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4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释放徐文立不说明中国人权改善 - 2002-12-24


中国政府提前释放著名民运人士徐文立,把他从监狱直接送上了飞往美国的班机。人权组织欢迎中国的行动,但却表示,徐文立的释放并不意味着中国人权状况出现改善的迹象。

*徐文立坐牢16年*

中国著名民运人士徐文立在过去20年的时间里坐了16年的监狱,患有乙型肝炎。中国政府决定基于人道主义让徐文立保外就医。徐文立已经搭上飞往美国的班机,定于圣诞节前夕于美国东部时间下午5点半左右抵达芝加哥。

徐文立今年59岁,曾经当过兵,做过工人。1978到1979年期间,徐文立参加了北京“西单民主墙”运动,参与主持“4.5论坛”的工作。他因此于1981年被逮捕。1982年,中国政府以“组织反革命团体”和“反革命煽动”罪判处徐文立15年徒刑。

现任人权组织“中国人权”主席的刘青曾经和徐文立一起负责主持“4.5论坛”,他向美国之音介绍徐文立时说,1993年5月,徐文立服刑12年后,中国政府将他假释出狱,不过当局仍然对他实行每天24小时的跟踪和监视,并多次拘留和讯问他。然而徐文立继续积极从事人权和民主活动。1998年,徐文立参与了中国民主党北京支部的创建工作。1998年11月30号,徐文立再次被中国当局逮捕,并且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13年徒刑。

*国际一直呼吁释放*

徐文立被逮捕以后,国际社会一直在不断呼吁中国政府释放他。2001年2月,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罗宾逊女士在访问中国期间曾经当面向中国外长唐家璇提出释放徐文立的请求。徐文利在狱中的健康状况日益恶化。徐文立的妻子贺信彤多次呼吁中国政府基于人道主义的立场允许徐文立保外就医。 美国官方和国会议员也不断向北京提出徐文立的案子。

设在美国的「美中对话基金会」一直在设法促成徐文立的释放。「对话基金会」负责人、有[美中人权使者]之称的商人康原 (JOHN KAMM) 对徐文立的释放表示高兴。他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徐文立的案子始终是美中人权对话的核心议题,其中有两个原因。康原说:“徐文立多年来以非暴力方式追求他的政治信仰。在过去20年里的大部份时间他都被关在监狱里。很少有人象他那样为自己的信仰付出如此沉重的代价,因此徐文立显得格外突出。另外还有一个历史因素,当美国前总统克林顿1998年访华时,人们充满希望地认为中国出现‘北京之春’,变得更为宽容开放。徐文立和其他人开始着手建立中国民主党。可是就在那几个月之后,他们突然被逮捕并被判处长期监禁。美国政府确实为此感到相当震惊。”康原说,在1999年1月举行的美中人权会谈上,美国对此提出了强烈抗议。他说,徐文立的案子实际上与美中关系,美中人权对话有着历史联系。

*释放变成政治筹码*

以纽约以基地的人权组织“中国人权”理事会主席罗伯特・伯恩斯坦认为,中国政府必须释放从来没有犯过任何罪行的徐文立。他说,他曾经为徐文立的获释利用各种场合,各种人际关系,给美国政府的官员写信,给各种机构写信,敦促他们关注徐文立的案子。每当举行重要的国际活动,每当国际组织和美国高层政府官员前往中国访问,会晤中国领导人时,“中国人权”都会提交一个要求中国政府释放的政治犯的名单。徐文立的名字多年来一直位于名单的前列。

徐文立保外就医和前往美国的细节就是美国助理国务卿克拉纳12月份在北京举行的最新一轮美中人权对话中确定的。“中国人权”主席刘青说,徐文立是中国政府从监狱中直接送上飞往美国班机的第6名著名政治犯。然而他说,徐文立的获释既不意味着中国的人权状况出现本质的变化,也不表明中国的民主有了更大的空间。刘青说,中国在这一点上与世界其他许多国家并不一样。刘青说:“国际上有一些国家,当一个重要的政治异议人士获得释放,往往意味着人权变化已经开始,政治制度的变化即将来临。比如说象南非的曼德拉得到释放,象南韩的金大中,他们得到释放后,人权变化就已经发生了。政治制度的变化很快就会出现。但是中国并不如此,中国释放人主要是为了应付国际社会。中国释放人并不是它已经压制不住,不得不释放,而是作为一种政治筹码来使用的。”

*中国试图减少压力*

刘青说,中国释放著名政治异议人士是为了争取政治经济方面的利益,是为了改善国际形象。另外,中国政府把政治犯送往美国,放逐国外,也是为了减少国际压力,减轻负担,同时不让政治异见人士在国内发挥影响力。

“美中对话基金会”的康原说,中国释放徐文立的主要原因就是希望改善中美关系。他说,就象美中需要合作来解决北韩的核武器问题那样,美中关系同样需要在人权领域的合作才能得到改善。康原说,徐文立的释放是美中人权对话最近推动的一系列政治犯提前获释的案例之一。所有这些人都是美国驻华大使雷德在人权方面谈话的重点,也都在布什总统访华期间提交的人权民运人士的名单上面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