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49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北韩经济:回顾与展望 - 2002-12-23


让人捉摸不定的北韩在2002年不断成为国际媒体注意的焦点。它为了结束长期封闭的状态而采取的一些重大经济改革措施引人注目,但它玩弄安全牌的做法又抵消了经济改革措施所带来的积极影响。

在经历了几年粮食严重短缺甚至饥荒之后,北韩的经济形势在2002年终于稍稍稳定下来。北韩当局为了减缓它面临的各种经济问题而开始进行经济改革,推出了一连串的重大措施。

Gordon Flake: "This year of 2002 has been a year of unprecedented and dramatic change in North Korean..."

美国的北韩经济专家戈登・弗雷克说:“2002年这一年是北韩经济政策发生前所未有重大变化的一年,是北韩试图重新开始经济改革的一年。但是不幸的是,就在这一年即将结束的时候发生了过去多次发生的事情,安全问题的爆发使得北韩经济改革的努力前功尽弃。经济改革措施产生的作用变得更加模糊,遭到了挫折。”

*扩大外交空间*

北韩试图改革经济的努力十几年来断断续续,并没有收到明显的成效。进入2002年以后,北韩当局在打开外交僵局和经济改革方面都采取了一些重大的举措。在外交方面,金正日会见了日本首相小泉纯一朗,在两国关系正常化方面迈出了一大步;北韩外长和美国国务卿鲍威尔在东盟地区论坛会议上实现了秘密会晤;南北韩海军船只在六月份相撞之后,北韩公开表示歉意以缓和关系,并在随后表示要恢复南北方的陆路运输。

*调整经济政策*

在经济政策方面,北韩从七月份开始调整国内价格结构,先是取消了房租补贴,放开粮食价格,主要是大米的价格,取消了粮食配给制度,让粮食价格随市场价格浮动。作为价格改革的配套措施,北韩政府大幅度提高了国家工作人员和工人的工资,以弥补粮食价格和房价的上涨。

Gordon Flake: "The first time N. Korea takes an economic step that would effect the entire country..."

华盛顿的智囊机构[梅恩费尔德太平洋事务研究所]常务主任弗雷克说:“这是北韩首次采取具有全国影响的经济改措施。无论是好是坏,它给北韩经济引进了一个新的引擎。政府控制不了它,这有可能会导致高通货膨胀,造成经济灾难,也可能要迫使政府扩大改革范围,保持经济运转。”

在九月份,北韩又宣布成立新义州特别行政区,试图完全采用资本主义的管理方式,借助中国的改革经验和中国的市场来建立一个试点,为北韩经济寻找一个出路。在此之后,北韩货币朝元大幅度贬值,朝元跟美元的汇率大幅度提升,以减轻黑市汇率造成的不良影响。

新义州特区项目由于金正日任命的特首杨斌被中国警方拘留而受到重大挫折。但是平壤并没有放弃这一努力,而是通过加强特区集体领导的方式继续推动这一改革进程。当局还在11月推出金刚山旅游特区计划,在韩国现代公司的帮助下吸引外国投资,扩大旅游经济的发展。

*缺乏总体战略*

北韩当局在2002年推出的这些经济改革措施的确令研究人员和观察人士印象深刻。但是,人们对北韩进行经济改革的决心和准备的看法并不一致。美国[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北韩经济专家马卡斯・诺兰德和弗雷克的看法比较接。他们认为,北韩在今年采取的改革措施无非是迫于经济困难而采取的修修补补的权宜之计。

Marcus Noland: "I think it is premature to characterize them as North Korea is moving toward market economy..."

诺兰德说:“我认为,要把北韩的这些做法说成是走向市场经济的步伐过于草率。北韩似乎正在做着三件事,一是逐步引进一些经济刺激的手段,调动一下人们的工作积极性。二是承认既成事实,如粮食黑市和外汇黑市。三是在有限的规模内进行引进外资的尝试,以解决外汇极其短缺的问题。”

诺兰德认为,新义州特区的建立是一种个人行为,起源于特首杨斌与北韩领导人金正日的私人关系,并没有北韩整个官僚系统的介入。杨斌出事以后,特区的前景变得扑朔迷离。

*经改前景暗淡*

但是华盛顿的韩国经济研究所的北韩经济专家彼得・贝克认为,北韩当局推动经济改革的决心是坚定的。

Peter Beck: "We shouldn't assume that a few announcements mean everything has changed, everything will change...."

贝克说:“我们不应当因为当局宣布一两个决定就认为一切都变了,或者一切都要变了。挫折会经常发生。但是根据我近来和别人谈话所了解的,我认为北韩对经济改革的决心是坚定的,现在的问题只是如何找到恰当的方法推进改革。”

2002年即将过去。明年北韩的经济改革和经济表现前景如何?专家的看法比较悲观。

Gordon Flake: "Entirely depends on security situations on the Korean Peninsula. As always economy in Korea..."

[梅恩费尔德太平洋事务中心]主任弗雷克指出:“这完全取决于朝鲜半岛的安全局势。韩国经济,特别是北韩经济完全服从于安全问题。现在问题的焦点是北韩的核武器危机。只要这个危机不解除,经济发展的前途就谈不上,就不可能出现经济改革或经济发展的重大进展。”

[美国企业研究所]著名的北韩问题专家尼科拉斯・埃伯施塔特认为,由于北韩实行信息封锁,外界根本没有可以参考的经济增长数据。根据大体的估计,北韩经济经过10年的收缩,现在大致开始稳定下来。但是由于安全问题的突然爆发,国际粮食援助和燃料援助都开始减少。北韩经济增长赖以实现的一些基础的东西现在已经不存在了,这对国民经济的影响是明显的。另外北韩指望日本会提供一些赔偿,现在因为核项目问题好象也靠不住了。新义州特区建设也因为杨斌事件而停滞下来。埃伯施塔特的结论是,在未来的一年里,北韩经济依然为许多不确定因素所笼罩,看不到经济复苏的动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