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2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共十六大与中国经济(5) - 2002-11-10


中共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已经于11月8号开始。最高层的人事调整已经陆续透露出来。不过老百姓关心的并不是谁上谁下,他们关心的是会议能不能做出一些重大的经济决策,中国稳定发展的局势能不能持续。

中共自从1949年建国以来一直是中国的权力核心。中共的党代会作为权力斗争和利益调整的重要形式,往往对国家经济的走向产生重大影响。中共16大是在中国加入WTO一周年的时候举行的,而且要完成中共最高领导层的新老交替这一举世关注的重要任务。这次会议是否会拿出重要的经济举措,对中国的经济走向产生重大的影响呢?

*不会对经济问题做重大决策*

记者采访的一些学者和专家认为,虽然中国经济有许多急迫问题需要解决,但这次会议的主题是人事变动,会议不会对经济问题做出重大决策。

前中国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所长陈一咨认为,在毛泽东时期,特别是九大、十大都是歌功颂德,只是到了改革开放以来,党代会才对改革开放起到了正面的影响:“实际上,中共的党代会如果务实主义倾向占了上风,它就比较面对实际,敢于面对现实,如果是意识形态导向的倾向占了上风,或者是歌功颂德,或者是反对某种错误的倾向,这种会议往往给社会的发展带来的负面影响比较大。”

陈一咨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表示,今年16大要解决领导交接问题,第三代领导人江泽民要肯定自己的贡献,会议就会有一些歌功颂德的东西。这次会议究竟能不能面对现实,做出重大决策,陈一咨表示, 现在还没有看出这样的迹象。

*经济改革已经停止*

旅美大陆经济学家何清涟认为,中国的经济改革几年前就已经停止了,现在上层要做的只是巩固现已形成的利益格局,目前的市场经济加集权政治的状况不大可能会发生变化:“请注意,每一次真的施政方针出来,不是在某一大,而是在某一大的几中全会上面,因为那个时候政权才稍微稳定。比如15大、14大、13大都是在开过之后,到了一中全会、二中全会、三中全会,经过两年调整,稳定了权力以后才再开始出现一些新的经济举措。”何清涟估计,在11月党代会之后到明年3月之间,不大可能会有重大经济举措出台。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无论学者还是一般听众,他们虽然对中国经济改革的成果评价存在分歧,但对经济走势将保持自身的稳定、不大受最高领导层人事变动影响这一点却是相当一致。厦门听众戴先生说:“我个人的看法应该不会有太大影响的。改革开放的这样整体这样一种政策,形势当朝着这样的方向走。”浙江听众徐先生说:“老百姓对政治还应当说是比较放心的。所谓放心就是按所谓既定方针办了。也就是说,不太会因人的变化而变化。”上海听众罗先生说:“从我的判断来看,未来五年到十年中间,中国以经济为中心这一点不会改变。”何清涟说:“16大不管交接班成功也好,还是由江泽民继续统治也好,社会发展的格局不会有方向性的改变。”

经济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摆脱政治的控制,获得自身的发展空间,这对于长期盛行“政治高于一切”的中国来说是一个进步。老百姓能够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的经济生活而不是随着政治风浪颠簸,也是中国社会趋于稳定的一个标志。

*中国存在41个重大问题*

但是,政治学家和经济学家们对中国的前景依然担心。韩国汉城国立大学教授郑在浩说:“我根据中国1998年以来出版的12个大型研究报告,其中有内部研究也有公开研究,确定了中国存在的41个重大问题,比如国有企业改革、金融改革、失业危机、农村不稳定、贫富悬殊、环境资源等。”郑在浩博士指出,虽然中国近期出现大动乱的可能性不大,但是这些问题既复杂又严重而且相互关联,如果当局处理不当,引起并发症,后果将是非常严重的。

经济学家何清涟对中国的经济状况做出了更加清晰的描述:“中国现在全部国家债务,根据北大钟伟先生的研究,包括外债、国债、债转股的坏帐、社会保障基金缺口、银行的坏帐、股市的坏帐、还有基层政府的财政赤字,加起来是12点8万亿元,相当于中国每年GDP的140%。”

中国近几年的GDP大约是10万亿左右。何清涟说,全部国家资产的总价值也就是九万亿元。中国现在的资产负债表实际上已经是资不抵债了。如果不是外资源源不断的进入中国,中国早就爆发金融危机了。

除了这些有形的危机外,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智囊陈一咨还特别强调,道德危机将对中国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 “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就是人们这种精神上的空虚,旧的价值观念失效了,又没有新的精神价值来支撑人们的心灵,所以随着物欲横流,出现了道德沦落,不讲规则,不守信用,可能会更深刻地影响到中国的未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