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共十六大与中国经济(4) - 2002-11-07


在中共16大召开前夕,辽宁省辽阳纺织厂和辽阳铁合金厂的1千多名下岗工人再次走上街头,举行示威。工人们在抗议厂方欠发工资、要求解决冬季取暖等福利待遇的同时大声疾呼,在中共16大上能有人代表工人和农民的利益,解决他们每天面对的困难和疾苦。

*工资被拖欠取暖费无着落*

16大召开前夕,东北辽宁、黑龙江等省份又爆发了下岗和失业工人举行的示威活动。工人们抗议官商勾结,侵吞、拖欠工人工资,无视工人冬季取暖问题,要求有关部门切实解决下岗和失业工人的再就业和温饱问题。辽阳市一位工人说,从表面上看市政府还比较重视工人的要求,但是却没有解决工人的实际困难。

她说:“具体问题有好多没有解决,象房基金,欠发的工资还有百分之三十五没给。另外现在取暖问题是个大问题。因为啥呢,给那么点钱,1个人才给1万多块钱,交保险都不够,取暖费1年得1千多块钱,参加破产的职工都得自己拿。”

这位工人还说,她所在工厂的工人大部份都是熟练工,没有人为他们提供再就业培训,他们也不知道到哪里去找工作。她说,现在私营企业很多,国营企业大部份都被买断,或是已经破产,工人们现在都只能在家里呆着。

*再就业率大幅度下降*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世界银行去年底估计,中国在今后10年必须创造1亿个工作机会,才能解决下岗工人和移动人口的就业问题。报道还指出,中国下岗工人再就业率近年来大幅度下降,从1998年的百分之五十下降到今年上半年的百分之九。虽然中国官方说目前全国的失业人口为8百万,但是分析人士认为,实际数字应当在两千万到三千万。以老工业基地辽宁和黑龙江为例,这些地区的失业率高达百分之三十以上,工人被拖欠的工资也高达10亿美元。中国城镇享受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的人数目前已经从1999年的2百80万增加到2千万人。

*下岗工人利益没人代表*

那么,有谁能真正代表工人农民的利益,解决每天生活水平不到1美元的几亿中国工人和农民的疾苦,给他们生活出路和希望,让他们过上无忧无虑的小康生活呢?对此,旅美政治评论家曹长青说,在中共16大上没有人代表下岗工人和农民的利益。他说,西方通过直接选举,让代表工人、穷人利益的人在政治舞台上为工人谋福利。但是在中国,由于代表不是通过直接选举,而是上级任命的,因此就不可能真正代表工人、农民的利益。

曹长青说:“这些资本家、富豪上去不可能代表。他的感觉跟中国的穷人不一样的。杨斌怎么能感觉到下岗工人的痛苦呢?这种人如果上来、提拨上来做什么中央委员,我觉得(情况会)更糟糕。”

*共产党找不出解决办法*

曹长青说,中共支持市场经济不能靠让几个私营企业家进入中央委员会,而要靠政策放权,政策的改变。中国劳工观察执行主席李强表示,进入领导层的企业家不可能真正代表工人农民的利益。

李强说:“我想他们进去不能代表工人农民的利益,甚至连他们自己的利益都不能代表。因为至少是目前,共产党已经决定了。”

李强说, 如果说江泽民的“三个代表”代表了工人农民的利益,为什么当今的中国社会中,生活水平最低、景况也最凄惨的仍然是工人和农民呢?李强还表示,中共当局对于下岗工人和贫困潦倒农民举行的和平示威活动,一方面采取镇压手段,逮捕工人领袖,恫吓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另一方面则采取小恩小惠的安抚办法,从表面上缓和已经非常激化的社会矛盾。他说,由于当局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工人农民的问题,这种矛盾在暂时缓解后,还会出现,示威活动也还会重新爆发。

李强:“我想共产党还找不出解决的方法来。共产党想通过贸易,发展经济,随着以后经济发展了以后,使这些问题逐渐解决。但是,目前面临的是共产党的腐败,未来会引发中国问题的是银行呆帐。这些问题激发工人农民的不满,造成中国社会可能会出现一些不稳定。”

*换个角度看问题*

芝加哥大学政治系副教授杨大利指出,如果党代会中有人真正为工人、农民这些弱势群体的利益摇旗呐喊,那固然很好。但是从目前的情况看,这不仅仅是个代表的问题。

杨大利:“几乎在所有的国家,最终利益机制的转变,都来自各种利益集团的较量。而且这个较量不仅仅通过正规的办法。而且通过潜在实际的,比如说工人抗议等等形成的。实际上这几年,整个社会保障系统的建立和完善跟各个地方的工人不断地抗议、请愿有直接关系。”

杨大利指出,经济发展中存在一些失业人口本身并不一定是坏事。它是经济改革的一个指标,从某种意义上说明共产党进行经济改革的决心。他说,从1997年以来,中国国有经济就业人数下降了百分之三十几。如此规模的裁员幅度即使在推行市场经济的资本主义国家也非常少见。而且,已经有相当一部分人找到了重新就业的机会。杨大利说,政府也对城镇近两千万贫困线以下的人提高了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加以扶植和帮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