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3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台湾停止“定额补助”大陆海外民运 - 2002-09-23


从八十年代初期以来,台湾国民党政府一直以不公开援助方式,支持在海外的中国大陆民运人士和组织。但最近几年来,这种不公开的援助越来越少,直到今年三月完全停止。

立场倾向台湾独立的《自由时报》星期一报导说,台湾从今年三月起,就停止用美元来支持在美国的大陆民运组织。这是《自由时报》的独家报导,也是台湾报纸和媒体第一次公开报导台湾不再以定期金钱方式支持大陆的海外民运。

就在不久前,陈水扁总统还在讲话中公开承诺,要大力支持中国大陆的民主化进程。《自由时报》报导说,台湾国民党政府从1983年起,就资助大陆海外民运,到今天已经二十年,一共给了以美国为基地的大陆海外民运组织(主要是《北京之春》)两亿台币(相当八百万美金)。民进党执政以来,在2001年决定不再资助大陆海外民运。

*《北京之春》面临关门危机*

《自由时报》报导说,美国的大陆海外民运人士《北京之春》经理薛伟等来台湾,面见台湾民进党人士林浊水、张俊宏以及前主席林义雄,还有总统身边幕僚马永成,希望民进党能继续支持大陆海外民运。另外,在台湾的前立法委员钱达以及北京天安门学生领袖吾尔开希等,也都帮助活动,希望能有所转机,否则设在纽约的目前仍在挣扎生存的《北京之春》,将面临关门大吉的危机。据《自由时报》报导,以前也曾经得到过台湾资助的设在旧金山的《中国之春》,已经在今年初停刊。

钱达先生以前在美国洛杉矶当工程师,很早就加入大陆海外民运活动,并因为参加民运所用时间太多而多次丢掉工作。在天安门事件之后,更是积极活动,并担任了设在美国西海岸的[中国民主联合阵线]的监察委员,争取促进大陆的民主。90年代后期,回到台湾担任侨选立法委员。但他一直没有忘记在台湾呼喊动员促进大陆民主。他对台湾提供经费支持大陆海外民运的情况,十分了解。

*钱来自政府*

钱达说:从大陆留美学生王柄章等人在82年起成立[中国民主团结联盟]之后,台湾国民党就开始支持海外民。后来,因为民运内部的纷争,国民党就只给中国民联的机关刊物《中国之春》提供经费。钱是通过台湾政府中的情治单位拨出的,并不在行政院的行政开支预算之内。

他说:“钱是从情治单位来的,不是党的,而是政府的。起先给[中国民联],后来纷争很多,就单支持杂志,不支持组织。据我知道,是这样,开始是60万,大致是这样的。确切的数字,我也不很清楚。到后来,李登辉上台,钱就减到了三十万。钱没有编入正式预算,是国安局方向的钱。”

*曾以提供情报为条件*

钱达说,一开始,蒋经国指示只拨经费,并没有任何附加条件。到了李登辉时代,开始附加条件,那就是:为台湾搜集大陆方面的情报。但是钱达说:这种要求遭到了民运人士的“严词拒绝”。“海外民运组织不同意。国安局附带要求:每年要搜集情报250件。”面对这种情况,台湾国安局人员决定网开一面,由自己内部来帮助消化处理这个件数要求。钱达说,在这种情况下,台湾又继续提供经费,直到今年年初。

经费停掉后,钱达在台湾四处找人,希望能有所转机。据钱达说,他也到了总统府,找了立法委员,还有情治单位游说,希望能起死回生。钱达说:“薛伟来,见了很多人,做了很多努力,但这边都没有下文。薛离开后,我也找了很多方向,谈这个问题,但现在,他们避不见面,也不谈这个问题。”

钱达和现台北市长候选人李应元是同届立法委员。李应元当行政院秘书长的时候,钱达曾找李应元帮忙,但后来也没有下文。钱达说:“后来,我一再找他,他显然是要选台北市长,没有心思弄这个事情。”

*民进党只是注意台湾民主*

不过,陆委会副主委陈明通说,台湾并没有‘停止’资助海外民运。《自由时报》援引陈明通的话说,只是因为政府的资源有限,以前是“定额补助”,今后,将改成“个案补助”。陈明通说,海外民运要办研讨会或筹备活动,台湾方面还是会给予补助的。

前陆委会主任委员苏起则表示,民进党谈民主,其实只是注意台湾民主,对大陆的民主,完全没有兴趣。《自由时报》援引苏起的话说:民进党政府处理大陆问题态度和过去的考虑完全不同,过去国民党是将大陆政府视为对手,民众则当成交往对像;而民进党的心态则是将整个大陆都视为敌人,大陆政府对台湾的压迫,我们当然应该起而反抗,但把整个大陆当成敌人,实在不是聪明的自处之道。”

《自由时报》还援引一位没有透露身份的官员和铭传大学新闻系助理教授许志的话说,减少对民运组织的补助,也可看成是台湾政府对大陆政府的一项善意。前立法委员钱达对这种观点不敢苟同。他说:民运人士,并不是捣乱分子。“民运人士当中,有很多素质不好或品质不好,但绝大多数支持中国民运的朋友,是在支持中国的民主化运动,我们不是捣乱分子,我也没捣乱。我们认为,中国现代化当中,民主还是很必要的阶段和步骤。”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