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1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硅谷再起裁员潮就业希望更加渺茫 - 2002-11-25


科技行业的下滑继续打击位于加州的美国高科技重镇硅谷。最近,几个主要科技公司再度兴起裁员潮,这不仅浇灭了失业者心底的希望火花,也又一次打击了原本就低靡的员工士气。

10月份,硅谷中心的圣克拉拉县失业率达到百分之7.9,高居全美主要都会区的榜首,远远高于百分之5.7的全美平均失业率和百分之6.4的加州平均失业率,也创下硅谷1983年以来的最高纪录。而两年前的2000年的12月,硅谷的失业率只有百分之1.3。【路透社】的报导分析说,现在的高失业率其实是过去两年来对科技产品及服务的需求急剧下落的一个后续反应。

随着岁末财务结算期的临近,过去几个星期来,硅谷主要科技公司再度相继宣布裁员,一方面是为了使帐面呈现盈余,另一方面也为了来年能更好地控制成本。高科技公司安捷伦年底前将裁员百分之20,全球芯片第二大厂超微公司也宣布将裁员百分之15,应用材料、升阳等有名的科技公司也都宣布会裁员。

*士气落到谷底*

这些裁员行动不仅显示硅谷的就业市场并没有转好,也给硅谷失业人士带来又一次的心理冲击,使得原本以为裁员潮已经慢慢消退而怀抱希望的硅谷高科技业者再次希望幻灭。目前,硅谷中心圣克拉拉县已有8万多人失业。有的失业者说,每当听到有公司裁员的消息,就立即联想到又会多出很多人来和自己竞争那为数不多的职位。更多人则叹息,这样的现状让人看不到希望,看不到隧道尽头的亮光。

硅谷科技公司频频裁员对员工士气也造成了重大打击。裁员的幸存者眼见自己的朋友和同事一个个离开自己而去,形成了紧张畏惧、惶恐不安的心态,压力非常沉重。虽然他们很庆幸自己尚能保有一份工作,工作得也更卖力,但他们对工作的热情在慢慢流失。有的公司虽然还没有宣布裁员计划,但员工们已经在猜测,如果公司经营状况得不到改善,裁员也是迟早的事。高科技公司安捷伦人事部负责人哈罗然表示,现在不光是安捷伦,整个硅谷的士气都落到了新低。

*人都要疯了*

李先生在硅谷一家科技公司工作,由于他不同意将采访录音,就只能将他的话转述给听众。李先生说,他们公司原本有3千4百多人,经过4次裁员后,现在还剩6百多人,几天前公司宣布,在年底前还要进行第5次裁员,将人数缩减到4百人。以前每次裁员过后,他都为自己还能保住饭碗喝酒庆祝,现在这最后一次他觉得差不多该轮到他了,现在压力太大,整个人都要疯了。

除了裁员带来的压力外,由于人手的减少,很多员工都不得不超负荷工作。即使是这样,员工们也不抱怨,因为他们知道,在这种经济情况下,还能有工作是多么地幸运。经过一而再、再而三的裁员,公司里上班的人越来越少,办公室里越来越空空荡荡。有的办公室已经空到说话有回音的地步。

同样在一家科技公司上班的梁先生说:“我们公司已经裁员好几次,现在那么大一座building,每层楼面都只有几个人上班,好多办公室都空下来了。前一阵子连公司的电话接线员也给裁了。看到那些空荡荡的办公室,唉,反正根本就没心思。”

*实情比统计数字更糟*

梁先生说,实际情况比统计数字显示的要糟糕得多,华人的失业率尤其高,他说:“在我认识的朋友里面,如果说失业率有百分之7、80我想不为过。特别是在华人圈子里,华人很多都是搞高科技的,失业后又要顾及身份、子女、家庭的很多问题,压力也就特别大。

《圣何塞水星报》报导说,在2001和2002两年内,硅谷主要高科技公司纷纷进行了大刀阔斧的裁员:惠普共裁员2万5千多人,升阳裁员8千6百人,因特尔裁员9千,安捷伦裁员6千500人,应用材料裁员3千7百50人,光纤大户JDS UNIPHASE裁员两万人,这些数字都不包括即将要进行的裁员。

由硅谷猎头公司‘人力’有限公司所做的最新调查显示,在2003年的头一个季度,将有更多的公司计划裁员而不是招人:百分之19的被调查公司表示有招聘人员的计划,百分之22的公司表示会裁员,百分之44的公司表示在今年底到明年初都不会有人员增减,百分之15的公司则持不确定态度。

*就业竞争激烈*

上星期,全球头号拍卖公司‘电子海湾eBay ’在硅谷招聘200名行销、管理人员,却意外吸引了4、5千名应徵者。而4个月前在圣克拉拉新开张的一家求职中心,每个星期竟有大约8百人造访。

到底经济何时能走出底谷,就业市场何时能复苏,硅谷的春天何时能到来,大多数经济学家都不敢妄下断语。但不少经济学家们都认为,就业市场的大滑坡已经停止。同时也有人预测,当就业市场出现好转时,大批员工都会离开曾让自己饱受压力的原公司,寻找新工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