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4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女娲讲故事交流计划 - 2003-01-15


多少个世代以来,世界各地的文化都利用故事来保存他们的历史,解释不了解的事情和娱乐大众。虽然如今在美国讲故事也许不再像电视还没有进入美国家庭以前那样的普遍了,但是,在沟通各种文化之间的差异上,讲故事依然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记者西莱斯特在下面的报导中,介绍了“女娲讲故事交流计划”,讲的是一群美国说书人,从西维吉尼亚州远道前往中国西部边疆一个小村落,实地访问交流的经过。

住在西维吉尼亚州的卡伦・武兰奇用讲故事的方式教书已经有二十多年了。但是,当她去年十月间到中国去访问的时候,她却从一个人人都会讲故事的边疆小村落那里,学到了她一辈子都难忘记的一课。她说:“我真的太兴奋了。我简直不能相信会有这么一天。我为这次访问已经筹划了一年多。”

在机场柜台前,武兰奇一边托运行李一边解释说,参加这次为时三个星期访问的,除她本人以外,还有来自全美各地的其他三十三名说书人。这些善讲故事的人,从青少年到老年人都有,他们都属于一个全国性的说书组织。虽然并不是该组织所有成员都去中国访问,但是,那些能够成行的人给他们的访问团和这次访问起了一个特别的名称。武兰奇女士说:“我们把这次访问称为“女娲讲故事交流计划”。女娲是中国古代神话中炼石补天,又能够创造和平的女神。我认为我们这次访问的目的,就是要把我们的两种文化融合在一起。”

在中国,听故事的不仅是儿童,还有成年人。为了要让中国各种年纪的人都能够了解她家乡的文化,武兰奇特别准备了一些有趣的阿帕拉奇的民间故事和来自煤矿的鬼故事:“我的目标之一就是,要呈现出西维吉尼亚州和阿帕拉奇山区人民的正面形像。我希望人们知道这里是多么的美好,住在西维吉尼亚的人是多么的美好。我希望他们知道我们的文化是珍贵而且特别的。”

*中国有个讲故事村*

千百年以来,许多中国社区都自己专长一种技艺。譬如说,有些村庄以生产陶器出名,有的则擅长织布,还有的则能写会画。可是,中国只有一个全村人都善于讲故事村子,那就是耿村。这个小村子坐落在中国西部的“丝绸之路”上。由于耿村位于边远地区,甚至连中国文化部都是在几年前才知道它的存在。

中国政府在得知这项讲故事的交流计划以后,为了配合美国访问团的到来,还宣布了中国第一个全国说书日,甚至修建了一条通往耿村的道路。于是,武兰奇和她的同伴们经过了将近二十四个小时的旅程,终于到达了他们的目的地:“那就好像时光倒流了一百年一样。村子里的人对我们非常友善,而且非常愿意跟我们交谈。那里真的是一个世外桃源。村里虽然有一些汽车,但是更多的却是毛驴拉的车子。那里的一切和那里的人都是那么美好。”

访问计划开始了。人们首先在村子的学校里举行一场盛大的庆祝会,有音乐,也有舞蹈。全村一千六百名居民中有半数的人,包括许多小孩子,都会讲故事。所以,每一个人都期待着即将开始的故事交流活动。武兰奇通过翻译说:“非常感谢你们今天的接待。我想要讲一个来自美国西维吉尼亚州山区的故事。”听众们开始安静下来听武兰奇通过翻译讲她的故事。武兰奇说,她发现,不管是哪个国家,讲故事都是为了同样的理由:“我认为,讲故事是保存社区文化最重要的艺术形式之一。讲故事不但是阐述社区的历史,讲述我们的过去以便让我们知道未来的发展方向,而且也保存了一种价值体系,使人们可以面对面的沟通交流。”

在接下去的几天里,这个“女娲”访问团的成员分成几个小组,分别到村子里说书人的家里拜访。他们在村民家里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彼此轮换着讲故事。那是一个大费周章的过程:耿村的人只会说他们的方言,连“女娲”访问团的随团翻译都听不懂。所以,耿村的说书人把他们的故事先说给中国文化部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再传达给翻译,然后,翻译再翻成英语。武兰奇说:“他们用中国话非常热烈地讨论了大约十分钟,然后我们的翻译会转向我们说一些像‘那个人骑上了马’之类的话。”

*中美故事显著不同*

武兰奇学会了几则很好的故事,并把它们加到自己讲故事的节目表上。她也体会到,中国和美国的故事有显著的不同之处:“他们确实比较更注重民间和民俗的故事。在美国,有一种讲许多个人故事的趋势,把你自己也扯进故事里。但是,在这个中国的村子里却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他们只讲民间的故事,过去旧时的故事。另外一个不同之处是,他们不像我们那样讲故事。我们用大手势,拉高声音讲故事。美国人习惯了电视节目上那一套,你必须要用大动作来讲故事。而他们只是坐在那里说他们的故事。”

武兰奇回到美国以后,制作了一套新的讲故事节目。她在节目中采用了几则中国故事。有些是“傻女婿”之类的逗趣好笑的故事。讲的是,看起来是又笨又傻的女婿,结果居然比全家所有人都聪明。还有些故事是根据中国的历史记载编的,像是孟姜女千里寻夫,哭倒长城的故事。

由于当地非常需要讲故事的人,武兰奇必须每天在西维吉尼亚州各地的学校、图书馆、教堂和音乐厅巡回表演。金・希特女士带着她的小女儿去看武兰奇在帕克斯波格图书馆的表演。希特女士说:“我们不会到许多别的国家去旅行,所以,来看这个节目会让我的女儿有机会接触到各地不同人的想法和不同的文化意识,了解到他们如何用和我们不同的方式彼此交往,互相沟通。”

这正是讲故事的人希望能够传达给人们的。这也是为什么武兰奇经常会以“女娲”的故事作为她讲故事节目的结尾:“女娲在天上创造了和平,现在轮到我们在地球上创造和平了。”卡伦・武兰奇说,光靠着讲故事是无法实现和平的,人们还要学会听故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