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0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爱达荷州的“和平公园 - 2002-10-03


爱达荷州的北部曾经是种族主义者、罪犯和宗教极端分子的天堂,但是现在这个地方正在转变为由当地一所学院管理的“和平公园”。记者卢普里报导了一个引起全世界关注的诉讼案,那些要改变爱达荷州种族主义形像的人权组织在这个诉讼案中大获全胜。

二十多年来,“亚利安民族”这个新纳粹组织一直在鼓吹白人至上主义和暴力,而且在爱达荷州海登湖附近的一个大宅院里训练它的成员。那里山峦起伏,林木茂密,不欢迎任何人来访,邻居也很害怕走近这个地区。

1998年7月发生了一个事件。三个保卫这所宅院的人向两名无辜的驾车人开枪。当时基南和她的儿子贾森在“亚利安民族”宅院前面的公共道路上临时停车,寻找他们丢失的钱包。这三个由“亚利安民族”创办人巴特勒雇用的卫士向基南的车开枪,而且开着一辆卡车追逐了四公里,最后迫使基南和贾森把车开进沟里。他们用枪托殴打基南母子,威胁要把他们杀死。

*政府出面起诉种族分子*

代表基南和贾森提起诉讼的公诉人吉塞尔说:“这个案子从一开始就很有意思。首先,我们要使基南太太和贾森建立信心。我们非常小心地向他们一次又一次地解释,要经过哪些过程,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这个案子叫做“亚利安民族对基南”。

吉塞尔说:“在北爱达荷州出现纳粹分子开枪打人的事,这件事本身不会太令人吃惊。令人吃惊的是,这是第一次开枪者是纳粹分子雇用的卫兵,而且当时他们都喝醉了。是土地的主人巴特勒让这些人进入他的私产充当卫士,所以他要对这些人的行为负责。”

吉塞尔是库坦那依县公共关系特别工作组的成员,这个工作组是一个促进人权的 组织。吉塞尔为基南母子提供义务服务,在持续了两年的审判中分文不取。2000年9月,陪审团一致同意对基南母子的攻击有罪,两名卫士分别被判处两年和三年的监禁,而另一个人至今在逃。基南从“亚利安民族”创办人和土地所有人巴特勒那里获得了六百三十万美元的赔偿。这项裁决迫使他宣布破产,不得不把这个八公顷的庄园转让给了基南,从而使“亚利安民族”和那座“仇恨营垒”寿终正寝。

*建立和平公园*

斯图尔德是政治学教授,也是爱达荷州人权教育基金会的创办人。他曾经为基南的诉讼案做了很多工作。他说:“我们大家商量了一下,决定这个大宅院应该结束了。”这个重要案件引起了爱达荷州当地慈善家卡尔的关注。卡尔为人权特别工作组工作,他想出了一个主意,就是用什么方法把这个产业利用起来促进和平。他们都同意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把这个宅院拆掉,因为其中有一个大厅屋顶上画了一个巨大的纳粹标记,还有一所教堂,里面供着希特勒,此外,还有警戒塔楼和兵营。有的树干上也深深地刻上了纳粹标记。斯图尔德说,这些树后来都在当地消防队进行几次灭火训练中全部烧完了。

斯图尔德说:“消防队长告诉我说,他们在那两个月中进行的训练比过去的十年都多。等到我们完成之后,这个地方除了树木和土地什么都没留下。我还得告诉你,那块地方可以说是爱达荷州北部风景最优美的地区之一,周围都是农场,简直太美了。”人权组织要使这块土地恢复以往的宁静。斯图尔德说:“这正是我们应该还给这里的邻居的。这里非常安静,鹿群也回来了,鸟儿又鸣叫起来,这里不会再烧十字架,也不会再有出于仇恨向人们非法开枪的事了。所以我强烈地感觉到,就象卡尔先生提议的那样,我们应该给它起个名字,于是我们就叫它‘和平公园’ 。”

斯图尔德还希望,建立这个“和平公园”可能会帮助改变爱达荷州北部的传统形像。民事律师吉塞尔认为,这个地方那种吸引极端分子、容忍极端行为的恶劣名声是没有根据的:“爱达荷州有个传统,是个很好的传统,其中包含着许多良好的品行。这个地方居住的都是个人,有一个尊重个人主义的习惯。爱达荷州养成了这样一种道德习惯,如果你的邻居没有求你帮助,你不要管别人的事。在帮助过你的邻居之后,也不要再管别人的事了。”

*改变爱达荷州形像*

吉塞尔还说,由于有这么多的人喜欢住在爱达荷州,这里有广阔的空间,如此尊重人的隐私,也许其他人会以为这儿的人性格古怪,不近人情。但他说:“人们错误地理解了我们的好名声和品性,以为这个州里到处是神经有毛病的怪人。其实这是爱达荷州的生活方式,它给予每个人极大的隐私权,正是这种价值观给人一种印象,好像这儿有许多人不正常。我不知道你怎么来评价一个社会,怎么把爱达荷当作整个社会的一部份来评价爱达荷人的社会。爱达荷人大概和其他的美国人没有太大的不同。”

这个月北爱达荷学院的秋季学期就要开始了,学习植物学、生物学和地理的学生将第一次来到海登湖附近这所新建立的“和平公园”上课。除此之外,还有计划要在附近的城镇克尔・达林建立一个新的人权中心和博物馆。人权活动家斯图尔德说,如果进展顺利,爱达荷终有一天会变成倡导人权的典范,而不再是以前“亚利安民族”的大本营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