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逃出西藏(3) - 2002-10-17


西藏人权和民主中心的年度报告说,在每年逃出西藏前往尼泊尔和印度的人里面,18岁以下的儿童和青少年占大约三分之一。美国之音记者张楠不久前访问了印度的藏人社区。据他了解,年轻人出逃的一个主要目的是为了上学或者接受更好的教育。下面就请听张楠的系列报道“逃出西藏”的第三部份。

*西藏上学困难*

设在印度达兰萨拉和其他藏人社区的儿童村,收容了大批为了求学而千里迢迢从西藏各地来的孩子们。在那里,我见到了来自西藏玉树地区的两姐妹。她们说,她们出来主要是想读书,因为在西藏没有上学机会。记者:为什么没有上学?答:我们家乡学校非常小,设备非常差。父母早就去世了,家里只有一个姑姑,年纪也大了,需要照顾。

像她们这样的孩子还很多。记者在达兰萨拉的难民接待站采访了几个最小6岁,最大13岁的小逃亡者,交谈中他们谈起来印度的原因:“父母让我们来好好学习,将来有出息。主要是想学藏文和英文。”“那边学费贵,一个月500元到700元,而且主要是学中文,藏文一星期只有一次课。”

*民族教育受损*

北京当局发表的关于西藏现代化的白皮书说,国家为发展西藏的教育事业投入了大量资金。2001年,西藏在校生的总数达到三十八万八千多人。学龄儿童的入学率增加到85.8%,文盲率下降到32.5%。尽管中国官方的宣传把这些数字当作中共在西藏的伟大成就来歌颂,但是许多流亡者抱怨说,农牧区的孩子上学很难,即使能上学,学校的条件也非常差,教育质量没有保障。一位最近跑出来的僧人告诉美国之音:“有汉人官员来视察的时候才开课,平时很少上课,老师还拉孩子干活。”

对此,色拉寺的僧人阿让・洛桑才让也有同感。他指责北京当局对民族教育不重视,在乡下小学校里实行放羊式教育。阿让・洛桑才让说:“今天上课也好,不上课也好,成绩合格也好,不合格也好,只上他的课,不管成绩,造成小学就没有打好基础。在中学,有关物理、化学的教学和研究设施根本不齐全,而且把汉族学校里工作不好的、水平不高的老师赶到民族学校里,把民族学校里的好老师都调到汉族中学里。”

*学费太贵*

学费昂贵是他们的主要抱怨之一。色拉寺的另外一位僧人洛桑强巴说:“我10岁上学,15岁就不上了,因为家里穷,交不起学费。”阿让・洛桑才让也说,他来印度首先是因为学费问题无法解决。阿让・洛桑才让说:“我爸爸只穿我们穿旧的鞋子,妈妈就一身袍子,七、八年就一身,穿烂了还穿。为什么?就为了交我们的学费。”

其实,在出来之前,阿让・洛桑才让已经是青海民族学院的学生了。那他为什么还要跑到印度求学呢?这就牵涉到他出来的另外一个原因:教学质量问题。阿让・洛桑才让说:“在民族高校里,共产党只强调政治教育,不强调科技教育,什么物理、化学,根本不重视,只讲毛泽东思想、马列主义、邓小平什么的。我们从小学一年级读到大学毕业,还是毛泽东三个字。他们说的政治是片面的,只是为了他们的政权服务,是虚假的政治。”

*政治冲击教育*

阿让・洛桑才让说,在这种指导思想下培养出来的民族大学生,毕业后无法就业,因为在学校里学的那些历史、政治,根本没用。他愤怒的说:“我们民族大学生,只是名字上的大学生,根本得不到大学生与应有的教育。”其实,藏族学生感到薄弱的不仅是数理化,还有一些人表示他们来印度是为了学好本民族的语言文字。生在藏区、长在藏区,却要来印度学藏文,这着实令人费解。但是,不少人都告诉我,他们在来印度之前根本不认藏文。学校里根本没有藏文,除非你进寺庙出家可以学藏文。记者说:那你的藏文是在哪里学的呢?答:我来这儿现学的藏文。记者:你原来会一点吗?答:会一点点。这是白拉库比色拉寺的一位僧人,家在云南省的香格里拉,1999年来印度,学习藏文只有三年。不过,他的中文讲得很好,还是美国之音中文广播的忠实听众呢。

*为自由奋斗*

15岁的阿旺出生在中国某大城市,父亲是汉人,母亲是藏人,还是当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他来印度也是希望能学好藏文。阿旺说:“听说这里有一个TCV,藏族人的学校,教英文,也教藏文。我想,我妈妈是藏族人,我算是半个藏人,一定要学会藏文。”记者问:毕业以后,想做什么?答:我想继承我爸爸的工作。记者问:还打算回去吗?答:当然。但是不学会藏文决不回去。”

很多流亡的孩子心里都充满着对未来的憧憬。阿旺长大想当桥梁工程师;其他人,有的想学好四种语言:藏文、英文、印地语和汉语;有的想将来回西藏当导游;还有的希望中学毕业后能去美国上大学。然而,正像一些年轻流亡者告诉我的那样,不管将来做什么,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那就是,为了西藏的自由与兴旺而奋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