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5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前中共中央委员鲍彤评中共成立八十周年 (2) - 2002-10-03


七月一号是中国共产党成立80周年的日子。52年前加入中共的前中共中央委员鲍彤,回首这个世界最大的政党的历史,发表了16篇评论。今天刊播送这个评论系列的第二部份。鲍彤曾经担任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因为在1989年反对政府镇压学生运动而被监禁7年。鲍彤目前在北京处于不公开的监视居住状态。这一评论系列代表鲍彤本人的看法。

*********

我主张研究一点不成文的中共历史,因为这种研究是值得的,有用的。但是我怕引起误会,所以赶快补充一句:我反对拿中共历史来难为小孩子。我记得1979年夏天,小学生为了应付考试,大清早起来就得愁眉苦脸背诵“华主席抓纲治国的十大要求”,洋洋洒洒,好几百字。父母和师长爱莫能助。按照当时的规矩,这煌煌十条是最大最大的大事,和中国共产党一般大,因此当然比地球大,比天大,小孩子非熟读不可。后来三中全会一开,抓纲治国烟消云散,说句煞风景的话,想背也没有人听了。可是在当时,全中国的学生,特别是毕业生,从十岁刚出头的小学毕业生到不满二十岁的高中毕业生,谁敢不在这些垃圾堆里糟蹋时间?成千上万的天真孩子,白费了这么多宝贵的时间,如果让他们多读些唐诗宋词,或者多掌握些外语句型,或者多熟悉些数学公式,或者在操场上多跳跳多蹦蹦,该有多好啊!

后来呢?后来的学生,虽然不再背“抓纲治国”这种旧皇历,但是必须背“五讲四美三热爱”之类的新格言。尽管经常推陈出新,但正象杜甫形容的那样,“万事随转烛”,刚刚记熟的新内容,很快又被淘汰成为废品。这种“十点”、“八条”、“三大”、“五要”,在中共的历史文献和政策宣言中比比皆是,但是有生命力的不多,值得记一辈子的东西更是凤毛麟角。小孩子的脑子好比一张白纸,本来应该用来吸收最纯粹、最有意义、足以终身受用的知识精品,却被死塞硬填了一些八股,我觉得太残忍。

也许我有点极端,我甚至反对用所谓最简单的事实来难为小孩子。中共的生日大概算得上是个简单而又简单的事实了吧,谁不知道中共生于1921年7月1日?可是中共偏偏不是生于7月1日。去年7月,我在评论“三个代表”的一组文字中,有一篇题为《中共的生日是7月23日》,专门谈在我们这个地球上,1921年的7月1日还没有中国共产党存在,7月21日也没有出现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是7月23日才出世的。把生日搞错,倒不是因为别人信口开河,而是出于中共中央自己的决定。早期的中共很朴素,忙于工作和斗争,没有养成贺岁祝寿的习气。破天荒第一次过生日是1941年,中共中央决定纪念建党20周年,可是包括毛泽东在内,谁都忘记了或者不知道中共“一大”召开于1921年7月23日,只好把7月的第一天规定为中共的生日。

本来,一个政党,它的作用的好坏大小,只取决于它的活动,跟它的生日无关。本来,任何公民,更不要说孩子,没有义务去记忆任何政党的生日。美国的共和党、民主党,英国的保守党、工党,谁知道它们的生日?即使一无所知,对学生的体魄、品德、智力,照旧一无所损。“一大”的参加者毛泽东自己忘掉了党的生日,丝毫不影响他当中共中央主席,为什么非把这种不相干的东西塞到全中国小孩子的脑子里来不可?

以上是前中共中央委员鲍彤关于中共历史评论系列的第二部份。这篇评论代表鲍彤本人的看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