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德议会大选失业及是否攻伊是议题 - 2002-09-22


德国即将举行双方势均力敌的大选。民意测验显示,施罗德总理的社会民主党和以施托伊贝尔为代表的保守派几乎不相上下。 一些统计表明,施罗德对欧洲水灾的巧妙处理,和强烈反对美国对伊拉克攻击的态度使他得到较多的支持 。

绝大多数观察家预期,星期天晚上选举结束后,双方选票接近。即使施罗德的个人声望高过施托伊贝尔,但德国人选举重视政党而不是个人。社会民主党一年来一直落后于保守党,但是,最后终于追了上来,一些统计表明甚至略有领先。1998年施罗德刚刚被选为总理的时候,他曾表示如果不能把失业人数减少50万人的话,他将没有资格再次参加竞选。四年之后,失业的人数仍然在四百万。保守派的施托伊贝尔对高失业率问题无情的予以攻击。反对派把滞涨的国民经济列入主要议题。

*民意不愿参战*

保守党今年有几次以五个点领先于社会民主党。但八月之后,施罗德的运气开始好转。大水淹没了德国东部和南部部份地区。施罗德抓住机会,显示他处理危机的才能。他还宣布,对受灾地区给予七十亿美元的经济帮助。他还冒政治风险,决定把原定明年实行的减税计划推迟,以资助重建工程。另一个使施罗德提高声望的因素是,德国人担心和伊拉克打仗。说起来有些自相矛盾,正是施罗德在1999年决定派军队去科索沃,在去年决定派军队去阿富汗,尽管许多德国人对二战后第一次派兵出国非常不安。这次施罗德和美国分道扬镳,他决定,即使联合国批准了打击伊拉克的行动,德国也不参加。

德国一家报纸的评论版编辑马沙尔说,施罗德很了解德国在这个问题上的民意。他说,我们必须明白,二战后,四五十年中,德国没有参加过北约组织之外的任何军事行动。近十年来,这种态度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们的军队现在驻在波斯尼亚, 科索沃,阿富汗,以及索马里沿海。这是德国人在思想上的很大变化,这就是为什么70%的德国人说,如果德国不参加反伊拉克的战争,他们会很高兴。

*德美关系卷入选战*

华盛顿乔治敦大学教授安杰拉・斯滕特认为,施罗德此举所触及的不仅仅是德国人不愿意打仗的心理。斯滕特说,“我认为这也是对德国主权的一个重新肯定。这等于是说,‘我们已经统一了12年了。我们有权追求我们自己的政策。我们不必总是做美国要做的事。’所以经济问题虽然十分重要,但是德国的自主、主权,德国有权和美国相左、有权伸张自己的利益等问题现在看来扭转了竞选的方向。”

德国和美国在伊拉克问题上的分歧近日来达到了新的高度。几天前,德国一家地方报纸援引德国司法部长赫塔・多伊布勒-格梅林的话说,布什总统威胁发动战争是要分散人们对国内政治的注意,这种做法和希特勒一样。但是司法部长说,她的话被断章取义,施罗德总理也认为她并非拿布什总统和希特勒相比。不过施罗德已经写信向布什总统道歉。白宫说,德国司法部长这么说太过份了。

施托伊贝尔没有料到伊拉克问题引起的风波。他批评施罗德损害德国和美国的关系,同时他主张,美国军队如果对伊拉克单方面采取军事行动的话,德国不应该允许美国使用美军在德国的基地。施托伊贝尔后来收回了这一主张,因为社会民主党人指出,德国没有办法不让美国人在德国土地上的美国基地进行部署。

*选择感到安稳的人*

英国“前景”杂志副编辑、德国问题专家安东尼・格瑞林认为,施托伊贝尔在伊拉克问题上的失误表明他作为一名候选人的弱点。格瑞林说,“施托伊贝尔没有利用这些失误、转变以及施罗德过去几个月所面临的困难。所以,要是施罗德在周末举行的选举中后来居上的话,那是因为施托伊贝尔自己的失败。”

星期天选举的胜利到底取决于什么呢?选民是象保守派希望的那样,从德国不景气的经济着眼而投票呢,还是象社会民主党强调的那样,出于害怕战争而投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柏林中心的杰克逊・简斯说,这要看德国人对这两个候选人中哪一个感到最安稳。简斯说,“他们会选择令他们感到安稳的人。施罗德不仅对反战的人有吸引力,而且他还会说‘我会保护你’。施托伊贝尔试图更强硬一些,他说‘我们要做出一些改变。’”

保守派希望做出的改变包括削减税收、放松有关裁员的规定,降低失业福利以提高德国经济的竞争力。这些措施虽然受到工商界领导人的欢迎,但是却遭到德国势力强大的工会的谴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