这三分之一的人当中。

GABRIELLE: "THESE ARE THINGS ..."

加布里埃尔女士说:“我们每天想着这些情形入睡和醒来。我们还没有恢复过来。我不愿意得到确切的消息。成天想像里查德当时经历了怎样的恐怖本身就给我带来无穷的恶梦了。我想,即使他们告诉我找到了里查德的一片尸骨,也不会给我带来任何安慰,而只会让我更加感受到当时的恐怖。”

尼基的丈夫吉姆在世贸中心一号楼的96层上班。她希望大楼倒塌时自己的丈夫死亡前没有什么痛苦。

NIKKI: "PEOPLE HAVE ASKED ME ..."

尼基说:“人们问我,我的脑海中是不是会出现他死去的情景。我回答说,当然会,而且这样的情景永远也不消失。”

斯特恩女士同其他死难者的亲属一样,在电视屏幕上亲眼目睹了世贸中心大楼的倒塌。她现在作为911死难家属的发言人和活动人士,常常要强忍悲恸,叙述这段可怕的经历。

STERN: "THE NATURE OF THIS PARTICULAR ..."

斯特恩说:“这次事件被详细地公布于众,甚至到了近乎无情的程度。打开电视,翻开杂志,没有一天看不到那燃烧的世贸中心。这和在汽车交通事故、甚至残酷的谋杀事件中失去亲人是完全不同的经历。那种事情不会象这样挥之不去。”

斯特恩说,她认为911的第一个周年纪念不会给她任何事情了结的感觉。她说,她的911死难家属支持者们把9月12号称为“坏日子”。

STERN: "BECAUSE ON THE 12TH ... "

斯特恩说:“因为在12号,你会意识到,其他人都参加完了纪念活动会拍拍手说:‘好了,我们纪念完了。’而911死难者的亲人却不能这样。这不可能。一些都还没有了结。不幸的是,对于所有其他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对我们来说却没有。”

斯特恩说,她会永远记得2001年9月11号那个明朗的清晨她和丈夫的最后一次对话。

STERN: "BEFORE HE LEFT ... "

斯特恩说:“他离开家门之前帮我盖好毛毯。我说:‘别上班了。’他说:‘不行啊。’然后他吻了我。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就这样结束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