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03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专家分析9-11后中美关系(3) - 2002-09-24


位于华盛顿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尼克松中心日前举行研讨会。出席研讨会的资深中国问题专家对后9-11世界中的美中关系,特别是对两国关系具有重大影响的问题,进行了探讨。

*不扩散问题*

尼克松中心中国研究项目的副主任温尚年在研讨会上说,除了中国在反恐战争上给予美国的合作以及台湾问题之外,美国对不扩散问题的关注是影响中美关系的另一大议题。他说,9-11事件突出体现了美国在组织良好的国际恐怖团体面前的脆弱,这使得美国对可能受到更大的恐怖袭击产生确实的担忧,这也使不扩散问题成为布什政府政策的重点,而且正在加大力度来对付这个问题。温尚年说,这给美中关系带来了新的压力。

Ewing:"It's a welcoming development..."

温尚年说:�在阿米蒂奇副国务卿上个月访问北京期间,他们宣布达成了一个新的导弹控制条约。这是一个值得欢迎的发展。但是,布什政府如何推行对伊朗、伊拉克和北韩的政策,在今后可能成为美中关系中一个重要的因素。�

*中国内政恶化*

另一个影响中美关系的问题就是中国的内政。

Ewing:"Domestic stability in China..."

温尚年说:�中国国内的稳定是在今后几年里推动中美关系向前发展的议题之一。中国现在正面临一系列国内的问题,从失业、艾滋病的蔓延到日益增多的工人示威活动。在中国进行结构改革来实施对世界贸易组织的承诺时,这些问题将会继续恶化。北京如何处理这些问题是对推动中美关系向前发展的一个决定性因素。�

*中国领导困境*

美国密西根大学教授、在克林顿政府的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亚洲政策的李侃如也提到了中国领导人目前所面临的一系列问题。例如,在城市里建立社会保障网、地方政府的财政破产问题、环境问题,特别是水的问题,以及金融秩序的混乱等问题。他说,这些问题都需要耗费巨大的财政资源,而且必须立即加以处理。这些国内问题使大家有一个共识,这就是中国需要一个象一束激光那么集中的服务于国内经济建设的外交政策。李侃如说,这种情况决定中国确立一个与美国发展合作关系的政策基调。

Lieberthal:"I think the most important..."

李侃如说:�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所有中国领导人都认识到,他们面临着巨大而严峻的国内问题的挑战。他们都意识到,这些问题都是他们的日程上需要优先解决的。他们都感到,在目前他们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国际局势出现紧张,来分散他们注意力,阻碍他们动员所有资源来对付国内问题。�

*帮助中国认识美国*

李侃如教授说,对中国来说,影响中美关系发展的另一大因素就是美国在国际上的所作所为。他认为,中国人总是对美国的举动做出高度的反应,尤其是在战略上是如此。李侃如说,美国的对华政策假定中国是一个崛起的强国。中国的崛起是可能的,但并不是绝对的。中国的内部问题可能会使中国陷入深渊之中。

Lieberthal:"I think the US has a very strong interest..."

李侃如说:�我认为,帮助中国处理这些挑战,使中国不把美国看成是在本质上对中国怀有敌意的国家,非常符合美国的利益。�李侃如认为,虽然美国不可能对中国处理自己的内部问题提供太多的帮助,但是美国可以对中国的金融系统、环境和司法体系等提供帮助。

*第四、五代领导*

中国目前所面临的一个挑战就是如何保障权力的顺利过渡。

Lampton:"I think we've paid a lot of attention..."

兰普顿说:�我们对江泽民到胡锦涛,第三代到第四代之间的过渡给予了很多关注。这个权力交接是很重要的。但是好多次,有人对我说,真正重要的过渡是第四代到第五代领导人,这就是在国外受教育的这一代人,这些在低一级别、即将接管权利的一代人。�

兰普顿还表示,第三代领导人向第四代领导人的过渡,并不仅仅限于7个中央政治局常委或是21个政治局委员,而是包括所有那些省长、副省长、部长和副部长以及市长和县长的过渡。这个过渡的99%已经完成了。兰普顿说,这就是冰山下面没有露出水面的那一部份,不管上面是什么情况,这一部份将使整个系统稳定下来。

*对华政策连贯性*

鉴于这种情况,尼克松中心的兰普顿和温尚年建议布什政府制定一个连贯的策略,积极地与中国新一代领导人保持接触,包括恢复两军之间的交往,同时取消对中国实施的一些过时的制裁。兰普顿和温尚年还建议加强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在制定中国政策上的作用,使得布什总统的中国政策更为有序、更有连贯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