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4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专家看北韩设新义州经济特区 - 2002-09-23


在听到北韩宣布要将北韩与中国接壤的城市新义州变成一个特别行政区,进行经济改革的试点消息之后,华盛顿智囊团梅恩菲尔德太平洋事务中心的执行主任戈登・弗雷克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一个好的行动,很早就应该采取这个行动了,整整晚了十年。早在1994年,95和96年北韩就在讨论要把新义州变成一个经济特区,但由于安全问题,种种提案都被搁置了。平壤的这个决定应当放在最近六个月的大背景下来看。七月份,北韩进行了物价改革,后来又争取和日本实现关系正常化,获得一些经济援助。在与韩国的关系中,又采取主动行为,开放了三八线非军事区等。”

*北韩领导人的大胆举动*

另外一位著名的北韩问题专家,美国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尼克拉斯・埃伯施塔特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设立新义州经济特区很有意思,耐人寻味。不过北韩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这只是北韩解决经济灾难的过程中刚刚迈出的一步。北韩政府究竟能够沿着这个方向走多远,能够取得哪种程度的成功还要仔细观察。”

正在美国讲学的日本经济产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宗像真子对北韩这个决定的目的感到疑惑,但对这个决定本身给予肯定。宗像真子说:“这个决定对于北韩领导人来说是一个非常大胆的举动。但这只是一个开始,有关各方需要对北韩的这种努力进行鼓励。不过现在我们了解的情况还很少,对北韩当局真正的意图还不能做出肯定的估计。”

华盛顿的经济战略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希尔顿.鲁特博士则认为,北韩当局的决定可能主要是政治动机而非经济原因。鲁特说:“这些措施很好,但这些措施恐怕主要是出于政治动机,而不是为了探索可行的经济计划。北韩是试图联合一些盟友,打破它的孤立状态。布什政府给北韩施加了很大的压力,要求平壤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北韩现在需要钱,需要资源。但这是否就意味着北韩将能够达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的要求,现在还很难说。”

*模仿中国*

不过专家们对北韩这次选择新义州作为开放试点感到比较乐观。曾经在1999年访问过新义州的梅恩菲尔德太平洋事务中心的执行主任戈登・弗雷克在回忆对新义州的印象时是这样描述这个城市的。 他说,这是一个非常小的边境城市,非常安静,给人的感觉就跟俄罗斯的西伯利亚的一个小城那样,灰灰的色调,相当贫穷,那里的人显得都很疲劳,和邓小平宣布深圳作为经济特区之前的深圳类似。但是弗雷克指出,选择这个城市和北韩过去在80年代搞的那个罗津经济特区相比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弗雷克说:“首先是地理位置。在这一点上,新义州是选对了。北韩改革是在有些方面模仿中国,但北韩对中国模式有疑问,所以在设立第一个特区的时候就把它设在人口稀少的一个偏僻之地。新义州位于通往中国的交通干线上,那里北韩人较多,又有水路交通,还处在连接韩国的铁路线上。这一点非常重要。” 但是弗雷克也指出,除此之外,就很难说了。北韩的司法系统、商业规则等太落后了,这些要看北韩当局究竟有多大诚意来解决这些问题了。

*等看改革成果*

北韩最近在经济改革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从调整工资,放开粮食价格,重新确定朝元跟美元的汇率,一直到现在设立特区,确实给人以逐步走向开放和改革的道路的印象。但是专家们似乎对北韩当局是否会彻底放弃专制体制和计划经济仍然有相当大的怀疑。

美国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埃伯施塔特在接受采访时说:“北韩政府决定设立这个特区的确是北韩政策发生了一个有意思的变化。直到不久之前,北韩政府 一直在激烈地反对所谓西方的文化和意识形态的渗透。他们说资本主义的思想和文化腐蚀和毒害了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导致了这些国家共产党政权的垮台。北韩决不能沾染上这种疾病。”埃伯施塔特认为,现在开设行政特区显示平壤的思维和政策都发生了重要的变化。新义州不象罗津,处于交通要道,受到各种思想的影响,和外界有广泛的接触,不知道北韩政府是否考虑过它是否能够经受住这种意识形态的渗透的问题。埃伯施塔特说,当然,金正日究竟是什么打算,报纸媒体和外国专家也无法准确了解。但是无论如何,北韩这个封闭的共产党国家终于对外打开了一点大门,这还是应该肯定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