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深圳再为中国改革打头阵 - 2003-01-20


中国八十年代经济改革的先锋城市深圳再次成为中国改革的先头军。深圳市长于幼军日前透露,筹备一年的“行政三分制”改革,今年二、三月份就要在深圳推行,把政府的行政管理分为决策、执行和监督三部份,三者相互制约。但中国问题专家认为,这一措施并不属于政治改革范畴。

*“行政三分制”借鉴西方经验*

深圳的“行政三分制”已经酝酿筹划了一年多时间。深圳市长于幼军日前告诉英国的《金融时报》说,“行政三分制”的设计已经基本成熟,二、三月份就要开始在深圳推行。

中国国内媒体也对此进行了报道。《南方周末》引述参加试点方案起草的深圳大学马敬仁教授的话说:“‘行政三分制’的主要内容,是将行政管理职能分为决策、执行、监督三部份,在相对分离的基础上,三者相辅相成,相互制约、相互协调。”

《南方周末》的报道还引述深圳一名法制局官员的话说,设计方案主要是借鉴了香港和英联邦国家行政改革的经验。在运作机制上,还会引入美国、北欧国家的一些经验。

*“行政三分制”不是“三权分立”*

这次改革的意义何在呢?英国《金融时报》引述深圳市长于幼军的话说,改革是要把党、政府执行部门和地方人大的权力和职能分开,党的权限被界定在规划整体经济发展策略和其它重要方针,不能越权介入执行部门的工作,而且其政策规划也要受到地方人大的审查和批准。

尽管这听起来类似西方国家的三权分立,但是海外媒体注意到,“行政三分制”的改革并不允许反对党派的出现, 而且也不主张高级官员的直接选举。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中国项目负责人裴敏欣指出,这和三权分立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完全不属于政治改革的范畴。

裴敏欣说:“这并不属于政治改革范畴,因为这是一个行政改革,因为这个改革的来源是中央编制办,而并不是中央政治局或是更高级的一个层次。第二,改革的内容还是行政部门内部的调整,并不涉及到所谓对行政权的外部监督,比如说改革当中根本没有提到通过法院或是人大机制监督政府机构的行政权力。”

*新思想老思路*

深圳市长于幼军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说,要为深圳营造吸引人的外商投资环境,就必须进行严肃的政治改革,不通过改革创造一个透明的,负责任的,遵纪守法的政府,中国就不能履行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做出的承诺。

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裴敏欣博士说,深圳的“行政三分制”改革,确实说明中国领导层意识到了中国经济结构和政治体制的天差地别,但是他们改革的思路还是老思路。

裴敏欣说:“他认为中国目前最大的问题还是行政不畅,行政机构过于庞大,当然从某种程度上说来,这的确是一个问题,但是中国更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对国家机关的行政权力进行外部监督,特别是进行平行,横向的监督,通过法院和人大;或者是纵向的,自下而上的监督,通过媒体或是人民参政,这几条路子我看最终他还是要走,但是现在看不出任何迹象他要走这种路。”

*“行政三分制”绝不是政治改革*

《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也认为,中共明明知道中国现行的制度存在问题,但就是不肯推行真正的民主和政治改革,而“行政三分制”,绝对不是真正的政治改革。

胡平: “如果中共要在某些地方,比如说深圳,进行一些政治改革的尝试,那么有很多很简单的办法就可以做,比如说司法独立,或者更简单一些,那就是在允许新闻、出版、言论自由,做到舆论独立,舆论独立说起来是最简单的一件事情,只要政府不要干涉,舆论独立就实现了,而舆论独立本身的实现就会对权力形成一个很好的制约,而也是一个最基本、最起码的制约。”

胡平补充说,中共在深圳的试点改革,放着这些现成的,经世界其它国家检验有效的权力制衡的经验不用,从这一点上,很难看出中共有真正推行民主、进行政治改革的意图。

XS
SM
MD
LG