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2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鲍彤评远华案-3 - 2002-10-03


远华走私案的主犯最近被中国司法当局判处死刑,使得这个中国当代最大的腐败走私案件搞的调查开始告一段落。曾经担任中共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的鲍彤认为,出现远华案这样庞大的贪污集团,主要原因在于中国存在的绝对权力。这篇评论代表鲍彤本人的看法,不代表美国之音。

中国的腐败是在1989年以后膨胀起来的。那一年,几十万大学生在天安门前以五十个日日夜夜发出了要民主反腐败的呼声,他们得到老百姓支持,却遭到国家机器镇压。镇压民主无异于鼓励腐败。腐败公行是镇压民主的必然结果。六四镇压加速了腐败的恶性发展,也促进了腐败和绝对权力之间的高速度大面积的结合。从此以后,腐败变本加厉,越来越肆无忌惮。所以应该说:是镇压六四的手,拉开了向腐败演变的帷幕。

镇压民主,主观上是为了稳定绝对权力,客观上起了替腐败扫清道路的作用。民主是腐败的天敌。把民主压碎就是请腐败放心。对民主的镇压令是对腐败的当然嘉奖令。最理想的腐败机器莫过于有权镇压人民并且有权向人民保密的国家机器。看到坦克轰隆轰隆在民主身上压过,有人大喜得如醉似狂。果然,陈希同陶醉了,成克杰高升了,远华走私艇启航了,腐败分子和腐败机器纷纷摩拳擦掌,开始冲锋陷阵。

绝对权力不可能长期稳定。它有两种选择:要么和腐败结合起来对付人民;要么和人民一起向腐败宣战。它有两种前途:一种前途是痛痛快快地进化成为民主的权力,使自己的载体真的成为分权制衡的、民主选举产生的、向人民公开的机器;另一种前途是使自己舒舒服服地演变成为腐败的权力,把所有那些全权全能的载体最后统统变成腐败的机器。过去,有些人非常害怕向民主演变,以为民主意味着“改变颜色”,意味着“亡国”。他们大概是穿着真命天子或者遗老遗少的鞋子在说话。他们忘掉了,这个国家早已叫做人民共和国,早已不再叫做君主专制国了。对于共和国来说,民主是本色。民主社会有什么可怕?!向民主演变非但不是“坏事”,而且是中国人一百年来求之不得的理想。最可怕的是向腐败演变,由腐败分子来奴役人民,掠夺人民。中国这个国家,要么向民主演变,要么向腐败演变,反正迟早得变,非变不可──问题就是这么尖锐地摆在全体中国人面前。

有人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太低,民主的成本太高,言外之意是既然国家如此之穷,宁可让腐败分子敲骨吸髓搜刮光,也不能让老百姓得到民主。

我觉悟低,听不懂这种高深的理论。

我只知道,枪杆子里出来的政权未必廉洁;监狱关得了腐败分子,关不了腐败机器和腐败制度;腐败的天敌,唯有民主;不管开什么药方,反正离不了民主这味主药。制度性腐败必须靠制度改革来解决。反腐败,归根结底必须把德先生从西方请到中国来。到底要民主还是要腐败,何去何从,从老百姓到领导者,需要再思三思,作出抉择。

从大秦朝的始皇帝嬴政,到大清朝的太皇太后叶赫那拉,一顶顶皇冠已经滚滚落地。民主在中国无非是个时间问题而已。中国终究要走向民主,民主终究能制裁腐败。所以我是乐观的。

------------------------------------------------------------

以上是前中共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鲍彤的评论,这篇评论代表鲍彤本人的看法,不代表美国之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