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0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前中共中央委员鲍彤评中共成立八十周年 (6) - 2002-10-03


(编者按):七月一号是中国共产党成立80周年的日子。52年前加入中共的前中共中央委员鲍彤,回首这个世界最大的政党的历史,发表了16篇评论。今天刊播这个评论系列的第六部份。鲍彤曾经担任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因为在1989年反对政府镇压学生运动而被监禁7年。鲍彤目前在北京处于不公开的监视居住状态。这一评论系列代表鲍彤本人 的看法。

(正文):什么是中共的目的?政权是它的目的。政权不在自己手里的时候,它为夺取政权而斗争,一切为了夺取政权,提出纲领并不是为了实现纲领,而是为了夺取政权;政权到手之后,它为永远牢牢抓住政权而斗争,丢掉民主口号是因为害怕丢掉政权,发展生产力也是为了害怕丢掉政权。永远牢牢抓住政权,是它纲领背后的纲领,生命之上的生命,目的之中的目的。

由此发生了中共八十年历史的分期问题。有一种广泛流行的说法,认为1949以前是中共的民主革命时期,1949以后是中共的社会主义革命时期。我认为这种说法站不住脚。因为中国直到现在,既没有什么民主,也没有什么社会主义。

中共在中国进行了什么民主革命?的确,民主是陈独秀在组织中共以前的主张。但是,武装斗争不见得有民主内容,抗日战争不一定有民主内容,农民起义也不一定有民主内容。中共确实提出过民主纲领,但是没有认真实施过,特别在中共夺到政权以后,民主纲领就被丢到九霄云外了。“两篇文章,上篇与下篇,只有上篇做好,下篇才能做好。坚决地领导民主革命,是争取社会主义胜利的条件。”这是毛泽东自己的话。既然民主这个上篇没有做好,还有什么资格做社会主义这个下篇?毛泽东所说的“向社会主义过渡”,不就是合作化、公社化、国有化以及公共食堂、“五七指示”、上山下乡、阶级斗争为纲这几件事情吗?两者必居其一:如果这些东西不是社会主义,那么,等于瞎忙了五十年;就算这些东西真是“社会主义”,请问,过渡来,过渡去,进一步,退两步,现在还剩下什么“社会主义”可谈?

的确,现在仍存在着国有制,但读读恩格斯的《反杜林论》就清楚了,国有制和社会主义到底有什么相干?所以我认为,实事求是地看看现状,应该承认两点:第一点,中共的民主纲领没有给中国带来民主;第二点,中共的社会主义纲领没有使社会主义得到光彩。

因此,如果就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这两个纲领而言,应该说,八十年来没有什么结果。但是,如果就掌握政权这个目的而言,那确实应该肯定,中共非常成功地达到了夺取政权和保住政权的目的。1949年确实是中共八十年斗争史的分界线:1921到1949年是中共为了夺取政权而顽强斗争的前28年,1949到2001年是中共为了永远牢牢抓住政权而顽强斗争的后52年。

前28年,中共虽然也几次提出过排斥中产阶级的过激纲领,但主要依靠民主这个口号,稳住了民心,终于把政权夺到手。后52年,中共搞了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和各种各样的社会主义革命,失败了,转而改革,通过改革,重新退到“向社会主义过渡”以前的经济政策,承认市场经济,承认私有,承认雇佣劳动,承认资本主义,才把濒于崩溃的经济挽救过来。

眼下,中国这个社会主义国家正在和几条非社会主义的亚洲小龙站在同一个队伍之中。但是,为了继续实现永远牢牢抓住政权的目的,为了表示决不放弃四项基本原则,它至今不允许土地私有,不改变社会主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名义,正在坚决抵制民主政治和多元文化。

我认为,把中共八十年的历史划分为这样两个阶段,好像合乎实际,比较经得起推敲。

以上是前中共中央委员鲍彤关于中共历史的评论系列的第六部份。这篇评论代表鲍彤本人的看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