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专家谈中国防治艾滋病活动 - 2002-12-16


在十二月一号世界艾滋病日的那一天,中国政府在全国各地发起了一场少有的防治艾滋病宣传活动,令许多关心中国艾滋病问题的人士感到鼓舞。不过,医务人员和防治爱滋病活动人士说,目前中国民众对艾滋病预防的宣传工作反应还不够热烈。另外,政府还必须加强对已经得了艾滋病的患者及其子女的帮助,并教育民众消除对他们的歧视。

中国卫生部门在今年世界艾滋病纪念日的前后,掀起了一场全国防治艾滋病的宣传活动,规模之大,造势之猛,实属罕见。国家领导人在首都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仪式上,宣布在未来一年中将一百万志愿人员派到农村去,宣传艾滋病的预防。全国各地的电视台播放了一部片名叫[艾滋病离我有多远]的科教片。北京、天津、河南等许多地方也都在世界艾滋病日这一天在各种大型公开场所开展了各种宣传活动。

*民间认识不足反应轻淡*

关心中国艾滋病问题的人士观察到中国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的态度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并表示感到鼓舞。过去,政府通常低调处理艾滋病的问题。今年六月,联合国曾发表一份报告说,中国到2010年预计会有一千万人感染艾滋病病毒或者患上艾滋病,并且使用了“灾难”字眼。当时,中国卫生官员还指责那份报告对中国有偏见。11月,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北京发表讲话时公开表示:中国“处在艾滋病爆炸性蔓延的边缘”。 不过观察人士说,虽然中国官方看起来加强了对艾滋病问题的认识,但是民众的反应似乎不够热烈。河南省退休医生、曾荣获美国[乔纳森曼国际卫生和人权奖]的著名艾滋病活动人士高耀洁大夫说,在今年世界艾滋病纪念日那一天,她参加了在郑州市中心举办的一个艾滋病预防知识宣传活动。她说,现场的工作人员很多,但民众反应冷淡。高耀洁说:" [我去了郑州人民大会堂广场。去的人不少,一个单位去十几个。人不少,但是参加的群众寥廖无几。整个广场上没有很多 群众,都是医生。]

[中国艾滋病工作网络]主席、北京协和医学院教授张孔来也参加了同一天在北京举办的宣传活动。他说,当时的气氛还算比较热烈,但是他提醒各地的艾滋病宣传工作者不要夸大艾滋病问题的严重性,以免民众由于恐惧感而不肯寻求医务人员和宣传工作者的咨询。张孔来说:"[我希望对艾滋病问题要正确的宣传教育,也不要把这个问题说的那么可怕。说得那么可怕,就会产生歧视。要实事求是、按科学的道理来讲,这个病严重,但是可以预防的。只要你行为规范了,这个病是可以预防的。]

*等候[五年规划]成果*

中国政府去年推出了一个对付艾滋病问题的[五年行动规划],[中国艾滋病工作网络]主席张孔来教授参与了这个五年计划的起草工作。他说,这个计划中所提到的大力推广避孕套的使用以及降低吸毒者感染艾滋病的措施如果能得到实施,那么中国2010年的艾滋病患者的人数完全有可能大大低于联合国的预测数字。张孔来说:"[这些都在五年计划中提出来了,我自己觉得是一个突破,我自己非常兴奋,只有这样实际地做下去,才有可能。]

不过,防治艾滋病的一些活动人士指出,中国卫生部门在加强预防艾滋病的宣传工作的同时,对已经得了艾滋病的患者及其子女的帮助仍然很不够。今年快八十岁的河南退休医生高耀洁大夫说,最近一两年来她致力于帮助那些父母死于艾滋病的农村孤儿,把他们一个又一个地送到老家山东省一些农民的家里,让孩子们能继续学习和生活下去。但是,高耀洁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说,经费和国家政策等问题使收养孤儿的工作受到阻碍。高耀洁说:"[现在我的工作进展非常困难,等于是杯水车薪,没有多少效果。我本来往我老家收孤儿的,因为我这个小屋养不了多少孤儿。可是往我老家收孤儿有遇到阻力了。

黎堡:什么样的阻力?

高:他们说影响到计划生育政策了,当官的这么说。

黎堡:我不太懂,为什么会影响计划生育政策?

高:我也不太懂。我觉得计划生育跟救孤儿是两码事。我不懂。但是现在孤儿进不去了。非常困难,一言难尽的困难。]

中国卫生部门说,政府目前正在开展的宣传工作之一就是要教育民众不要歧视艾滋病患者以及他们的亲属,而且在治疗方面政府正在投入越来越多的资源和相关政策,并且加快了审批治疗艾滋病药物的速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