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戴晴看《天安门文件》-1 - 2002-10-03


美国媒体报道,据说是中国官员透露的大量有关天安门镇压内幕的政府文件,在中国引起人们很大的兴趣。人们对于这些文件的真实性和透露的目的有不同的看法。下面是北京的自由撰稿人戴晴的一篇评论。

*戴晴评论*

这两天在北京,大家怀着如11年前大搜捕那样紧张的心情关注这本《天安门文件》──当然夹杂在紧张里的,更多的已经不是恐惧,而是兴奋和好奇。

总的说来,共产党在人们心中的地位,已经与……别说1949年,就是1989年,全然不同。毛泽东早已被逐下神坛,个人遭际实堪人怜的刘少奇、彭德怀等,大家也已十分明白他们首先是忠诚党员,共产党杀人放火、打家劫舍的事,没有一件他们可以完全撇清。至于眼下这些经“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挑选而身居高位者──他们满嘴祖国人民,老婆儿子阔得都快胀破──大家已经很难对他们怀有丝毫尊敬。无奈监督、揭发和惩办的权都在人家自己手里,受盘剥与欺压的驯良百姓只有懵头懵脑挨宰的份儿,顶了不起的,也就是旁观诸如《焦点访谈》《南方周末》在当局的监控下爆出一点无伤筋骨琐事。所以,所有抖他们脏事臭事、让他们出乖露丑的揭发,无不令百姓拍手称快──特别是事关千万人身家性命而又曾经捂得严严实实的重大隐情。

《天安门文件》初初看去也是这样,特别是11年前那血淋淋的场面再度出现在世界各大传媒,确实让当局恼火:尤其在打算以入世、申办奥运等彻底改变自己形像的今天。

恼火归恼火,若以揭密者自己的告白考量,比方他说因为“相信只有共产党有能力在中国进行政治改革”,于是不打算像异议人士那样在体制外进行运作,而是如 “最终帮助摧毁了苏维埃制度”的共产党员叶利钦那样,借助这批绝密文件引起世界轰动,而他本人作为“高级官员”的身份倘若没有暴露,则再回中国从内部推进对中国前途至关重要的政治改革。

玩儿什么呢?

不错,这批揭密文件(我们权且相信那几位美国“中国通”,认为它的真实性不容怀疑)使得我们对当年高层斗争内幕,从推断上升到了确证;也使得研究中国政治运作的外国人和本国书斋学人获得“一手资料”。还有什么呢?

揭密者说他的本意是促进中国的政治改革。我们且不说眼下在中国土地上天天发生的深刻而巨大的变化,只把当政者在政策层面的大动作算做是政治改革,比如最让人开心的开放党禁报禁等等。但当局在这些地方处死也不肯向前推进的道理,难道他不明白?

改革是利益的重新分配。当权力可以不受监督与制约、顺顺当当地转变成自身利益的时候,哪个特权集团肯轻易放弃?而要他们向地方放权、向弱势群体放权、向普通百姓放权,开明廉洁的官员固然重要,但根本的一点是民间社会的独立与强大──独立到公开宣言不再与党同舟共济、不再做它的好帮手;强大到能左右党的决策、逼它只能以多元的利益、而非它们一己之小集团的利益为本。

请问,将绝密文件偷越出境,在全世界以多种文字发表,除了让决策当局难堪一阵、紧张一阵,并再度拨款增员以加大保密力度而外,能推进它决策的公开性与透明度么?能促进它让利分权么?

至于这批曝光秘件怎么让台上的强硬派没脸、怎么影响未来的中共高层的人事安排等,就更离谱了。别说“小平同志亲自选定”本来就是江总书记的政治资本,李鹏也不会为他当时在政治局会议上说过的话脸红,还不必说按照中国高官如今依然奉行的毛泽东斗争哲学──“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眼下境外的大轰动只能给这两位加分,而丁子霖名单上的受难者什么都得不到。

至于他自称的代表了体制内改革派云云,也就骗骗老外。如果中国的政治改革落到了依仗这种手段的地步,那真是一点戏都没有了。

-------------------------------------------------------------------------

以上是北京的自由撰稿人戴晴的一篇评论。这篇评论代表戴晴本人的看法,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立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