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伊拉克反对派构想候赛因后政权 - 2002-11-19


伊拉克反对派领导人正在为谁将参加关于伊拉克的未来一个规划会议而争执不休,而基层的技术官僚们在拟出萨达姆・候赛因之后的未来政府的细节。他们相信这一天会来到的。

*建立法制联邦体系*

伊拉克流亡人士库巴说,目标应当是按照法制治理的一个联邦体系。他说:“过渡阶段的结束可以明显地以建立并完成宪法大会的工作为标志,这个大会将审议宪法修正案和选举法,制定通过选举箱来竞争的规则,交给全国,然后举行选举并核准选举结果。”

库巴在全国民主基金会工作,他同其他流亡的伊拉克职业人士一起策划伊拉克的过渡阶段框架。他说,避免争吵不休的反对派团体和部落首领把过渡行政当局变成争权夺利的斗争,是非常重要的。他说:“如果他们争权夺利--在制定如何取得并分享权利之前就把权利给这些政治团体的话,他们会争权夺利的--如果现在就把权利送给他们,会导致斗争,斗争会导致独裁,因为这是取得稳定的唯一方式。”

*按照美国三权分立制*

库巴建议设立永久性的政治机构,管辖伊拉克的18个省。他说,首要关注的一个问题是,防止伊拉克解体成相互敌对的库尔德、逊尼和什叶阵营的令人担忧的局面。库巴谈到按照美国的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权分立制组建4个委员会。这些委员会将包括来自每一个省、民族社区和国内外每一个政党的成员。根据这个计划,伊拉克北部库尔德地区、南部什叶社区和中部逊尼地区将分别由一位领导人作为代表,组成一个执政的执行委员会。

阿齐兹曾帮助建立流亡的反对派组织伊拉克国民大会,他也为这些计划工作过。他说,伊拉克有一个能够运转的行政机构,这不应该被抛弃:“甚至在这样艰难的条件下它也存活下来了,我们应该让它在这以后也存活下去。在过渡阶段,我们需要让行政机构完全同安全委员会分开,而不是在其控制之下。”

*改建社会基础设施*

对于商界人士桑迪来说,他不太关注寻求外来资金来重建伊拉克的基础设施的必要。他说:“一些石油财富应该用于不同的基础设施项目,比如住房。基础设施的另一部份是发电厂,这会带来大量就业机会。我要说,交通、道路、供水、排水系统、水坝,所有的卫生环境设施,石油管道和炼油设施、诸如学校和医院这些已经老化的社会基础设施都需要重建或改进。”不过,桑迪关注的是让伊拉克的私营部门恢复活力,打击猖獗的腐败现象,为十几年来因经济制裁而遭受贫困的老百姓创造就业机会。

另一个关注的焦点是安全。流亡军官们一致认为,萨达姆的令人恐惧的情报和安全机构必需清洗。但是,1991年海湾战争后曾领导一场反对巴格达的失败起义的准将托菲克认为,军方在萨达姆之后的伊拉克仍然有作用。不过他说,军队应该解除武装,接受改革,并远离政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