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1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大陆民运人士唐元隽离台抵美 - 2002-11-30


偷渡到台湾的中国大陆民运人士唐元隽获得美国国务院核发的特别许可,于星期五晚上搭乘联航班机从台湾抵达美国。唐元隽表示,他是因为无法忍受中国政府的迫害,而被迫逃离中国的。在美国的海外民运组织及时同台湾政府和美国国务院有关部门取得联系,向他们证明唐元隽民运人士的身份和遭受政治迫害的事实,台湾地方法院对唐元隽网开一面,让他转往美国。台湾外交部表示,是基于人道关怀及维护自由人权价值并在尊重唐先生个人意愿的情况下,决定让唐元隽离台前往美国的。

10月初逃离中国大陆、从海路偷渡到台湾的民运人士唐元隽,星期四从台湾搭乘联航班机,于星期五抵达美国旧金山,再转乘美国国内航班于同一天晚上九点半抵达新泽西州的纽瓦克机场。唐元隽表示,今年九月他逃离长春警察的监视,在江苏无锡的一家私营企业担任销售经理,但是九月下旬还是被当地的警察无端拘押了三天。唐元隽说:“我这份工作我想也保不住了,加上以前这种事情也都出现过,在大陆整个后期生活我的基本人权也没有保障,感觉是受到一种歧视的对待。”

曾经同唐元隽一起坐过牢的八九民运学生领袖刘刚说,唐元隽出狱后的五年里,警察不断对他进行骚扰、迫害,不允许他找工作,不允许他同朋友接触。甚至到外地找工也不允许。他不管到什么地方 、做什么事情都会有警察尾随、对他的雇主或客户找麻烦,使他无法生存。唐元隽父母已经退休,他还有一个残疾的弟弟。为了避免家庭不堪其扰,他必须自谋生路。刘刚说:“大家应该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唐元隽怎么在国内生活下去呢?他是迫于无奈才走了这条路的。”

*承认偷渡触犯了台湾法律*

但是,唐元隽自己也承认,他偷渡进入台湾触犯了台湾的法律:“我采用偷渡到金门所属的岛屿,触犯了台湾的法律,一个是国安法和一个是未经允许登上军事要塞,触犯了这样两个法律。因为台湾是实行法治的社会。11月下旬,检察院作出不起诉的决定。很快在王丹的民主宪政协进会帮助下,还有海外其他朋友帮助下,最后实现了愿望到达美国。”

王丹为主席的中国宪政协进会在唐元隽偷渡台湾被当局拘押、并传出有可能被遣送回大陆的消息时,就立即开始同台湾陆委会和国安会联系,设法证明唐元隽的民运人士身份。王丹说:“主要由我出面跟台湾政府联系。取得的一个成果就是让他们很快地就承诺了不会遣返。也会跟我们保持联系,协调它们在台湾岛内处理唐元隽的问题。同时宪政协进会还派出秘书长马先生同美国国务院取得联系。提出如果唐元隽有意愿到美国的话,希望美国能够接受。”

据宪政协进会秘书长马时敏介绍,美国政府核发给唐元隽的是由美国司法部长签发的政治特许签证:“就是他现在是没有身份的,给他一年的时间可以调整身份。美国司法部长手下有一个假释权,就是他可以给他免罪的,就是他基本上没有身份,而没有身份进来是犯法的,那么司法部长有一个很大的权力就是,给他一年时间,他需要调整,申请不管是政治庇护,或者B1、H1都可以。”美国国务院鉴于宪政协进会为唐元隽做出的担保,因此责成美国在台协会的一位官员全程陪同唐元隽,并最后在纽瓦克机场把唐元隽交给宪政协进会。

*感到了自由的沉重*

唐元隽是吉林长春人,现年四十五岁。曾经在89年64之后组织了十几万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工人上街游行示威,抗议当局对天安门学生的镇压。为此他被吉林省公安局逮捕并以“反革命集团罪和反革命煽动罪”判处20年徒刑。这在64政治犯中是被判刑期最高的之一。他在陵源监狱服刑时,曾经多次遭受警察集体殴打、用8000伏高压电棍电击,或被关进只有4平方米的“水牢” 等。97年在他服刑至第八年时,吉林省最高法院突然宣判唐元隽罪名不成立。但是出狱以后的生活仍不太平。

经历了将近两个月的偷渡、被拘押、可能被遣返、等待审判等过程后,现在他终于踏上了美国的土地。唐元隽说,他感到了自由的沉重:“因为我逃离大陆实现了自己的愿望,但是国内还有很多朋友,包括中国民主党的朋友。还有一些过去因为思想言论受到刑事处份的朋友,他们还在监狱里,就是说,我虽然获得了自由,但应该说是一种很沉重的自由。 ”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