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年终专稿:美中农业贸易 - 2002-12-29


美中两国的农产品贸易在双方的整体贸易中占着十分重要的地位。自从中国去年底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美国一直希望两国的农产品贸易能够取得重大突破。那么过去一年来的情况到底如何呢?

美国贸易代表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一周年之际,向美国国会提交了一份报告,全面分析了中国履行加入世贸承诺的情况。在农业方面,报告强调了中国既有进展,同时也有很多不足。中国同意降低农产品关税,使得美国的牛肉、奶制品、杏仁、橙子等农产品向中国的出口大幅度增加。同时,在其他方面也有一些严重问题。其中最具争议的问题之一是2001年6月,也就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前不久,中国农业部颁布并实行了限制基因产品进口的生物技术新条例。

*美国大豆出口风波*

美国受影响最大的农产品是向中国出口的大豆。经过向北京高层施压,2002年3月,中国同意向美国发放为期九个月的临时许可证。今年十月美中两国领导人高峰会晤期间,这一问题再次提出。中国方面再为美国的临时许可延长九个月。但是由于中国执行这一新条例,使美国在2001到2002年期间向中国的大豆出口大幅度下降。不过第二次延长临时许可之后,这一出口量开始回升。不过,美国对于何时可以得到永久的许可,以及中国如何履行生物技术方面的法规表示关注。

美国三一学院经济学教授文贯忠说,中国过去对美国大豆需求量大的时候,并没有提出过任何异议,现在可能跟着欧洲国家对此也比较挑剔了。而另一个可能的原因则是为了制造贸易障碍。文贯忠说:世界上那么多国家都用这一理由作为贸易障碍,中国不用的话中国自己觉得很吃亏,因为中国自己在出口的时候就碰到人家用这种理由来挡住中国的出口。

*中国关税率配额制度*

2002年美国对中国履行同大宗农产品的关税率配额有关的承诺非常关注。因为这个领域对美国出口小麦、玉米、棉花和植物油相关。文贯忠说,中国的关税率配额制度,指的是中国答应提供外国每年一定比率的农产品进口配额,这部分进口的农产品,关税很低,甚至没有关税。美国与中国今年9月在日内瓦举行过一次有关谈判。美国认为,中国国家计委推迟大约四个月公布农产品关税率配额,同时采取保护主义措施,维持国家企业的垄断地位。美国认为,中国国家计委仍然在依据中国不完善的规则运作,透明度也没有改善,关税率配额的分配再次不合理地保留给了一些国内的加工和再出口公司,并拒绝提供具体的分配数量和获分配者名字。以棉花为例,关税率配额中的百分之六十多保留给了中国的加工、再出口公司。中国国家计委的这些做法破坏了中国对市场准入作出的承诺。

文贯忠说,按照美中双方的协定,中国应该逐步开放这部分的进口。中国国内私人的进口商,美国的出口商,都应该可以从事这一出口。中国如何分配这一配额?中方国营企业,和民营企业,以及美国的企业各自能获得多少配额,这是一个很敏感的问题。文贯忠说:中国既然已经加入世贸组织,并且承诺要遵守世贸组织的规则,这部分他大概会逐渐逐渐被迫开放的。美国表示,将继续密切监督2003年在这个领域的发展,并将采取必要的行动促使中国全面遵守其承诺。

*肉类出口标准过分*

在卫生检查标准方面,中国在2002年颁布了新的规定,禁止进口携带病源体的肉类。中国对进口肉类的要求大大高于对本国肉类产品的要求;事实上任何国家都难以做到生家禽和肉类绝对没有病原体。中国对美国的家禽和肉类开始实行非科学的标准已经减缓了美国的出口。文贯忠说,美国出口的家禽大都是屠宰以后的生肉。中国要求生肉中绝对没有病原体实在太过分。不过文贯忠分析,中国这样做的原因是,中国的肉类产量大大超过自己的需求,只是苦于达不到国际卫生标准而没有办法大量出口。如果现在面临外国肉类的大量进口,势必对中国国内的饲养业打击很大。因此中国才会设立种种不切实际的标准来制造贸易障碍。他说,这很可能是中国为谈判准备的一张牌。文贯忠说:因为各国对农产品的限制都非常大。相对比西欧和日本中国农产品的限制要少得多。进口比他们要自由了。如果中国在谈判中没有自己的牌,就会很不利。

*拖延阻挠农产品进口*

文贯忠说,同其他一些国家一样,中国现在制造一些障碍,等到谈判的时候,大家再来撤除一些障碍,以表现出自己有意愿使得农产品贸易自由化。因为世贸组织明年将就农产品进行新一轮谈判。中国在这个时候提出一些自己的政策,是一种讨价还价的牌。不过《当代中国研究》杂志主编程晓农的看法有所不同。他认为,中国农产品在国际市场上没有竞争力的最主要原因是过去计划经济造成的。为了避免开放农产品市场对农业带来的冲击,中国现制定的一些规定实际上就是针对着美国农产品进口,用以抵制市场的开放。程晓农说:就是寻找一些借口,利用一些枝节性的问题作机会,然后通过一些来回的折冲、谈判、和磨擦,制造一些容易引起双方争执的问题,然后通过这些问题的讨价还价和让步,来达到一个拖延和阻挠一个农产品市场开放的目的。

*谈判本身是目的*

对美中贸易前景不太乐观的程晓农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真正目的并不是为了开放农产品市场,而是为了摆脱对美贸易受美国政治压力的状态,和经济上希望吸引更多外资来帮助中国解困。为了达到政治和经济上的这两个目的,就要作出一些让步,比如开放农产品市场就是其一。因此这种让步必然是有限的,而整个过程更是一种政治技巧。程晓农说:谈判本身就是一种目的,他并不想突破,达到一种双方都满意的结果。就像中国和邻国的许多边界谈判,谈了几十年毫无结果,原因就是谈判本身就是目的。他不是为了通过谈判解决问题,而是为了通过谈判拖延时间,制造一种正在谈判的气氛。程晓农认为,正是由于这样一种本质,未来美中之间在农业上的摩擦会不断出现和继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