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人权组织关注藏人死刑案 - 2002-12-10


一个星期前,中国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中级法院以煽动分裂国家和制造系列爆炸的罪名判处了两名藏人死刑,其中一人缓期两年执行,他是当地著名的社区领袖。国际人权组织和流亡藏人社区纷纷谴责这次判决,认为法院没有采用合法的司法程序对这两名被告给予公正的审判。另一方面,甘孜州这家法院拒绝就此案向外界做出解释和说明,对审判的司法程序避口不谈,更使人怀疑这次审判的公正性。

被法院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是四川甘孜州当地藏人社区的一名宗教领袖,名叫阿昂扎西。法院判定他与另一名藏人、被判死刑的洛让邓珠合谋、在四川省制造了一连串爆炸事件,造成了人员和财产的损失。但是,国际人权组织和流亡藏人团体认为,中国当局是在借用国家安全和国际反恐运动的名义镇压有威望的藏人宗教和社区领袖以及藏人要求自由和民主的呼声。

阿昂扎西和洛让邓珠自从今年四月被逮捕以来就一直与外界隔绝,上星期法院对他们的开庭审判又相当隐密。总部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国际声援西藏运动]表示说,没有理由相信、也看不到独立消息来源证实中国法院对他们的这次审判是一次公正的审判、是一次没有政治动机的审判。总部设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人权和民主中心]也指出,中国法院一直不让被告与外界接触的做法明显违反了联合国的有关公约。

*回避追问*

海外新闻媒体和国际人权组织都试图向中国有关法院和机构了解情况,以证实上星期对阿昂扎西一案审判的公正性,以及被告提出上诉的情况,但都没有得到明确答复。在中国时间星期二下午,美国之音也打电话到甘孜州中级法院了解情况,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先是拒绝回答问题,后来在记者的追问下,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才说,上司命令她不要对外发表评论。这位女士说,她刚才问过书记,书记要她“暂时回避,不回答这个问题。”记者问到“上诉法庭是否会很快受理”、“被告是否有律师”等问题,这位法院工作人员均以“不知道”和“上级要我们回避”等说法拒绝回答。

美国之音记者接着给这家法院的另一个办公室打电话,听起来接电话的人是一个主管,但是他坚持认为法院的审判是公正的,司法程序也是合法的,不过他也不肯透露自己的姓名,他说四川省高级法院和省委宣传部已经接管了这个案子。

黎堡:请问您贵姓,哪一个部门的?

对方:你说吧,你说了之后,我看能不能答复你。

黎堡:好。上个礼拜一,你们法院对洛让邓珠,还有阿昂扎西判处死刑,其中一人死缓。

对方:对。

黎堡:我想了解一下法院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是不是认为这次审判比较公正。另外,是有关上诉的问题。按照中国的法律,是不是十天内可以上诉,那么十天也快到了,已经九天了。您能就这两个问题回答一下好吗?

对方:我们首先是按照法律来审理的,这个肯定的。第二,至于第二个问题,我想我们这边有这边的规定。我想,可能省法院将对外做宣传,做一个最后的证实。好吧?

黎堡:我想了解一下,在程序方面,你刚才说是合法的。

对方:一切按照法律程序,是合法的。

黎堡:那么,当时,星期一开庭的时候有些什么人在场呢?

对方:这个问题我们暂时要回避了。

黎堡:暂时回避。当时的开庭是不是属于公开的审判的。按照一般中国的法律,这样的开庭是不是可以给人看的,可以给人听的呢?是不可以给人听的吗?

对方:这个问题我要暂时回避。

黎堡:那么,上诉的情况又怎么样呢?

对方:上诉,本人肯定有上诉的机会。他自己也提出来了。他要自己请律师,这是没得含糊的。

黎堡:律师是他自己请,对吗?

对方:他自己请,这是他自己的权利。当时,徵求意见,因为不是我们具体承办,是省高院直接来了。省高院去徵求意见的时候,他跟他们具体协商,最后结果,省高院没有给我们答复,所以我不好跟你答复这事。

黎堡:请问你是法院什么职位的官员?

对方:对不起,我暂时回避。

黎堡:您连姓名也不可以说,对吗?

对方:嗯,不说,不说。

黎堡:好,非常感谢您的时间,谢谢您。

*呼吁国际营救*

虽然在中国的法律下,被告有权在一审法院被判死刑后的十天内提出上诉,但是这种上诉通常都不会成功。死缓通常会改为无期徒刑。人们还注意到,中国当局其实早在法院上星期做出审判之前就给阿昂扎西定了罪。官方媒体报导说,四川甘孜州各县的机关和农村从今年八月初就展开了揭批阿昂扎西犯罪行为的运动。一些人权组织已经发出紧急呼吁,要求美国政府和国际社会立即对此案进行干预,制止中国当局执行这次判决。中国政府目前还没有就国际人权组织的最新呼吁正式做出反应。外交部官员上星期四在北京的新闻发布会上被西方记者问到这起案件时说,相信“司法机关是依照中国的法律来处理中国有关的案件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