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0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民众上北京向十六大诉冤 - 2002-11-12


在中共16大召开之际,中国政府积极树立北京的正面形像。由于实行了严格的安全措 施,几乎看不到抗议者。但是全国各地上千人悄悄地在首都聚集,希望表达他们的 疾苦。

赵先生行程一万五千公里,从中国同俄罗斯接壤的村庄,为了16大来到了北京。他 一行数人有冤情要诉。45岁的下岗工人赵先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他不愿意透露自 己的全名。他和来自黑龙江黑河市的其他4名邻近村庄的村民一起来到了北京。他说, 他们都是公安人员滥用职权的受害者;�我跟你说啊,1999年10月13日黑龙江省孙 武县宪江乡哈边村有一个大胶轮车把一个儿童、9岁儿童撞死了,逃跑了,警方勘察 完现场,证据完全都取完了,所有的资料都搞完了,但是警方不知道是收了贿赂还 是什么原因,有一种特殊的关系,他们突然改变了他们的做法,说这小孩是爬车掉 下去摔死的。�

这个在三年前的案子中丧生的儿童是赵先生的侄子。他说,在他告状期间,不断有 人威胁他:�10点半到11点的这个期间先后去砸了两次,就是向我家窗户投了石块, 然后打威胁电话,警告我如果我继续告的话,就让我小心点,意思要施加报复或者 象美国似的搞那种暗杀,那种威胁。�

*在中国权大于法*

赵先生认为公安人员收受了贿赂才改变了判决,隐藏了证据。所以他对当地公安局 提出诉讼,要求对他侄子的死亡作出赔偿,并要求他们道歉。但是,赵先生和家人 却因此受到了骚扰和死亡威胁:�因为你知道中国是权大于法,就是说法律有明文 规定,但是有权人可以不按照法律去办,他们不受法律制约,他们的权力可以制约 一切。中国是这么一种现状。我为什么说原来引用江泽民总书记一句话,党要管党, 因为中共这些身居要职的,凡属于这个人大也好,市委也好,县里的主要岗位的领 导,都是中共党员。�赵先生在对地方法院失去信心以后,决定和同乡到北京上访, 讨回公道。

中国有成千上万象赵先生这样的人,他们把每五年召开一次的党的代表大会,看作 是把他们的冤屈疾苦带到中央最高领导面前的机会。

*上访北京成诉冤唯一希望*

大赦国际派驻香港的研究人员马勒说,来自社会各阶层的人都认为,他们在极不完 善的法律制度面前走投无路的时候,到北京上访就成了唯一的希望所在。但是,马 勒女士指出,16大期间北京戒备森严,大多数上访者都落在庞大的保安网中:�在 中国,向当局上诉请愿的做法有着很长的历史,而这种做法有时显然是有效的。但 在大多数情况下,请愿上诉并不能解决问题。我认为,由于目前戒备如此森严,实 际上他们可能遇到更严厉的压制。�

上星期五,在16大召开前夕,北京警方开始弹压那些可能制造麻烦的人。民主人士 遭到拘留。人权组织说,中国一个地下教会的领袖和他的妻子被公安人员从北京的 家中带走,送到山西。但是, 马勒说,作为警方镇压对象的人,大部份并没有直接 向政府提出挑战,当局只是认为,这些人的存在有损中国政府的国际形像:�很多 平民百姓被抓,是因为他们没有正式户口,或者只有北京临时户口。当局把他们抓 起来,遣送原籍。一些人受到行政拘留,然后被送回原籍。�

*北京旅店严防维吾尔族*

马勒女士说,警方在通往北京的主要道路上设立检查站,开往北京的列车都加强了 保安措施。她说,北京的各家旅店接到命令,不准把房间租给来自中国西部的维吾 尔族穆斯林。

黑龙江省的赵先生也受到了当局的注意。赵先生说,在16大召开之前,地方政府就 派人到北京,寻找那些可能从家乡跑到北京制造麻烦的人。他说,一名黑龙江省的 官员在北京找到了他,并警告他,要他自己回家,否则就强制遣返:�这个地方政 府呢为了防止就是说有一些老百姓去到这个中央政府,去到首都去闹,就派一些人 在北京住着,发现了呢,有的就劝说回来,有的就强制性地带回来了。�

赵先生说,他已经设法跟北京检察机关的人员见了面,所以准备返回家乡了:�我 就想把警方公开造的这个假案,让所有人知道,直到国家领导人知道以后批下示来, 把这个案子翻过来解决了为止,我不可能半途而废,因为这个孩子死了以后,我的 父亲由于过度悲伤也死了,我家可以是讲,也是非常惨的。�但是,赵先生怀疑他 家是否能因为他的侄子死亡而得到赔偿。他说:�我们3年来吃够了苦头,现在已经 没有什么可失去了。�赵先生说,如果这个案子不能了结,他会再到北京来。他说: �但是,我下次可能会到天安门广场去示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