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十六大本来应该是还债大会 - 2002-11-06


在中共16大召开前夕,曾经担任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的鲍彤认为,中共现在应该兑现几十年来向人民开出的支票,而不应该再开出三个代表这样的空头支票。以下的评论代表鲍彤本人的看法。

--------------

十六大的主旋律已经定了,根据十五届政治局的决定,叫做“全面贯彻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这是意料中事,可惜不能帮助没有人权的人民得到人权,不能帮助没有共和的共和国得到共和,只能帮助早已拥有绝对权力的共产党继续拥有不受制约的权力。

共和国之所以为共和,因为有非执行不可的宪法。宪法的功能是保护人民,制约政府。中国不是没有宪法。在我记忆中,半个世纪以来,中共中央虽然屡屡自我草宪、自我修宪,却充满了自我违宪的前科,从来没有开过一次行宪的会议。

宪法第二条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实际上,这个国家的一切领导权都不在人民手里,统被共产党拿走了。宪法第三十三条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实际上,连邓小平也谈不上和毛泽东讲平等,当官的欺压老百姓更是家常便饭。九亿农村居民是中国的二等公民,倘若党和国家出了红白喜事,包括眼前这种十六大在内,进城打工的农民就得提心吊胆,提防着别被党和政府赶回老家去。

宪法第三十五条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这些可望而不可即的权利,虽然往往被曲解为异议分子的奢侈品,其实是全体公民不可或缺的必需品,不管是工人还是资本家,没有这些就不能维护自己的权益。但共产党有权用稳定压倒一切,当然也名正言顺压倒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压碎了十三亿公民的人权。十六大放着一大堆违宪的现行问题不解决,却去“贯彻”什么“三个代表的思想”,的确很有中国共产党的特色。

“三个代表”由一系列神话组成,它代表三个权力:统治人民的权力,统治财物的权力,统治思想的权力。 “全面贯彻三个代表”,无非是全面造神,全面抓权,全面腐败。不过我认为,三个代表本来应该是三张必须兑现的支票。

共产党有时自称领导一切,有时又把领导一切叫做“为人民服务”,有时自封为神,有时又以仆人自居。这个仆人欠了主人数不清的债。它欠工人债,欠农民债,欠知识识分子债,也欠资本家债。在这个神或仆人的领导或服务下,中国的生产力始终被套在枷锁之中:全民所有制的枷锁,计划经济的枷锁,官僚资本的枷锁,所有这些新老枷锁的制造者都是共产党。

中国的文化遭受着史无前例的破坏:反右派的破坏,文化大革命的破坏,反资产阶级自由化的破坏,书禁、报禁、网禁的破坏,每一次破坏的领导者都是共产党。中国宪法早已被撕成碎片,公民的权利历来是蹂躏的对象,人权的蹂躏者和宪法的撕毁者又是共产党──除了共产党,谁有那么大的权力?忽然,2000年初,它大张旗鼓许了三个愿,它说,它要始终当三个代表了,它要始终代表生产力、代表文化、代表人民利益了,好像有点想还债的样子。所以我说,三个代表本来应该是三张支票。

三张支票开出后,共产党一如既往,继续坚持一党专制,旧债始终不还,新债始终不断。宪法始终是废纸,人权始终被镇压,舆论始终被钳制,文化始终被禁锢。三个代表始终都在充份利用“领导一切”的权力,全面操纵市场,把一切发大财的资源和机会始终垄断在手。国有资产加速流入权贵们的腰包,外汇结存潮水般逃出国门,弱势群体民不聊生,暴发户们国外账户上的存款却与时俱进,天天开辟新局面。共产党开出来的三张支票,始终没有兑现。不是要开个“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吗?欠债不还,能胜利吗,能团结吗?

如果“全面贯彻三个代表”意味着全面还债,这样的十六大肯定能使人精神为之一振。真想还债,根本用不着那三张支票。抛弃一党专制之日,就是还清欠债之时。专制是一种古老的制度,比强迫女人缠小脚更古老,和现代社会不相容。虽然某些无能而又腐败的人指望靠它维持虚弱的统治,但是一切有出息的不腐败的共产党党员,都不是一党专制的基础,都是它的受害者。扔掉一党专制,解放十三亿,解放六千万,除了专制狂人以外,大家胜利,大家团结,岂不是好? 要是十六大还扔不掉一党专制,那就应该在十六大之后下决心扔掉它,越主动越好。反正一党专制的历史非在中国结束不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