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莫斯科获救人质谈经过 - 2002-10-29


目前大批的莫斯科剧院获救人质陆续出院同将人团聚。根据最新消息,在莫斯科的十多家医院中现在仍然有240多名获救人质在接受治疗,这其中有6名儿童,而且几十人的病情仍然非常严重。

*一些病人重返治疗*

莫斯科第13号医院离发生劫持人质事件的那家剧院最近,所以收留的人质病人的数量最多。该医院的一位名叫阿罗诺夫的医生这样介绍了目前正在治疗获救人质的情况。阿罗诺夫医生说:�我们并不急着催促让这些人质病人出院。因为那样会带来某些不良后果。我们认为对于那些毒气中毒的病人来说,需要对他们进行一段时间的观察,甚至一些病人应该重返医院继续接受治疗。�阿罗诺夫医生透露,刚刚出院的两名人质病人因为身体感觉不好在星期二又被迫重新返回医院接受治疗。

*炸药为何没有引爆?*

上个星期六俄罗斯特种部队在发动营救人质的行动时曾经使用了一种不知名的神秘气体。目前都认为正是这种毒气使劫持800名人质的车臣反政府武装分子陷于瘫痪,使他们不能引及时爆爆炸装置,因此避免了更大的悲剧发生。但同时,这种毒气也造成大量获救人质丧生。

随着大批获救人质的陆续出院,当时在剧院大厅中所发生的事件的本来画面开始逐渐清晰,但同时也带来了越来越多的疑问。许多获救人质都有一个共同的感觉,在施放毒气到毒气发挥作用将坐在剧院大厅中的人催眠,使这些人失去知觉为止,持续了短暂的时间。许多获救人质认为,这个短暂的时间足够武装分子启动按钮,引爆炸药。

是武装分子不想引爆炸药还是由于其他的一些原因目前还不清楚。星期二傍晚,在莫斯科13号医院大门口,刚刚被允许出院的伊琳娜在接受采访时似乎也同意其他获救人质的这种感觉。目前正在大学念书的伊琳娜回忆了发动毒气攻击之后,当时在剧院大厅中的情况。

伊琳娜说:�当人们发觉毒气之后,所有的人都拥有时间。有人甚至将毛巾浸湿挡住鼻子,也有的人将正在沉睡的朋友推醒,也有的人在忙着其他什么。总之准确的可以说5分钟的时间肯定是有了。在这段时间完全可以将人叫醒,或者是采取一些措施保护自己。对武装分子来说,他们已经知道在大厅中发生什么,他们完全有时间按动按钮,引爆炸药。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没有这样做。我们真是侥幸活了下来,我对此现在也感到很奇怪。�

*武装分子焦躁无眠*

伊琳娜还透露,发动攻击的那个凌晨,不少人质都在睡觉,但武装分子们正相反,他们显得很焦躁。伊琳娜还说,儿童人质都被扣压在剧院大厅的二楼,所以毒气中毒的程度要第一些。同伊琳娜一起出院的一位名叫尤丽娅的女孩子也回顾了她那三天的人质生活。尤丽娅说:�我在两宿半的时间里断断续续的大约总共仅睡了4个半小时的时间。我没法入睡,第一宿可能最难熬。我不知道。或许可能是最后一宿最难熬。总之我们后来都变得很焦躁。武装分子们也变得很焦躁。他们可能总是感觉到要发动进攻。�尤丽娅还说,饮用水总是不够,他们用剧院咖啡馆中剩下的巧克力充饥。剧院大厅中的乐池被当成了厕所。

许多出院的获救人质还透露了被外界广为报道的在发起攻击行动前夕武装分子开始杀害人质的细节。获救人质们透露,当人质生活进行到第三天时,人们开始焦躁。当时坐在大厅后排的一名男子可能支撑不住,变得歇斯底里。这名男子起身喊叫着踩着观众座椅冲向门外。大厅中的女性武装分子开始用手枪向他射击,但是并没有击中他。相反子弹却击中了坐在附近的另一名男子。子弹正好射中他的眼部。大厅中的人群开始出现骚动。这时武装分子们开始安抚人群。他们说不要乱动,不要乱动,一切都正常。

*特种部队邻近操练*

俄罗斯媒体透露,那家剧院是苏联式建筑,体积庞大,里面有很多地下室和上下水以及通风采暖管道。在劫持人质事件发生后,特种部队就开始在莫斯科工会大街上一个同那家剧院建筑物完全相同的一个电影院里进行演练。在攻击行动开始之前,好几组特种部队的士兵已经潜伏在剧院之中,狙击手已经将武装分子瞄准。可能是潜伏的特种部队成员观察到了大厅中的人群骚动并向行动指挥部报告,因此下达了开始攻击的命令。

*死亡数字不够准确*

星期二,官方并没有发布新的获救人质死亡的消息。几家俄罗斯新闻媒体怀疑当局公布的获救人质死亡数字的准确性。这些媒体认为,当局可能有意在隐瞒真相。一家名叫《噶杰塔》的有影响力的俄罗斯报纸分析说,如果医生们能够知道更多的一些有关神秘毒气的情况的话,那么死去的人质的数量将不会那样多。星期二,第一名死亡的人质已经被安葬。那是一名工程师。他同仅结交了一个礼拜的女友去看那场音乐剧,不幸双双成为人质。女友活了下来,而这名工程师在被托出剧院大厅后就已经停止了呼吸。

*车臣又击落俄机*

在人质危机落下帷幕后,莫斯科的生活也正逐渐恢复正常。但车臣战争仍然在继续。星期二下午,一驾俄军武装直升飞机在车臣被武装分子击落。机上的4名成员丧生。与此同时,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将修改俄罗斯的国家安全准则,授权军队参加反恐行动。 分析人士认为,俄军目前没有能力完全控制车臣局势。而普京目前也不想通过政治手段解决车臣问题。没有任何保证,类似的人质悲剧将不会再次发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