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1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特拉维夫告别遇难中国工人 - 2003-01-15


1月14日,以色列外交部和内务部官员在特拉维夫,为一个多星期前自杀炸弹爆炸中遇难的三名中国工人举行了遗体告别仪式。中国驻以色列大使潘占林、及在以的中国人代表近百人参加了告别仪式,他们向李培中、郭爱平和张敏民的遗体献上鲜花,并默哀为他们送行。迄今为止,仍有四名受伤的中国劳工在医院接受治疗。

*自杀爆炸的牺牲品*

几日前,来自浙江舟山、50岁的张敏民因抢救无效死亡。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张敏民处于深度昏迷,一直未脱离生命危险。目前,她的丧生,使特拉维夫新一轮自杀式爆炸事件中的中国劳工死亡总数上升至3人,加之去年四月和七月在耶路撒冷和特拉维夫的另外两起自杀式爆炸事件中的受害者,共有七名中国劳工在巴勒斯坦人实施的炸弹爆炸中寄魂于他乡。在本月5日晚,两名巴勒斯坦人在特拉维夫老车站附近的步行街区同时实施了自杀性爆炸袭击,造成至少24人丧生,100余人受伤。此次的遇难者还包括以色列人、罗马尼亚人、保加利亚人和加纳人。

在最新一轮的自杀炸弹爆炸中,最早被确认的遇难者是来自山东寿光县41岁的工人李培中,后经DNA检测确认,另外一名死者是来自福建福清的48岁劳工郭爱平。还有另外6名中国劳工受伤,他们分别来自浙江、福建、江苏、辽宁和四川,其职业为建筑工人、厨师和杂工等。 目前,还有四名中国劳工在医院接受治疗。来自福建平潭县中楼乡坤湖村的陈文病情已经稳定,思维言语反应比较正常。陈文说:�我的两个脚非常的痛,非常的痛!!!...没有人管!!�陈文虽然苏醒,但整日流泪满面,他说,现在的问题是怎样回到负债累累的福建老家。陈文说:�我现在欠人家的钱,十多万元....�

据医院证实,38岁的陈文可能下肢瘫痪。他的脾、胃等器官都被切除。目前,他的家中还有妻子陈瑞珠和三个孩子。和很多福建籍劳工一样,陈文临行前所上交的中间劳务费是十万元人民币,绝大多数钱属于抵押借债。由于中国劳工的语言能力普遍较差,大部份人对签证、劳工法及保险等基本问题一无所知,很多事情更多的是听天由命。陈文说:�(护照、签证)这个我也不懂,有签证没有签证我也看不懂...。�据陈文所陈述,目前没有人对他的病情给予解释,也没有人谈及将来的赔偿及保险问题。

*保险赔偿尚待仔细研究*

来自江苏海安的葛存虹在另一所医院接受治疗。他现在面对的首要问题是医院督促办理出院手续,但他无家可归,不但没有签证,也无法重新工作。除此之外,经医生告知,他的头部将永远遗留着一块爆炸中的弹片。葛存虹说:�我一个人到哪里去呀!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同是来自江苏海安的王平桂也提出了相同的问题,他现在是腿部受伤。王平桂说:�腿部有一个洞,只有动一下就疼...�

另外受轻伤的2人分别是来自沈阳的王志友、来自四川广安的王运祥,目前伤势稳定。此前,以外交部长内塔尼亚胡和中国驻以色列大使潘占林来到特拉维夫悉巴(亦奇罗夫)医院看望了在部份受伤的中国工人。根据以色列的现有法律,所有遭受到恐怖袭击的受害者,不管是否拥有合法签证,都能享受到以色列的国家保险赔偿,不过,更具体的细节需要�走一步,看一步�。

*中国劳工流落以色列街头*

由于相当数量的中、以劳务中介公司,始终把劳工输出做为一项买卖签证的生意来做,所以中国劳工在以色列一直是人满为患,许许多多失去工作,或是因各种原因离开原工作单位的中国人最终流浪街头。在特拉维夫附近的劳务黑市场,曾出现过上千中国劳工等候业主挑选的现象。而中国人居住的聚集区也相继出现了自抢、自盗以及自相残杀后抛尸街头等现象。

目前,以色列官方对外国非法劳工的立场颇为温和,以外交部长和内务部长都相继表示,将准许并资助所有非法劳工在以色列接受医疗,并赋予其家庭成员签证来以探望。不过,很多观察家指出,以色列的内务部和劳工部都是由极端右翼宗教政党沙斯党成员掌管,其仇恨、敌视非犹太人的政策将会在不久的将来,再次体现在大规模的搜捕和遣返外国劳工的实际行动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