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罗米欧・达莱尔:笃行人道主义违抗上命的军人 - 2002-10-03


罗米欧・达莱尔是加拿大一位退休将军。其实,他的年纪并不大,今年不过才五十五岁;他四年前从加拿大军队退休时,才五十一岁。

达莱尔将军本来是很有希望在几年之内晋升为加拿大军队最高长官的,但是发生在1994年的一段终身难忘的经历一直使他处于痛苦的煎熬之中,致使他的情感一度处于崩溃状态,不得不提早因健康原因退休。

那段使达莱尔将军永远不能忘记的经历便是1994年他在担任联合国维和部队指挥官时,在中非小国卢旺达亲眼目睹的种族大屠杀。

在1994年四月到七月间一百多天的时间里,卢旺达的多数民族胡图族人残酷屠杀了八十万占少数的图西族人。

卢旺达只有人口八百多万,八十万是卢旺达全国人口的百分之十。而卢旺达图西族的人口只有一百多万,被屠杀的竟然占了近四分之三。

* 违抗联合国 义助图西人 *

当时,作为联合国维和部队指挥官,身在卢旺达的达莱尔将军预见到了即将发生在胡图族和图西族之间的种族冲突,预见到了胡图族预谋要对图西族进行的种族屠杀。他向联合国维和部队的上司请求增派军队和武器弹药,以阻止这一人间悲剧的发生。

可是,达莱尔将军不仅未能得到他所要求的人员和弹药,他所指挥的维和部队的大部份竟然在冲突发生之后被命令撤出了卢旺达。

当时,达莱尔将军也被命令离开卢旺达;但是,良知使他意识到,他的离开只能使更多的图西族人死于胡图族人的枪口和大刀之下。于是他违抗命令,率领一小队人留在卢旺达,帮助两万多图西族人逃出虎口。

虽然,达莱尔将军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但是1994年以后八年里,那堆积如山的尸体,那令人窒息的气味,那惨不忍睹的景像,那堆满了尸骨的万人坑,都一直深深地刺痛他的心灵。他认为,1994年发生在卢旺达的种族大屠杀本来是能够通过国际社会的力量制止的;因此,他自责未能阻止这一人间悲剧的发生。多年来,达莱尔将军不止一次悲哀地说:“那时,地球上没有一个国家来阻止那里的种族屠杀,所有的国家都在袖手旁观,而我只能无能为力地眼睁睁地看着八十万人惨遭屠杀。” 面对冷酷的世界,达莱尔将军不仅感慨地说:“是啊,谁会在乎卢旺达?!”

卢旺达地处中非,面积只有两万六千多平方公里,人口不过八百余万。十六世纪,图西族人曾在那里建立王国。十九世纪末,卢旺达成为德属东非保护地,1922年被委托给比利时统治。六十年代,卢旺达独立,但是部族冲突却并未因独立而消失。卢旺达有三个主要民族:胡图族占百分之八十以上;图西族占百分之十几;另外还有特瓦族,只占人口的百分之一。九十年代,胡图族的政府军和图西族的反政府军爆发内战。双方曾一度签署和平协定。这也就有了达莱尔将军指挥的联合国维和部队的到来。

达莱尔将军抵达卢旺达后,内战再度爆发,虽然后来图西族取得军事胜利,夺取政权,但是在那之前一百多天的时间里,他们却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那就是八十万人--其中多数是图西族人的被屠杀。

悲剧发生后,联合国以及维和部队都受到了国际社会的严厉批评,当时负责联合国维和部队,后来成为联合国秘书长的安南曾内疚地表示为发生在卢旺达的种族屠杀感到极为难过,因为屠杀本来是可以被阻止的。

* 人间有公道 终于受褒扬 *

然而,在联合国及其维和部队遭到批评的同时,达莱尔将军却受到了国际社会的赞扬。人们认为:达莱尔将军虽然未能阻止大屠杀的发生,但是他毕竟尽了他最大的努力,也挽救了两万多人的生命。今年一月,英国一个以提高人们对种族屠杀的警觉为目的的组织,授予达莱尔将军“埃吉斯奖”,表彰他在卢旺达拯救生命的努力。然而对达莱尔将军来说,获奖并不能让他摆脱多年来困扰他的罪恶感。他说:“我的罪恶感就来自于我不能说服国际社会以及我的上司在卢旺达发生种族屠杀时伸出援手这个事实。”

1994年离开卢旺达回到加拿大后,达莱尔将军开始感到情绪非常沮丧,他开始酗酒,还经常有轻生的念头。不过近一两年达莱尔将军的情绪开始好转,特别是“埃吉斯奖”的颁发,让达莱尔将军意识到,他的良知和努力得到了人们的承认,国际社会并不认为他应该对卢旺达八十万人的被屠杀负责,相反的,人们感谢他在那里的努力,把他看成是英雄。“埃吉斯奖”的设立人之一斯蒂文・史密斯说:“让我们回头看看纳粹时代吧,那时有多少人只是简单地执行命令,可是达莱尔将军没有服从命令,他服从的是他的良知,他为我们所有人都树立了一个榜样。”

* 难忘卢旺达 今秋将出书 *

最近,达莱尔将军应邀来到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大屠杀纪念馆,这个最早为二战期间被屠杀的犹太人设立的纪念馆,目前正在组织一个关于卢旺达种族大屠杀的项目。

从1994年到现在,虽然八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但是达莱尔将军对发生在卢旺达的一切仍记忆犹新。他说:“惨死的声音是那么震撼!尸体的味道是那么浓烈!遍地尸体的景像是那么令人震惊!我怎么能只是说,我的确尽了自己的努力,然后就把那里的一切忘记呢?”

的确,卢旺达的种族屠杀已经给达莱尔将军的心灵造成了永久的创伤。他为此不仅忍受了难以释怀的罪恶感,也为此放弃了本来还可以继续晋升的军旅之路。

为了那难以忘记的过去,达莱尔将军写了一本关于卢旺达的书,将在今年秋天出版。在书中,他向整个人类社会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在悲剧面前,是首先考虑国家利益,还是考虑同类的生命。达莱尔将军在对当年与卢旺达有关各方都提出尖锐批评之后,也对同类相残的悲剧表示了莫大的悲哀和困惑。他描述了当年发生在卢旺达的一幅真实图景:一群胡图族人把一个背着孩子的图西族年轻妇人围在中间,他们叫着嚷着,怂恿一个也是背着孩子的胡图族妇人把她杀掉,结果,一个背着孩子的妇人在人们的欢笑声中,杀了另一个背着孩子的妇人!也杀了她背上的孩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