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3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王丹提议公民抗命23条立法草案 - 2003-01-12


中国大陆异议议人士、原八九民运学生领袖王丹,星期六在纽约呼吁,如果香港政府执意依照基本法23条立法,限制香港人民的基本自由,人们应该发起一项公民抗命运动。香港立法局议员也在纽约呼吁外海的香港人认识到立法可能会给他们带来的危害。

*香港政府执意推行*

香港政府将于本月完成民意调查,下月推出基本法第23条立法草案。这一立法将对危害国家安全的背叛、颠覆、分裂国家,以及泄露国家机密等罪行立法。虽然这一立法在香港以及国际社会各界一起很大争议,遭到人权组织强烈反对,但是香港政府执意推行。星期六在纽约由中国现政协进社召开了这一立法的座谈会。

*学习甘地非暴力*

在会上会议主席、八九民运学生领袖王丹说,鉴于香港政府对这一立法势在必行,他呼吁香港的人权、民主人士学习当年印度的和平、非暴力运动领袖甘地,在尽量维持社会秩序的前提下,在这一立法完成以后发起一个公民抗命运动,使这一法律瘫痪。王丹说:“这个恶法的一些不符合人权原则的一些条例,应该有一批人勇敢地故意去违反这个法律,在强大舆论的保护和支援下,使得政府不敢用23条来惩治异议人士。如果真正能够做到这一点,恶法就被瘫痪掉了,这是我个人的期望。”

*海外言论自由受损*

应邀专程从香港前来参加这一座谈会的香港立法局议员涂谨申说,拥有域外法律效力的第23条立法一旦生效,同样会严重影响海外香港人的言论自由。涂谨申说:“因为是关于他们在自由的国家,如美国、英国,等一些自由的社会,你不能够想象现在做的一些行为到香港你会被抓,被终身监禁。我可以说,他也许不一定抓你,但是这个在法律上是危险的条文。”

*市民不能畅所欲言*

另一位专程从香港前来与会的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麦燕庭说,根据一项调查,香港百分之八十的新闻从业人员 对这一立法限制新闻自由表示忧忧虑,百分之十的人说如果立法他们将会专业。麦燕庭表示,第23条中的煽动条款可以以言论判处颠覆、分裂和叛国等罪,但是有关罪行却订的很含糊。麦燕庭说:“如果是这样,以后市民不能畅所欲言,他们会担心我现在讲的东西,虽然我没有这个意思,但是将来引起有关的效果的话,也会算在我头上。那还有谁会讲话呀?”麦燕庭说,另外这一立法把以前禁止窃取国家机密的范围扩大了,将会导致新闻工作者可以写的范围缩小,而最后变成只有政府公布的内容才算是合法的。

*违背国家人权公约*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候选人王军涛涛提出了,香港政府对基本法第23条立法的目的究竟是要维护护什么样的“国家安全”的问题。他说,如果认同中国政府对国家安全的界定,那么从中国政府对言论治罪的大部份案例可以很清楚看到都是政治迫害。王军涛说:“如果香港政府在立法后,将这类行为等同于国家安全加以限制的话,香港政府显然是要配合中国政府进行政治迫害。显然是违背了国家人权公约。”

*镇压法轮功延伸*

多维新闻社总编何频发言指出,从香港政府对基本法23条立法的仓促程度,可以看到北京政府对法轮功问题处理的粗糙特徵。因为即便是在香港同大陆政治、经济落差极大邓小平改革初期,香港也没有威胁过大陆的稳定与安全。因此可以得出结论,强势推行这一立法的主要原因是江泽民本人在镇压法轮功问题上意志的延伸。对此王军涛呼吁:“对法轮功的迫害应该停止。这样一个迫害已经使我们的国家付出了太大的代价。连五十年不变、连一国两制都要给它改掉了。第二,在江泽民后期他个人的权力已经膨胀得太厉害,已经把自己不但凌驾于中国人民之上,而且凌驾于中国共产党之上。”

*香港迎合大陆意愿*

何频认为,对第23条立法仓促推行的本质是香港经济的衰退使之对大陆战略重心的地位已经大大下降。香港特首董建华先生说,祖国好香港就好;中国很好,香港就更好。而事实是有时候可能情况正好相反。何频说:“奥运会的召开、上海申办世博的成功,对香港来说都不一定是好消息,但是反过来,有些坏消息对于香港来说可能是好消息,比如两岸关系不好,至少飞机还要通过香港转转一下。”

王军涛说,对香港来说,却是因为这些年经济不好,她需要大陆政府对她的输血和配合,所以她有意迎合了大陆政府个别领导人的这一意愿。法律专家于浩成、律师李进金、时事评论员林锋、刚刚从中国大陆监狱被释放的异议人士徐文立参加了这一会议,并从历史、法律、这一立法的动机和后果个方面进行了分析发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