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6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鲍彤评论:中共有三个代表而无领导核心 - 2002-12-31


2002年中国政治的最重要事件是中共的十六大。十六大修了块里程碑。不要以为十六大前后完全没有变化。在似乎“一切照旧”之中,毕竟出现了一点点新东西,或者说,悄悄地收起了一点旧东西──“紧密团结在核心周围”这句天天登在报纸上、飘在空气里的口号,突然收了回去,消失了。

中国是皇帝的天下,从传说中的天皇、地皇、人皇,到现实中的夏桀王、殷纣王、周厉王、秦始皇,一个也少不得。缺了宣统,补个袁世凯,下去了蒋介石,出了个毛泽东。“国不可一日无君”,那是腐朽得发臭的理论。“国不可一日无党,党不可一日无头”,就变成了香喷喷的先进文化。毛泽东1956年宣布中共是中国的核心,1958年宣布共产主义运动必须有个领袖,1959年宣布反领袖就是反党,三句话奠定了共产党的核心论,国家的领导权有了归属,中国由此大定。

三十年后,1989年,邓小平在六四镇压之后,有名有姓地宣布,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权属于一代出一个的核心。他解决了党的第一、二、三代领导权的归属,中共由此大定。核心论是安党定国的大道理,必须随时随地讲,不可一篇不讲,也不可一日不讲。因此之故,党的喉舌十三年如一日,以宣传“团结在核心周围”为天职,从来不敢丝毫疏忽大意。现在,这句事关党国命运的口号,在十六大闭幕的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显然出于深思熟虑的最高决策,决非无心之失。

十六大做了两件事。第一台是重头戏,把当今第三代核心十三年来的金玉良言定名为“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让它和第一代、第二代核心的遗训并驾齐驱,成为党的指导思想;以便在明年召开的十届人大上再接再厉,昭告天下,修改宪法,把这三位核心的教导,一股脑儿册封为至高无上的国家哲学,彻底摆脱“任期”的限制,世世代代起作用,指导全党全民,举这三面旗,走这一条路,不得违反。违反了怎么办?无非是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

十六大还附带办了一件事──选举。选举的民主含量和提名过程,被选举人的名额和得票多少,是不可告人的绝密。公众得知的,是一份最后的名单:第一,中共中央选举了一位新的总书记;第二,中共中央军委眼下还是老主席;第三,老军委主席的照片必须挂在新总书记之上,不可搞错。至于中共第四代有没有核心,核心是新总书记还是老军委主席,无可奉告。

核心是党国之重器,的确不可以旁落。晋封为指导思想的第三代核心,当然是终极核心,不必要也不应该传宗接代到第四代。何况毛邓发明的“核心”称号,从来没有合法根据,从职权、任期到产生和罢免的程序都不清不楚。不过这些话统统难以启齿,无可奉告才是最聪明的一着。只要找不到讲得出口的说法,有三个代表而无领导核心的模糊状态就会继续拖下去。观察中共在这种模糊状态下如何运转,分析这种模糊状态对中国有无实际意义,是《中南海学》当前的新课题。

中国有真龙天子坐龙庭的传统,一旦堕入五里雾中,难免有人有失落感。不过老百姓要知道的,不是核心称号,也不是排名先后,而是领导人的政绩和动向。希望各位公仆好自为之。政治家根据民意工作;官吏照“等因奉此”办事;政客靠纵横捭阖吃饭──三者的分野是分明的。三者都可能在一定条件下,由于得到一定帮助(或者受到一定压力)而变化。十六大后,时间不长,今年情况尚未显现,我不敢强不知以为知,愿意和大家一起继续观察,且看2003年。

以上是中国政治观察家鲍彤的一篇评论。这篇评论代表他本人的看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