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24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专家谈中国时局和未来走向(3) - 2002-10-14


在中国共产党召开第16届代表大会前夕,来自中国大陆和香港以及在美国的专家学者上周末在纽约举行了研讨会,对中国的时局以及未来的政治走向进行了深入的探讨。请听系列报导的最后一部份,谈与会专家围绕中国是否会走向民主化以及如何实现民主所展开的辩论。

*康晓光:经济繁荣和民主*

西方一个政治学流派认为,一个国家的经济自由必然会导致政治民主化。那么中国高速发展的经济和逐步扩大的社会自由是否会最终导致中国的政治民主化呢?中科院国情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康晓光在比较了香港、台湾和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的经验之后得出这样的结论。

康晓光说:“从这样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经验来看,在经济繁荣、社会自由以及政治专制之间,可以有一个相当长时期的和谐共处的时间。也就是说,经济增长和社会自由并不一定必然的或者是不能很快的导致政治民主化。所以,我想,在一种非民主的现代化过程中,这条路还可以走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胡平:没有简单线性关系*

海外民运刊物《北京之春》的总编辑胡平也对经济自由会导致政治民主这种理论不以为然。

胡平说:“市场经济、中产阶级并不是实现民主的一个必要条件。另一方面,它也不是充份条件。有了市场经济,有了中产阶级就一定会有民主。当今之世,我们也看到,有了市场经济,有了中产阶级,它这个国家不民主的也比比皆是。所以,这个中间并不存在这么一个简单的线性因果关系。它还取决于其他很多因素。”

胡平说,对于中国,很多人希望在一个专制政府的领导下,完成市场化的经济改革之后,以渐进的方式逐步走向民主,而从一开始就要求民主自由可能会把中国搞乱。但是胡平说,经济改革的成功反而为中国共产党继续一党专政提供了合法性,要求民主的呼声也被看作是捣乱,在这种情况下,要求民主自由也就更为困难。

胡平对那种认为中国会向台湾那样实现民主转型的说法也提出了异议,认为共产党和国民党虽然实行的都是专制统治,但是二者有很大的区别。

胡平说:“国民党从成立那一天起,它就承认了所谓宪政民主的一些基本原则。当年,孙中山提出君政、训政和宪政,那他还是把宪政作为一个追求的目标,而且什么是宪政,他还是定义得很清楚。而在共产党那儿,它就从来没有承认过我们将来要实现民主宪政。”因此胡平认为,在中国要求民主自由,首先是要共产党做出一个实现真正民主的承诺。

*孟玄:民主是中心问题*

纽约的华人政论家孟玄认为,在中国的问题中,民主的问题恐怕是一个中心的问题。因为在现代的社会,不用民主的方式是不能解决社会问题的。但是,孟玄认为,鉴于中国的文化特性,中国应该采取不同于西方的民主形态。

孟玄说:“中国文化是一个精英文化,中国是一个相当崇拜精英的、在骨子里崇拜权威的一个文化,所以,在这样的一个文化里,它去吸纳民主,比较困难。但是它所产生出来的最后揉合出来的文化的形态,也会是一个精英式的民主文化。”

*孙哲:政治改革零界点*

上海复旦大学教授,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孙哲在研讨会上表示,中国目前面临一个必需进行政治改革的零界点,需要超越不同的政治理念、超越中国目前存在的问题以及中国本身的经验,以新的视野来看待改革,在有理想主义激情的同时,还要有现实利益的考量。

在改革的方式上,孙哲说,国内现在有一种共识,这就是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必须是稳步的、渐进式的,而不是革命的、暴风骤雨式的; 而要实现政治改革,减少转型的成本,最好的途径是由党内到党外,自上而下,由精英到大众。

孙哲说:“为什么要先党内,因为共产党现在有6千6百万党员,它的基层组织350万个,网络非常广,结构上体系很庞大,组织也很严整,在功能上,它是控制着整个中国的政治过程,要改革,不去处理共产党内部的问题是根本行不通的。”

孙哲认为,中国的改革需要从精英到普罗大众,是因为中国目前还不存在大规模的、大范围的实现民主的条件。孙哲说,党内改革是中国政治改革的中心主题,它需要三个支撑点,这就是强化人大的职权,加强舆论对执政者的监督以及采取民主化的特殊手段,进行政治特区的试验,让一部份人先民主起来。

*王丹:成立政治反对派*

但是民运人士、美国哈佛大学博士生王丹则认为,要使中国走向民主,第一步是要成立一个政治反对派。

王丹说:“当一个改革者本身成为一个既得利益者的时候,你再指望它推动政治改革,改变他自身能够得到的既得利益结构,我觉得这是很难得。这里就有一个问题,就是需要我们出现一种人,去改革原来的改革者。这种力量显然是要在体制外出现,这种体制外,最基本的形式就是一种政治反对力量。”

王丹希望新出现的政治反对派不再是原来这些旧有的、零散的海外民运力量,也不希望新的政治反对派仅仅只是为中产阶级说话,而是由知识分子、工人、普通市民、体制内人士以及私营企业代表等社会各阶层人士组成的务实的理性主义者。王丹还表示,这样的一个政治反对派应该能够拿出一个切实有效的行动方案和明晰的政策纲领,给老百姓提供不同的选择,同时对中国的未来有一个基本的设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