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05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共十六大与中国经济(2) - 2002-11-05


中国共产党第十六届全国代表大会将于本星期五召开。许多迹象显示, 这次大会将是一次权力交接的大会。很多人预期以江泽民为首的老一代领导核心在会议之后将退居二线。中国是否正从社会主义转向资本主义?新一代领导人登台之后,是否会加速改革和开放?

*向市场过渡不是向资本主义过渡*

华盛顿的智囊机构[卡托研究所]的中国问题专家多恩认为,中国确实正在从社会主义向市场经济过渡。

多恩说:�他们在从社会主义向更加市场化的制度过渡。我认为,在下一代领导人接班之后,会出现更多的过渡。�

《当代中国研究》季刊的主编程晓农博士说,中国虽然在向市场经济过渡,却不是在向资本主义过渡。

程晓农说:�无论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都有既定的概念。社会主义在政治体制上是共产党的领导加上无产阶级专政,在经济制度上是计划经济体制。资本主义制度基本上是政治上的民主制度和经济上的市场经济。如果从这个标准来看,中国并没有从社会主义转向资本主义,因为中国只是在经济上转向了市场经济,而且目前转向市场经济的部份本身在很大程度上并不像真正的市场经济那样自由竞争,而是各级权力之手深深地介入了市场的竞争。�

*中国特色名符其实*

中国政府一般把中国目前的经济体制说成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程晓农博士说,这种说法大体上符合中国的现状。

他说:�首先,它肯定和经典的、正统的社会主义已经不一样了,就是已经抛弃了计划经济。但是,它毕竟还是社会主义,原因是共产党的领导和无产阶级专政并没有改变。这个市场经济也和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不一样。它只发生在中国,所以确实也可以说是一个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在1979年改革开放之前,计划经济和国有企业在中国经济中占主导地位。多数经济学家估计,经过20多年的改革,现在由私营企业和集体企业组成的非国有经济在中国国民经济中的比重已经超过百分之七十。

至于私营企业在中国国民经济中占多大的比重,[卡托研究所]的副所长多恩说,由于很多集体企业实际上是私营企业,因此很难确定私有经济的具体份额。

多恩说:�集体经济包括村镇企业和城市中的集体企业。这些企业中有许多,尤其是比较小的村镇企业,实际上是私营企业。它们可能以集体企业的名义注册,但事实上它们是私人管理的。因此,私有经济可能比官方所说的大得多。�

[卡托研究所]的中国经济专家多恩说,目前中国经济中最活跃的正是非国有经济,尤其是私营企业和外资企业。同时,中国经济的最大隐忧是缺乏一个活跃的民间资本市场。多恩指出,中国的股票交易所仍然受到政府的控制,私营企业很难得到资金,因为国有银行只为国营企业提供贷款。

*关于资本家入党问题*

江泽民时代一个引人注目的举措是允许资本家,也就是私营企业主,加入中国共产党。多恩认为,这是个关键性措施,承认了私有企业和私营企业主在中国经济中的地位和作用。但是,《当代中国研究》杂志的主编程晓农对此持有异议。他说,大型私营企业主多数都跟政府官员关系密切。入不入党,对他们来说关系不大。

程晓农说:�因为中国的资本家,所谓的新兴企业家,多数都热衷于和官员发展关系。从国内已经作过的一些调查来看,国内的绝大部份私营企业家,他们的个人社会关系中,一半以上是和官员发展关系。换句话讲,维持和官场的关系是中国私营企业主继续维持生存的一个主要条件。这个关系当然是行贿和受贿的关系。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中国私营企业主入党也好,不入党也好,关系都不大。�

*新一代领导将更加推进改革*

分析人士预计,在16大上,中共中央委员会将会大换血,大约三分之一的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将会退出历史舞台,由更为年轻的人所取代。新一代领导人会推行什么样的经济政策呢?[卡托研究所]的多恩认为,年轻一代的领导人会更加开明,更倾向于推进改革。

多恩说:�年轻一代(领导人),很多接触过西方文化,西方的商业和贸易文化,以及不同国家的多党制,对全球化趋势已经很习惯。把权力交给比较年轻的一代,将会(使中国)更加开明,对外界更感兴趣,尤其在商业关系方面。他们接触过因特网,接触过新技术和全球化趋势,这肯定会对中国的未来产生积极的影响。�

华盛顿的另一个智囊机构[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的研究员李成说,新一代领导人会更注重区域间的平衡发展。

李成说:�从最高层来讲,我们知道胡锦涛、温家宝是从内地省份出来的,在甘肃待了很长时间。可以想像他们在政策方面会更多地注重区域之间的平衡发展。尤其是胡锦涛,他在中国内地待了很长时间,包括在甘肃十四年,在贵州三年,在西藏四年。他主要的经历是在中国的内地省份,所以他更了解内地省份的需求。扩大内需,温家宝也是提倡的。就是进一步扩大内需,减少沿海地区和内陆地区的差距,建立一个社会保障网,可能会是他们经济政策的重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