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7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专家探讨发展中国家发展途经 - 2002-11-18


发展中国家究竟应当如何实现经济发展?要不要首先建立民主制度,然后再寻求经济发展?专家学者在最近举行的财富全球经济论坛会议上讨论了这个问题。

*数万亿美援和制度改革*

美国财政部长奥尼尔在这个问题上比较强调制度的重要性。他在最近华盛顿[财富全球论坛]上谈到他访问非洲时的一些观察与思考。

Paul O'neill: "I go places as I did on my African trip with Bano for 12 days and find 330 million people..."

奥尼尔说:“我访问过不少地方,就象这次我和(摇滚乐巨星)巴诺到非洲访问12天一样。我看到在萨哈拉以南有三亿三千万人没有干净的饮水。我不知道五十年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机构以及美国的一些机构在援助方面都做了哪些工作?他们连文明社会所赖以存在的最基本的标准都没有达到。如果说饮水不是关键问题,那么上亿的人没有学上,我们拿出的数万亿美元的援助都干什么了?这显然是国际组织在实施援助过程中出了问题。”

奥尼尔提出要改革这些组织,援助应当着眼于帮助穷人自立,发挥自己的潜能。所以这位财政部长提出,援助的主要目的应该是帮助发展中国家进行制度建设,建立法制、建立防止腐败的机制、建立市场经济、建立监督合同执行的系统、建立教育系统等等。否则,奥尼尔说,发展中国家就很难获得持久的经济增长,不断改善人民生活水平。

*樊纲:中国边干边改革制度*

《财富》杂志执行编辑贾斯廷・富克斯提出了中国的例子,说中国并没有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或者世界银行所开的药方,但同样取得了巨大的经济发展。如何解释中国的经济发展现象呢?参加会议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教授樊纲指出,制度建设对经济增长有促进作用,但不是经济增长的前提。中国取得巨大的经济成就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按照先制度后增长的药方,而是边干边进行制度建设。

樊纲: "Maybe just because we don't follow. Well, I agree Mr. O'neill said, the more we have rule of law..."

樊纲说:“(中国的成功)可能就是因为我们没有按照这个方法做。我同意奥尼尔先生的说法,法制、反腐败机制如果健全一些,会带来更多的好处。但我要提出的一点是,要建立这些制度就意味着要建立全套的制度,法律制度、产权体系、政治制度、社会资本等许多东西。这需要很长的时间。制度建设需要的时间要比取得一定程度的经济增长速度需要更长的时间。”

这位著名的中国经济学家指出,制度建设和经济增长之间在某种意义上处于一种矛盾的关系,不能够同时都要。而实际的情形是,发展中国家在开始致力经济发展的时候是一无所有。要等到制度建好后再搞经济发展是不现实,也是难以行得通的。重要的是先开始干,在发展经济的过程中增加人们对制度的兴趣,逐步把制度建立起来。这是一个互动的过程。没有经济发展,就不会有建立制度的需求和条件。制度的逐步建立和完善又会促进经济的增长。

*发展教育是制度建设当务之急*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艾伦・布林德指出,要求发展中国家首先进行制度建设的是发达国家的人,是外国投资者。但是这并不是说,制度建设只是对外国投资者有利。事实上,制度建设主要是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的需要。

Allan Blinder: "These institutions are not only important for foreign investments, they are also important..."

布林德博士说:“这些制度并不只是对外国投资很重要,对国内投资也很重要。任何国家,如果本国的投资人不先走一步的话,这个国家的经济增长就不可能长期持续下去。”

布林德表示,奥尼尔提出的建立教育系统是非常重要的。没有教育,发展中国家的工人就受到很大的限制,影响他们潜能的发挥。发展教育应当是发展中国家制度建设的当务之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