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2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华盛顿中国研讨会 - 2002-10-30


华盛顿两个研究机构上星期在华盛顿联合主办一个有关中国的研讨会,对中国目前所存在的各种问题从不同角度提出了不少批评性观点。

*争夺东亚霸主*

华盛顿保守的研究机构伦理和公共政策中心以及在纽约刚刚成立的亚洲研究协会上星期在全国记者俱乐部组织了一个有关中国的论坛。在研讨会上发言的主要是经常对中国持批评态度的人。他们就中美两国的战略关系、中国的艾滋病危机、中国的经济、稳定和人权等问题发表了他们的看法。

华盛顿的安全研究中心负责亚洲研究的孟儒说,在讨论中美战略关系的时候,不能忽略一个简单的事实。

Munro:"The number one truth is that..."

孟儒说:“最重要的事实是美国和中国是战略对手,我们永远不能忘记这一点。虽然美国大多数主流汉学家都不谈及这个简单的事实,但是这一点是没有什么可以挑战的。”孟儒说,在90年代初,中国放弃了它在美国和前苏联之间取得势力均衡的战略,转而采取了一个雄心勃勃的宏伟策略,目的是要在整个东亚获得霸主地位。这个策略与美国长期以来在东亚保持势力均衡的政策是相冲突的。

*姿态友好战略不变*

曾经是《时代》杂志记者的孟儒说,中国在90年代中期到末期遭受了一系列严重的挫折,迫使中国谡绞跎献龀隽酥卮蟾谋洌�突然对美国采取了友好的姿态。但是在战略上,并没有任何改变。他说,中国官方的声明和报道很清楚地表明,美国仍然经常被视为中国的头号敌人。孟儒还表示,中国继续扩充军备,目的就是一旦在台海发生战争的时候,从军事上防止美国协助保护台湾�? 华盛顿大学免疫学助理教授王桐文在讨论会上介绍了艾滋病在中国蔓延的情况,特别是河南省的艾滋病村。

Eden Wang:"I think it's a leadership problem..."

在探讨出现艾滋病村的原因时,王桐文说:“我认为这是领导的问题。领导人违反了作为一个好领导所应该具备的每一个重要原则。他们不讲真话,没有任何同情心和容忍力。”王桐文说,一个社会就象一个细胞,当它的根本原则受到侵犯,你会得到一个社会癌症。她说,中国社会不管从哪一方面来看,都是一个癌症。

*既悲观又有希望*

《中国即将崩溃》一书的作者章家敦曾经在中国从事律师行业。他分析了中国经济中存在的各种问题。他说,中国的经济在改革初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过去5年来,情况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中国对经济进行的结构性改革已经触礁。章家敦说,中国经济继续以7%的速度在发展,但是与此同时却出现了通货紧缩的现像,这是很不寻常的。

Chang:"We can see that the Central Government..."

章家敦说:“我们可以看到,中央政府在用政府支出的方式得到低质量的增长。今天,中国的投资三分之二来自政府支出。不管用什么标准来衡量,这都是惊人的。政府支出是一种低效益支出。目前,财政刺激的增长速度是基础经济增长的速度的三倍。”

除了银行业和国营企业外,章家敦特别提到了养老金和离职金的问题。他说,要想解决全国养老金系统的问题,中央政府在今后几年就必需拿出一万亿美元的资金来。但是今年六月,政府正式宣布放弃为社会保障金筹集资金的计划。

Chang:"Well just think about this..."

章家敦说:“我们想一想,即使在三、四月份发生了大范围的工人罢工之后,中央政府还是不能采取行动。中国要么建立一个有资金保障的社会保障体系,要么就会出现一个新的政府。这个选择完全在中央政府手里。但是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得出一个正确的答案来。”章家敦对中国未来5年的前景感到悲观,但是从长远来看,他觉得中国还是有希望的。

*经济发展和民主*

美国《华尔街日报》社论董事会的成员罗塞特女士说,大家都谈论中国的稳定,是因为大家都害怕中国的动乱可能引发的严重后果。现在的问题是,中国根本就谈不上稳定。

Rosett:"It occurred to me..."

罗塞特说:“我不久前意识到,稳定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取代共产主义,成为政府执政的合法性。现在没有人再信仰共产主义了。”

亚洲研究协会的主席、法轮功发言人张而平最后在研讨会上阐述了中国目前存在的人权问题。他说,人们有一些错误的看法,认为与中国进行贸易和投资会促进人权和民主的发展,经济的发展会导致政治的自由,但是在中国,情况并非如此。

Zhang:"If this great collapse..."

张而平说:“如果中国的大崩溃不会发生的话,是因为一个关键的原因。这个被很多西方人士忽视的原因就是,中国共产党在必要的时候会不惜采取一切手段来压制不同意见和运动。”张而平说,中国政府对异议人士和运动的镇压已经延伸到海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