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5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银行坏帐挑战新领导人 - 2002-11-18


中国新的领导人即将面临的许多经济问题当中,最严重问题之一当数中国金融系统的庞大坏账。中国四大国有银行的坏帐、也就是收不回来的贷款总额已经相当于国家一年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四十,这个比例已经远远超过深受银行坏帐困扰的日本,但是中国的老百姓似乎一点也没有大难临头的感觉。

中国的四大国有银行分别是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和农业银行。按照目前中国官方的说法,这四家银行的累计坏帐已经接近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三十。如果把前两年从银行转移到资产管理公司的不良资产也加在一起,国有银行的坏帐总额大约是四千五百亿美元,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四十,大大超过日本百分之十左右的银行坏帐规模。

*国家操纵 金融发展不健全*

海外经济学家从日本的银行深受坏帐问题困扰的情况来分析,认为中国的金融系统也必将遇到严重挫折。不过,目前中国的经济学家说,中国的情况很不一样。商德文是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他说,目前中国经济发展很快,国民存款和外商投资掩饰了银行严重的坏帐问题,而且中国金融系统的最大特点是,它并不是海外经济学家们通常所研究的一个实实在在的金融系统,而是一个隶属于国家的机构,在目前的体制下不会发生金融危机。他说:[中国现在的金融还不能算是真正的金融,实际上是国家财政部出纳库或者金库。中国改革二十年,但金融方面进展非常慢,主要是由国家垄断,国家又让它垄断。]

香港光大控股公司研究部董事周八骏也认为,由于国有企业的改革还没有完成,中央政府现在还不会切断确保国有企业生存的国有银行这条纽带。周八骏说:"[中国金融体制改革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进入到四大国有银行真正实质化地走向市场化的阶段。换句话说,四大银行的不良资产贷款主要是对着国有企业来的,国有企业的改革还没有真正走入现代企业制度。所以现在处于一个体制改革没有完成的阶段,相互之间形成一种纽带。这种纽带在中央政府下没有断裂,因此整个经济的这部份还没有产生危机。]

*中央直接调控可 维持多久?*

今年九月份的统计数字显示,中国城乡居民在银行的存款比去年同期增加了百分之十八,为国有银行增添了金融实力和贷款能力。香港光大控股公司的周八骏说,看来中国的老百姓、甚至中国的经济学家也不担心金融系统可能出现危机。周八骏说:"[在中国内部,不要说老百姓,就是经济学家也不象 境外的经济学家那么担心。对老百姓来讲,即便现在利率很低,但是比较其它有限的投资渠道来讲,还是一种可靠的投资方式。只要他们能按照自己的意愿提款,就不会产生恐慌。 中国现在是可以做得到这一点的。第一,中国现在在经历通货紧缩,而中国的货币供应可以采取信用发行的办法,中央银行可以开动印钞机, 不象香港在联系汇率制度下港币必须要有美元作为发行准备。所以这两点,即便存款,老百姓可能在一段时间里相信传说,集中提款,中央银行也是可以应付的。只要这个联起来不破,对老百姓来讲,中国的金融体制就不会产生危机。]

不过,经济分析家警告说,目前由中央直接调控的金融系统很难维持下去,因为按照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承诺,2005年之后中国必须开放金融系统,允许外国银行全面进入中国市场,这无疑会对现存的银行体系造成极大的冲击。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商德文说,中国国民可能会大大减少在国有银行的存款。商德文说:"[外资银行,因为现在加入WTO后你得让人家进来,进来以后就会有竞争。看谁的利率高,老百姓就到那存钱。]

*国有企业重大包袱*

著名中国经济问题专家、美国布鲁金斯研究院研究员拉迪曾预言,中国金融体系如果不能成功的进行改革,就可能会在2006年到2008年期间发生危机。香港光大控股公司研究部董事周八骏说,为了避免出现危机,改革必须在国有银行和国有企业中同时进行。周八骏说:"[第一,在未来四年当中,中国四大国有银行必须完成改制,尽快争取上市,将相当一笔不良资产剥离之后,其余优良资产必须 在市场中接受考验。这是关键的一步。第二,中国的 国有大型企业必须完成改制和现代企业制度最终的改革 。只要完成这两项,中国金融体制才能度过这样一个严峻考验。]

分析人士说,对国有银行和国有企业的改革比将导致一些企业倒闭,也会造成银行内部出现大的震荡,但是只要政策决策人能够把握改革与开放的节奏,还是能避免金融危机的发生。中国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今年八月发表文章说,如果银行坏帐的绝对数额不再增长,而国内生产总值能保持目前百分之八的增长速度,那么坏帐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七年后会下降一半,十年后下降百分之七十,从而完全摆脱发生金融危机的风险。

不过,许多中国经济观察家说,上述两个条件都不容易满足。一方面,中国国有银行现有的坏帐转为优良资产的比例相当低,同时国有银行又在继续向效益低的国有企业发放贷款,因此银行坏帐的绝对数额很难不继续增加;另一方面,中国经济多年来的高速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是建筑在政府不断实行扩张的财政政策的基础之上,目前中国的国债已经超过了一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因此中国政府能否继续以巨大财政赤字的代价力保百分之八的年增长率,很值得人们的怀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