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0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狗狗归来 - 2002-09-13


刊者注:以下是北京的自由撰稿人戴晴的一篇评论,这篇评论代表戴晴本人的看法,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立场。

刚刚为Google遭暗算唏嘘不已,突然间,它回来了!立刻缠住左打量右打量,看它是不是给挖了鼻子卸了腿什么的:没有!依旧原来活泼泼的小模样,毫发未损。这趟神秘历险没少什么,却实实在在多了点儿东西──它现在有了个中国名字:“狗狗”,爱它和思念它的中国网客不禁为宝贝狗狗归来放声高歌:

“有了狗狗的天是明朗的天,

有了狗狗的人民好喜欢!

臭人不该黑狗狗呀,

狗狗归来大家笑不完呀。

呀呼嘿嘿,伊呼呀嘿。呀胡嘿呼嘿,呀呼嘿。嘿嘿,呀呼嘿嘿伊呼呀嘿!”

──这是把迎狗狗和当年迎“解放”的盛况等同了。

还有:

“我们有多少贴心的话要对狗狗讲,

我们有多少热情的歌儿要对狗狗唱,

千万颗红心,向着G──G,

千万张笑脸,迎着小GG──祝福您,小GG ,万寿无疆!祝福您,小GG ,万寿无疆!”

──这是文革初发闹红卫兵的时候对红太阳的疯狂。

可见,真正体现了“三个代表”的狗狗,多么受百姓拥戴。

狗狗究竟为什么、如何、以及让什么坏胚给黑了,恐怕一时还难以揭晓。黑过之后为什么又放狗归网,更属高层运作机密。让我辈爱狗狗族欣喜不已的是,中共治下,两条鹰犬从没受过挫折:宣传部门与特别行动科(也就是眼下的“国家安全系统”)。到了改革与开放的今天,这俩拨人虽然依旧跋扈恣睢,但终于也有被主子喝令“不许胡闹”的一天,而作出这则喝令的背后,正是当权者“与时俱进”的新姿态、新风格:有所权衡、有所顾忌、知错必改、从善如流。

为狗狗归来所鼓舞,估计得高一点,决策者们或许已做如是想:十六大召开前后,是不是该改改思路,别老想着关这个闭那个,而是在“践行”上下功夫,让大家真心诚意地为自己叫声好。

刊者注:以上是北京的自由撰稿人戴晴的一篇评论,这篇评论代表戴晴本人的看法,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立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