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5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党政治校学术自由有如笼中鸟 - 2002-10-03


中国在1949年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高等学校大多由政治干部担任。到了八十年代以后,越来越多的学者专家开始担任大学校长。其中著名的有北京大学校长数学家丁石孙,复旦大学校长物理学家谢希德等人。但是,这个趋势近年来发生了变化。北京学者王力雄认为,党政官员治校使得中国知识分子感到不安。

近年几所著名大学的校长陆续由党政官员担任,引起了中国知识界和教育界的不安。1998年12月上海市委统战部部长王生洪被任命为复旦大学校长;2000年10月教育部发展规划司的司长纪宝成被任命为中国人民大学的校长;2001年4月教育部高等教育司的司长钟秉林又被任命为北京师范大学的校长。除了这几所中国顶尖大学,其他不那么有名的大学和地方院校,有多少校长开始由党政官员担任,目前尚不为人掌握。但是不难由此看出一个趋势,80年代实行的学术大师治校方针,经过90年代的逐步蜕化,目前正在向党政官员治校的趋势发展。

同时还有另一个类似的现象,国务院总理朱熔基亲自兼任清华大学管理学院院长的先例,得到各地政府官员的效仿,纷纷在各自管辖范围内兼任各种学院的院长。

中国最卓越的教育家,早期北大的校长蔡元培强调:“教育事业应该完全交给教育家,保有独立的资格,毫不受各政党或各党派教会的影响。”蔡先生之所以强调这一点,在于他看到党政人士介入教育,必然使教育受意识形态影响,从而导致教育无法一贯,学术无法发展,学者难以成为独立知识分子。因此,以党政官员取代教育家,实乃贻误教育,毒害学术之大弊。

中国近半个世纪的党办教育体制,从来没有给过大学以真正自由独立的地位。但是今天党政官员当大学校长,意识形态已不是全部原因,更多的追求还在官位和名声。对那些在党政系统难以继续升迁的官员,或者是希望披上学术光晕的当权者,名气大、地位高、社会形像好的大学一类机构,成了进行权力分肥的另一块自留地。然而这种世俗化并不会比当年的意识形态化更好。意识形态毕竟还算得上一个体系,还有其自身的结构与原则,而追求官职和名利,只需要效忠能够对其进行赏赐的权势集团,甚至只需要效忠个别的当权者。

1991年起担任上海市委宣传部部长的金炳华,10年未得升迁,今年调任中国作家协会,升为副部级。在他的领导下,今年4月中国作协召开“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所发通知皆有这样一段特殊强调的话:“对于出席这次会议的代表,各地一定要严格把关,凡法轮功痴迷者,一律不得参加会议。”这话是写给谁看的,不言自明。如果因为信仰一种宗教或进行某种健身就不能成为作家,那么人类迄今将没有作家。然而党政人士不会这样看问题,他们眼里只有权力的脸色。如果能把由他们管束的大学或作家组织当作博取权力一笑的礼物,他们是绝对不会吝惜烽火而戏弄天下的。

以上是北京学者王力雄的一篇评论,代表他本人的观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