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2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入世的机遇和挑战 - 2002-10-03


经过长达十五年的叩关和马拉松谈判, 中国终于跨进了WTO的大门,成为全球贸易组织的重要成员。居住在华盛顿地区的中国问题评论家, 华府中国论坛社社长陈有为为此撰写了一篇评论,题目是 “中国入世的机遇和挑战”。

这篇评论只代表陈有为的个人观点,不代表美国之音。

尽管中国以发展中国家身份加盟,但作为一个拥有十二亿人口,一万亿美元年产值,两千亿美元外汇储备的世界第九贸易大国,中国入世对其自身发展与世界经济会产生多大影响,是非常引人关注的。

入世对中国来说是得失利弊兼而有之。市场全面开放将使外资和进口货物如潮水般涌来,但消费者能以更少代价享受到从食品到汽车的丰富商品,同时中国也将利用 WTO 机制以更多劳动密集型产品打进世界市场。面对跨国公司的优势,国企缺乏竞争力而关停并转,农村劳力大量过剩,更多人将被抛进失业队伍。但入世又会创造无限商机,开辟新的财源和就业机会。随着入世汹涌而来的这股大潮, 将把中国推进一个经济与社会生活大变动的时代,促使一切的个人、群体、企业以至权力机关,通过以变应变来维护自身的利益和存在。苏格拉底说,存在具有两种类型,一种是可见的,一种是不可见的。中国入世之后出现的经济社会变化,将不可避免地反映到政治上来,导致内外、政企和官民三大关系发生变化。这种变化不如经济变化那么明显,却比前者更为深刻。

WTO 是世界各国相互开放市场的政府间契约,中国与WTO签订的协议绝大部份是涉及政府行为的。WTO所遵循的根本原则是资本主义的自由竞争、自由贸易和和等价交换,而中国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一切资源、生产、销售、供求、价格与分配,基本上仍然控制在国家手里,存在着 司法不健全,制度不完备,政策不透明,政府垄断,内外有别,条条框框分割,以及政策性亏损等等问题与弊端。

为了和国际接轨,中国必须入乡随俗,全面修订和规范自己的法律、规章、制度、政策和行动,使整个经济运行转移到以西方体制为主的 WTO 轨道上来。在转轨过程中,人们的理念和生活方式也会相应地发生变化。长此下去,中国即使不是走向全盘西化,至少也会离社会主义越来越远。但考虑到过去经验教训,对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作出切实评价,应该认为,这种转变对中国是必要的和有利的。

参加WTO,将使中国的私营企业大大发展。为了在经济全球化加速过程中与跨国公司竞争,中国需要大力发展现代化的大企业,培植无数与党政官僚不同的企业家。过去政府是企业老板,企业要听命于政府。将来企业成为中国发展的脊梁骨,企业主会成为各级政府财政上的依靠对象, 中国将不可避免地出现一个中产阶级和新资产阶级, 并且会在政治上要求反映自己的利益。从经济上分权到政治上分权,将使中国最终往多党政治的方向演变。

参加 WTO 以后,无论出于国内或外资的需求,中国的劳动力市场将有很大发展。至少在城市地区,人们在劳力市场上将享有自由选择、自由转移和自由竞争的权利。谁能掌握现代知识技术, 谁就能成为生活的骄子,升腾到幸运的高峰;谁 难以改变现状,无法知识更新,谁就会面临被时势潮流淘汰的危险。古诗曰,“日出而作,日没而 息,帝力于吾何有哉!”只要能够自立自足,连 皇老子都管不着。一旦饭碗操在个人自己手里, 过去那种听命于政府的依附关系,就会被个人享有更大自主性所代替。

以上所说的内外关系、政企关系和官民关系三大变化,最终必然会改变中国的政治生态,影响到现有体制和政权的存在基础。过去二十年来,中国由于推行改革开放,嫁接资本主义,经济得到迅速发展。参加 WTO,无疑会给中国带来新的发展机会。现在世界经济处于疲软状态,唯独中国一枝独秀,保持腾飞势头。如果中国能够长期稳定,跨越入世之后的重重难关,利用本身优势把经济发展再推上几个台阶,中国将会继十九世纪的大英帝国, 二十世纪的美国,和八十年代的日本,成为二十一世纪的“世界 工场”。

但古往今来,经济上的巨大变化必然会孕育出政治上的深层变化,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历史过程, 中国也决不会例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