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04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台湾大陆配偶要人权要平等 - 2002-11-29


几百名情绪激动的大陆配偶和台湾先生打着要人权、要平等、反对歧视等标语,高呼口号,表达获得平等对待的诉求。她们中的一些人轮流登上广播车,讲述自己的委屈。

*痛心疾首*

抗议活动的组织者、中华两岸婚姻协调促进会的会长黄江南老先生说,她们抗议的目的是一定要让政府正视大陆配偶的合理诉求。黄江南说“主要是诉求至少要比照外籍新娘。外籍新娘3年4年就能拿到身份证。我们是8年,现在还要增加到11年。陆委会罔顾人权,赤裸裸地歧视大陆配偶,一意孤行、蛮横,仍要将大陆配偶取得身份证时限为11年。我们痛心疾首,不得已再来一次抗议,表达我们的心声。”

*间谍帽子*

来自黑龙江省的赵晓萍说,没有身份无法工作,除了生小孩,什么也干不成,政府的政策给她们生活带来的痛苦无法言语。赵晓萍说“大陆新娘8年拿身份证,你就8年给我们。我结婚7年,我在台除了生小孩,能干嘛?你想我们的生活怎样来生活。我希望台湾政府能了解说,我们大陆新娘并不是他们想像的全都是假结婚,或是通过婚介进到台湾。我们是通过真正的恋爱结婚嫁来台湾。为什么强加于什么间谍这些帽子扣上去。台湾人常讲一句话,情何以堪!我们怎样生活,各方面压力我们怎么样去应付。”

*越来越糟*

嫁来台湾已经5年多,来自吉林的张会萍说,在当今这个世界,没有见过哪个政府的政策越改越歧视人民。张会萍说:“我们在这里真是受到了许多不公平的待遇。我觉得全世界的政策法律是越改对人民越好,为什么改来改去反而对我们人民越来越糟。我们也理解两岸政策方面的一些考量。人生有几个8年,8年已经够长的了,再延长3年,我觉得实在实在对我们太不公平了。”

*牛郎织女*

几代都是台湾人的谢宗胜今年38岁,太太从江西嫁来台湾已经5年,有一个小孩。他说,政府的政策让他感到受到侮辱。谢宗胜说:“我的感觉是像牛郎织女一样,会了7、8年还无法会到一块儿。家里孩子很小,需要妈妈,对我们家庭本身构成的冲击已经是很大了。一直把我们像当作皮球踢来踢去,甚至于把我们当成政治筹码这样在玩。”

*继续努力*

让大陆配偶稍稍感到欣慰的是,她们的抗争似乎起到了作用。一位抗争组织者说:“我们刚刚从立法院得到最新的信息,我们今天来到现场给了他们很大的压力。11年延长的案子正式留会,等到明年2月才提出来重审。我们现在争取到第一阶段的胜利。我们还要继续努力,对不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